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江湖孽緣 > 【江湖孽緣】第二部(37)大亂之世
    2018年4月13日第三十七章大亂之世刀兵如山,荒人如繩,自臨安至高郵,不過數日路程,已然是一派亂世景象。BαйZΗú①①.òΓg

    游騎往來呼喝,荒人結伴南下,層層關隘將前方道路徹底鎖死,再無秩序可言。

    大亂之世,無論貧富貴賤皆惶惶不安,無時不刻不想逃離,然而在這慘淡的愁云中,卻有一隊商旅一路北上,破開層層關隘直通宋蒙交界。

    “愚兄一路打點,行至這高郵,今日之景已與往年大相徑庭,我等駐留一日,將金皿器物、鹽巴豆谷統統換作絲綢瓷物,再去往淮陰交界,否則這兩國對峙之際,關隘定不得過。”

    “全憑周兄定奪,只要出得關外,周兄自行返回便是,無需與我冒此大險。”

    青年抱拳致謝,眼中卻有著濃濃的憂慮。他回頭看了看身后的馬車,那關合的轎中載著的,是他心中的摯愛,他舍生忘死也要保護的人兒,同時,也是他挖空心思也要得到的仙子。

    這一行人,自是左劍清與小龍女,他們不過十余輛馬車,七八個隨人,放在浩蕩的人群中毫不起眼,即便如此,也是數次遭攔,險不得過,可見現在形勢之危急。好在有周庸上下打點,一路有驚無險,只見他抱拳道:“賢弟見外,你我生死之交,又逢神雕大俠遇難,愚兄自當盡力而為以報恩澤。”

    “無論如何,小弟謹記今日之恩,若無周兄相助,我二人斷不得出關。”

    “現在言成為時尚早,淮陰關嚴密更甚,更有宣威將軍滕天來把守要道,高郵至淮陰皆為其所轄,若無通關文牒抑或符信,斷不得過。傳言那滕將軍貪婪好色,兇狠蠻橫,我等還要小心應對才是。”

    二人正說著,車隊已到內城門前,眾人下馬而行,周庸遞上文書正要進入,卻見城中巡來一隊軍馬,當先一人身披黑巾面容兇煞,量其配飾,正是高郵、淮陰二道守將滕天來。

    只見那滕將軍眉目一掃,看著閉合的車轎,低喝道:“內城禁令,信馬車轎皆下馬而行,你等莫非不知規矩?”

    周庸一怔,連忙笑道:“小的豈敢,只是舍妹身染恙疾,不宜見人,還請將軍大人勿怪,勿怪……”

    “還不速速下車!”

    周庸面色為難,正欲再說,卻見那轎門緩緩開啟,一抹白色的身影下馬而立。

    散漫的街道上,一位雪白的仙子靜靜佇立,她高挑的身材宛如一枝無暇的青蓮,出淤泥而不染。女子出轎下馬,一如仙子降臨世間,天姿國色,傾國傾城,整個世間都被點亮。

    她婉約而來,兩條修長的美腿從容優雅,美妙無雙,纖細的腰肢上,高聳的胸乳隨著走動而顫顫巍巍,豐滿絕倫,可以料想到那里面是何等的碩大、柔軟……。這等絕代仙子,一舉一動都散發著致命的吸引力,即使看一眼,也是莫大的福分。

    那面容兇惡的滕將軍此時早已看呆了,猙獰的臉上充滿了貪婪。他雖位高權重,閱女無數,然而如面前仙子這般的玉人兒,卻是百年難出一位,哪里是他所有福窺見?往日囂張跋扈的他,此時卻如毛賊般貪婪癡傻,直盯著面前的人兒,那碩大而高聳的胸乳,仿佛把他的魂兒都給勾走了。正失態間,一陣悅耳的柔聲傳入耳中:“小女初來不知禁令,還望將軍莫怪。”

    滕將軍半響才回過神來,連忙笑道:“不怪不怪,哈哈,不知佳人有恙,可莫要生哥哥的氣……”

    左劍清和周庸對視一眼,心中頓知不妙,一旁的鈴兒見狀,趕忙上前道:“哎呦,我的將軍大人吶,我家小姐不能見風,可莫要累您染上疾患,我們改日登門拜訪如何?”

