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江湖孽緣 > 【江湖孽緣】第二部(38)相映逞淫
    2018年4月22日第三十八章相映逞淫夜晚的客棧并不安寧,本應休憩的人們被一個酒醉發情的惡官驚起,擾的不得安生,偏生這惡官手握兵權位高權重,讓人敢怒不敢言。Βāиzんμ㈠壹.OrG

    人們心中聵怒卻又暗暗驚奇,似他這般兇狠蠻橫的惡官,不知玩過多少女人,什么美人沒見過?何至于如此失態!難不成他口中的這位江湖俠女,真個是仙女下凡不成?那可真是可惜,無論多么美麗的俠女,一旦被這嗜色的淫官得到,都免不了被納入胯下日夜淫辱,再忠貞的女子也會墮落成不知羞恥的女奴,淪為他胯下一具美麗的肉體。

    這亂世,紅顏薄命,眾生草芥,多少達官權貴本性暴露為非作歹,熱衷那金屋奪妻豢養女奴之事。

    整個客棧亂糟糟的,充斥著一股怪異的氛圍,人們駐留門外舉足觀望,心中既不想這位美麗的女俠被惡官尋到,又想一睹這位江湖俠女的風采,更有好事者心中醞釀起齷齪的想法。

    就在所有人駐足觀望的時候,一個密閉的房間中,水汽氤氳,喘息如潮,陣陣水花夾雜著微弱的呻吟在房間里飄蕩。

    循聲看去,只見房間正中央擺放著一只圓碩的浴桶,一位青年赤身裸體立在當中,他雙手扶沿,有力的腰身頻頻擺動,整個人似沉浸在美妙的快感中不能自拔。

    白色的水汽在青年的擺弄中蕩漾開來,彌漫著一股潮熱的春意,朦朧的浴桶中隱約傳來動情的喘息與吞咽聲,看男子揚頭呻吟的快活模樣,也不知桶內究竟隱藏著何等美妙的場景。

    青年的聳弄越發迅急,搖擺的下體也不知身在何處,一個勁地向前戳送,翻騰的水花幾乎要溢出桶外。門外時不時傳來惡官急色的叫喊聲,似乎迫不及待要尋到女俠,把她按在身下大力奸干,青年聽在耳中越發的興奮,勃起的巨根用力搗插,極度的舒爽與滿足令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哦……好舒服……”

    伴隨著男人的呻吟與抽插,翻涌的浴桶中變得淫亂不堪,一只雪白的柔荑忽地探出水霧,輕柔地撫上男人的腰臀,在他大力的抽插下似拒似迎地撫摸著,說不出地楚楚動人。似乎是不堪男人的淫弄,那雙小手漸漸摳緊了男人的臀股,在他雄壯的胯下微微掙扎著,發出一聲哀羞之極的呻吟:“嗯……”

    這細不可聞的一聲呻吟,卻讓青年怦然心動,他停下動作居高臨下看著桶內的一切,但見一層乳白色的迷霧下,一位婀娜多姿的絕代佳人正跪在他的胯下,肌膚賽雪,長發如墨,美麗的星眸中蘊含著濃濃的情意,誘人的嘴角噙著一絲亮晶晶的津液,和他雄偉的巨根連接在一起,構成一幅淫邪畫面。

    難以想象,青年的胯下竟藏著這樣一位仙姿玉貌的美人兒,而方才給予他下身巨大快感的,難道是她那美好的芳唇?也就是說,她剛才正在為這個青年口交!

    青年看著身下美麗的倩影,想到她圣潔的身份,心中涌起一陣自豪。一代終南山仙子,江湖第一美女小龍女,如今竟跪在他的胯下,含情脈脈地奉獻著自己的口交,像女奴一般侍奉他,這是多么讓人驕傲的事情啊!

    小龍女喘息片刻,見左劍清目光灼灼地看著她,心中不禁一陣慌亂。自從上回與左劍清在湖畔縱情交媾,結下不倫孽緣,自己雖刻意冷落于他,然而每到夜深人靜之時,腦海中卻總泛起那淫亂媾合的畫面,左劍清那清秀的臉龐、有力的臀股、濃密的陽毛、碩大的肉屌……,每每念及都讓她情動如潮,罪惡的欲望在心底生根發芽。

    “好娘親,自從那日與娘親姻緣結合,盡享歡愉,清兒便夜夜想念娘親,恨不能每時每刻都與你融合在一起……”左劍清吐露心聲情難自禁,他急切地伸手一撈,抓住小龍女白碩的胸乳,放肆地揉捏起來。

    “嗯……不要……”小龍女輕哼著,白嫩的軀體卻使不上一絲力氣掙扎,她雙腿夾緊,絕美的嬌顏上紅潮密布,春意盎然。

    “啊,好大!好軟!舒服啊!終于又玩到娘親的奶子了,清兒不是在做夢吧?”