    “嘿嘿,擇日不如撞日,不知小姐今晚是否賞臉?能與美人兒一同染恙,本將軍也是心甘情愿。”

    鈴兒一驚,臉上卻嬌笑道:“大人吶,小姐今日身有不是,不如今晚賤妾相陪,保教大人身心滿意……”她說著,一雙小手撫上滕將軍的大腿,滿目含春。

    然而此時的滕將軍卻仿佛中了邪,兩眼直勾勾盯著面前的小龍女,對鈴兒的媚眼毫無反應。

    左劍清看在眼中,心生怒意,忍不住便要暗下施襲,周庸知他性情,連忙將他袖口按下,拜道:“將軍莫要折煞,舍妹有恙在身,這便去客棧服藥靜養,不敢有怠將軍公務。”

    “無妨無妨,佳人抱恙,自當去驛站安歇,待我尋來郎中,嘿嘿,晚上好好為佳人查驗一番……”滕將軍不依不饒,眼中爆射出興奮的光芒,仿佛要把面前的人兒一口吞下。

    眾人正自各懷心思,卻聽那仙子清聲道:“不勞將軍掛心,但請莫要追擾便是。”言罷白衣飄拂,邁步而去。

    周庸等人心中憂慮,卻也不好再說,只疾步而走,心思對策。那滕將軍倒也未有阻攔,只嘿嘿一笑,兩只眼睛緊緊盯著小龍女的背影,丑惡的下體早已高高勃起。

    高郵多清冷,又值戰前,街上往來稀疏,小龍女與一行人安頓好后見天色尚早,便與左劍清外出采物。這一路走來,行者紛紛側目,俱心折其仙容,竟成一道美景。小龍女心有不適,只好笠紗遮面,這才稍有緩解。

    左劍清見之,心道如她這般仙姿玉貌,世間僅有,真個是凡人駐足,圣人傾心。不怪那滕將軍見色起意,繞是他閱女無數,亦是平生僅見,若是能與她一享銷魂,縱是刀山火海亦心甘情愿。

    “娘親不愧為江湖第一美女,凡間之仙軀,世人億萬,莫有不動心者……”

    左劍清贊嘆道。“清兒又在說笑,娘親亦是凡人……”小龍女搖了搖頭,絲毫不以自身美貌為傲,卻不知世間無數男兒早已為她而瘋狂,包括她身旁日日守護的左劍清。

    “世人多俗,娘親莫要見怪。那宣威將軍掌管通關要隘,今日見之,周兄恐其日后刁難,遂將商隊打散,明日輕裝簡行。”

    “一切依周兄之計,你也前去幫襯,無須相隨。”

    “娘親,清兒自當保護娘親。”

    “娘親哪有如此嬌弱?你且去便是,娘親自會返回客棧。”

    左劍清僵持不過,便自離去。

    小龍女一路而行,本欲置些衣物顏脂,明日易容而行,卻見綢行、脂房俱肆,只好折身返回。正行走間,忽見遠處二人鬼鬼祟祟,小龍女心中一動,知其一路尾隨,便行到一處小巷,施襲將二人擒住,道:“你等意欲何為!”她話剛出口,便覺二人眼熟,稍加思忖,頓時想起這乃是那滕將軍隨從,此時換裝尾隨,定是那人授意。

    果聽二人道:“我乃奉宣威將軍之命,邀仙子前往一敘。”

    小龍女不欲多言,轉身欲走,卻聽那人又道:“周庸涉嫌勾結外敵,已被宣威將軍拿下,只等仙子去說明事況,將軍才好放人……”

    小龍女心中生怒,轉身間見那士卒取出一方玉佩,言道:“此乃周庸信物,可做證明。”

    小龍女不知內情,又怕周庸有失,略一躊躇便冷聲道:“帶我前去。”

    二人左拐右繞,離那府衙相去甚遠,卻行至一處不起眼的院落,推門一看,里面彩燈玉池極為奢靡,不知是何富貴人家。

    小龍女舉目望去,但見喧囂聲處,一群粉臂紅唇簇擁著一位男子,鶯鶯燕燕,好不熱鬧。再細看,那男子高大威猛,上身赤裸,正是滕天來無疑,他端坐在搖椅上,享受著眾女的侍奉,宛如高高在上的主宰,一根龐大的兇物在袍下蠢蠢欲動,隨時都會破衣而出。

    “哈哈,我的美人兒,你終于來啦!”那滕將軍笑著,站起身來排眾而出,一群女人也跟著走到小龍女面前,跪倒在他的身下,舔吮著他的雙腿。

    小龍女哪里見過如此荒唐的場景,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只見那高大的男人站在她的面前,一群赤裸的女人如同奴隸一般跪在他的腳下,不知羞恥地親吻著他的身體,卑微地取悅于他,仿佛墮入一個淫穢的世界。

    “嘿嘿……,如何?我的美人兒,要不要一起臣服于我?”滕天來淫笑著,一把扯下腰間的浴袍,一根烏黑粗長的大肉屌昂揚而出,猙獰而邪惡。

    小龍女倒退兩步,只見那丑惡的巨物筆直粗長,宛如兒臂,根根青筋虬結,月光下散發著淫邪的氣息。眾女見得陽物現身,紛紛卑躬屈膝,諂媚舔弄,粉臂臀乳擠在一處,當真淫穢之極。小龍女卻想起自己和鈴兒一起侍奉左劍清的一幕,粉臉瞬時羞不可耐。

    “怎樣?我的美人兒,本將軍的活兒可是威武?”滕天來搖晃著自己粗大的下體,得意地笑道,“還不快快跪下,舔我的大屌!”

    “你……淫賊!”小龍女心中羞惱,腦海中卻不由自主想起左劍清的身體,他的胸膛、他的臀股、他雄大的下體……。小龍女連忙搖了搖頭,將腦海中的雜念拋除,冷聲道:“周庸在哪里?”

    “周庸?”滕天來一怔,又笑道,“管他做甚?快快與我操弄起來。”言罷,竟伸手握住自己的大屌,對著小龍女套弄起來。

    “無恥!”小龍女心中憒怒,然而想到他方才神色,莫非是那二人使詐應對差事?周庸一向謹慎多謀,斷不會行此差錯。想到這里,小龍女神色清冷,拔劍道:“江湖不拘行事,再有糾纏,枉做劍下之魂!”言罷,素手一揚,飄然而去。

    滕天來正要去追,卻見眼前一片模糊,一團黑發遮住雙眼,眉角獻血流淌,他顧不得疼痛,一屁股坐在地上,冷汗岑岑而下。

    夜幕降臨,小龍女回到客棧,見周庸果然無恙,便將方才之事說與,聽得周庸、左劍清二人心中憤然,小龍女卻感嘆自己功力日漸衰弱,換作往日,定可斷發不留痕。

    三人用過飯食后各自休息,周庸與左劍清同坐一屋,念及今日之事,心中越發忐忑,便一起商討對策。

    “那宣威將軍本是強盜出身,投靠嵇家后被委以此任,平日欺男霸女不可一世,更兼其生性好色無度,凡見有姿色之女定窮追不舍,擄掠侵淫為奴方才滿足。

    今日城門之事,仙子被他見得真容,定不會就此罷手,我等還要小心應對才是。”

    左劍清聽得周庸所言,也知事情嚴重,想到那廝惦記之人竟是小龍女,不禁寒聲道:“娘親何等尊貴,豈容那賊寇覬覦?若不成,殺了那廝便是!”

    “萬萬不可!今時不同往日,莫說他掌管道口位高權重,便是普通士卒也不可輕易殺之,如今風聲鶴唳,稍有差池便萬劫不復。”

    “周大哥說的是,小弟魯莽了。”左劍清自是知曉形勢,只得從長計議。

    二人正自商談,忽聞樓下傳來喧嘩,聽那聲音,竟又是滕天來!左劍清連忙起身出門,只見一隊士卒將客棧包圍開來,那滕天來正扶著欄桿上樓行來,他東倒西歪滿身酒氣,口中“仙子、佳人”高呼不止,其意不言自明。

    原來這滕天來被小龍女劍威所懾,繼而行欲發泄,酩酊之后色心再起,竟又隨耳目找上門來,當真賊心不死。

    只見他挨個房門敲打,將一應食客通通驚醒,若有不滿便教人一通毆打,從窗中丟將出去,便連鈴兒也受了驚。左劍清和周庸對視一眼,暗道這賊廝果真囂張跋扈。

    那滕將軍邊敲邊走,眼看便要入得小龍女房中,左劍清忽地想起小龍女飯后要的浴桶、溫水,此時定在沐浴,決不能讓這賊子進去。他靈機一動,附耳周庸,自己連忙跑到小龍女門前道:“將軍大人,這乃小人房間,并無他人。”

    “咦?我認得你,快說,那仙子在哪里?”

    周庸也連忙跑來道:“將軍大人吶,實不相瞞,那女子并非舍妹,實乃京城一婦人,隨小人捎帶來此,現已與她分道。”

    “嗤,莫要誆我!什么江湖俠女,本將軍今晚便要她侍寢!”

    “將軍不可呀,那女子卻已離去。”

    “嘿嘿,如此看來,她就在這房間中!”滕將軍一把推開二人,猛地將門打開,踏步而入。

    左劍清大驚,連忙尾隨而入,卻見空蕩蕩的房間里只有一只碩大的浴桶以及橫亙在半空的紅繩,清水蕩蕩,空無一物。

    左劍清心中驚異,他深知小龍女就在房中,然而此時空蕩蕩的房間一眼盡收,根本沒有藏身之處。左劍清心有不解,卻也松了口氣,他脫下衣物搭在繩上,假意要沐浴,笑道:“將軍多慮,小的豈敢欺瞞大人?”

    滕天來半信半疑,想到那傾國傾城的佳人,若不爽上一回實在心有不甘,只得去其他房間查看。

    左劍清送走滕天來關上房門,心中大感困惑,忽聽水聲叮咚,轉身看去,一具雪白的美體正靠在桶邊舀水沐浴,見他看來,嬌靨羞澀。

    左劍清目瞪口呆,再一回想,頓知這定是小龍女以陣意惑之,她雖功力日漸消退,陣道修為卻與日俱增,非道深之人難以看穿。左劍清不禁贊道:“娘親真個是形意藏與身,撥云如流水。”

    小龍女微微一笑,心中亦是喜悅,她道:“潭湖一行,獲益良多,三十二幅陣圖道意運行在心,娘親縱是功力盡失,亦有自保之力。”

    左劍清呆呆站立,卻因小龍女方才那一笑看得癡了,氤氳的浴桶中,美麗的仙子赤裸著身軀面含笑意,絕美的嬌顏宛如一朵潔嫩的桃花,修長的娥頸下,性感的鎖骨完美呈現,兩顆碩大的肉奶在水中微微蕩漾,直讓左劍清瞬間熱血上涌,下身沖動。“清兒,我知當下形勢,切不可沖動魯莽,你且留在房中,明日再行離去……”

    左劍清口干舌燥,俯身撿起桶下的衣物,那柔滑的胸兜在他手中平躺,散發著小龍女獨有的乳香,令他心馳神蕩。左劍清咽了口唾沫,伸手撫上小龍女柔滑的娥頸輕輕撫摸,從他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小龍女胸前那對晃蕩的大奶,那是世間僅有的銷魂尤物,是他寧死也要享受到的絕妙雙峰。美色當前,左劍清瞬間下身硬挺,胸中仿佛有一團烈火在燃燒,他嘶啞著嗓子道:“清兒與娘親共處一室,那我們今晚做些什么呢……”

    “清兒……”小龍女不疑有他,輕聲道,“你想做什么,就做便是……”

    “嘿嘿,既然如此,那清兒就不客氣了!”左劍清神色興奮,三兩下將自己脫個精光跳入桶中,一根雄大的肉屌搖晃著戳在小龍女的胸前。

    “呀!清兒你……”小龍女驚呼一聲,緊接著整個視線被左劍清的下體占據。

    碩大的龍頭,粗長的肉棒,鼓脹的卵蛋下正滴著淋漓的水漬,濃厚的男性氣息侵襲著她的整個身心,一切的一切,都將她拉入男女交媾的情景中。

    “好娘親,清兒今晚想得到你!要再享受一次你的身體!”左劍清激動道。

    他迫不及待握住自己的大屌,捏開小龍女那誘人的小嘴,在她嗔怪而寵溺的神情中,將自己腥騷的肉屌插入她甘甜的口中。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