    左劍清贊嘆著,一雙大手興奮地揉捏起來,把一代仙子那雙豐滿絕倫的豪乳擠壓出讓人熱血沸騰的形狀,一時間波濤洶涌,乳香四溢。

    “嗯……清兒,莫要這般唐突……”小龍女圣潔的胸部被褻玩著,泛濫的春心升起一股羞恥,想到當下形勢不禁央道:“好清兒,但且忍耐些許,那賊廝還在外面,千萬不能被發現……”

    左劍清心中一凜,這才想起當下形勢,溫熱的浴桶中雖是春色撩人,然而門外卻傳來陣陣焦急的呼喊,那急色的狗官恨不能立即就把他美麗的娘親壓在身下大力奸淫,盡情侵犯著她圣潔的肉體。然而這狗官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個讓他瘋狂的仙子,此時正忍辱負重跪在自己的胯下,肉體廝磨,情致綿綿,她那對讓無數男人垂涎三尺的極品肉奶,還在自己邪惡的手中用力抓捏著呢。此情此景,真宛如春夢仙境,左劍清怎么能夠停得下來呢?只聽他淫淫笑道:“娘親不愧是當代第一仙子,那狗官已經被迷得神魂顛倒,迫不及待地要和娘親交合呢……”

    “莫要胡說……”小龍女無言以對,正要起身遮羞,一根滾燙的大屌卻橫在她光潔的白肩上,濃郁的男性氣息撲面而來,本能的渴望讓她一顆芳心欲飲欲醉,酥軟的嬌軀一時間無力動彈。

    “娘親你聽,那賊子已經欲火焚身,獸欲大發,恨不能與娘親大戰三百回合呢。”左劍清邪笑著,哪里肯讓小龍女離去,一根淫惡的大屌在她修長的娥頸上緩緩摩挲著,“這都是娘親的罪過,誰讓娘親身姿如此誘人呢?只要見了娘親仙容,是個男人都想與你交合呢,清兒也不例外……”

    小龍女被他說得嬌軀一軟,迷亂地合上眼眸,腦海中竟浮現出一群男人丑惡的下體,往日清冷高潔的她,此刻竟是說不出的迷情與墮墮。

    左劍清見身下的仙子忍辱負重風情盈盈,心中越發的興奮,他深知小龍女本性純善慈愛,只要別人有恩于她,哪怕提出再過分的要求,她也會逆來順受,奉獻自己。“清兒對娘親情深義重,娘親也要好好報答清兒才行,不光那賊子浴火熏心,清兒其實也早就忍不住了呢!現在,娘親就好好報答我吧!”

    左劍清邪笑著,猙獰的大屌一揚,將身下如花嬌顏淹沒,水花中傳來陣陣旖旎的呻吟:“嗯……清兒……”

    卻說外頭鈴兒和周庸初始心亂如麻,待見小龍女屋中蹤跡全無,料得她已先行避開,心中稍稍安定。見那賊官仍自大喊大叫,不肯離去,鈴兒小聲道:“我看這宣威將軍賊心不死,明日定也不會罷休,不若我去送個紅牌,教他舒坦一回也好了事。”

    “你?”周庸一聲疑惑,繼而心中了然。這鈴兒雖與小龍女云泥之別,卻出身青倌,伏棒無數,什么男人沒伺候過?賊將軍好色無度卻也不在她話下。難得她不忘報恩,雖一介女流,也存拳拳之心,周庸心中略一思索,卻搖頭道:“莫要沖動,你若被他擄去豢養,仙子定要去救你,仍是一樁麻煩。可惜仙子武功消退,你我更成累贅,不然以神雕俠侶的手段何曾如此狼狽。”

    “恩人真有這般厲害?”鈴兒對武林之事一知半解,更沒見過什么高手,在她眼中如左劍清那般飛檐走壁吞吐劍光,就已如蓋世英豪,小龍女雖是美貌無雙,卻仍是女流之輩,哪里能夠刀劍加身,斬英屠惡?

    周庸搖搖頭,似乎想起當年的一幕幕,只感嘆道:“你我終是俗人,在塵世蠅營狗茍摸爬滾打,哪里能觸摸到仙道門檻。那神雕大俠云山騰躍蓋世無雙,早晚踏出塵海,修得大道,縱是仙子亦遠不及矣。”

    鈴兒似懂非懂,暗道周大哥莫非糊涂了?這世上哪有仙人?能和小龍女這般美貌仙子結成連理已是山一般的福緣,海一般的善慶,不知多少男人求之不得呢。

    他二人正小聲嘀咕,那滕將軍尋不得人又走了回來,酒氣熏熏道:“我曉得你,周庸!前些年在高郵道上干了幾樁大買賣,名頭倒是響亮。不過今時不同往日,邊關易值,本將軍鎮守此道,今次要人不要錢,你可莫要自誤!”

    周庸連忙躬身道:“小人豈敢欺瞞將軍,若將軍不信,大可派人盤查跟隨。”

    心中卻想:這賊官油鹽不進,一心要尋得小龍女,還要再想辦法才是。

    “咯咯……,將軍大人吶,您只想著那位仙子,卻也不想著奴家?可教人好生傷心喲……”鈴兒媚笑著,給周庸使了個眼色,自己卻柔若無骨地往那滕將軍身上貼去。

    “噫!哪里來的小娘子?”滕將軍嘴上問著,手里卻不老實,一把摸向鈴兒的翹臀。

    周庸見狀心中意會,這狗官賊心不死又兇惡蠻橫,暫時也只能由鈴兒拖住他,再想其他辦法。他見二人打情罵俏瞬間勾搭在一起,那滕將軍一把扯開鈴兒的裙擺,一只大手直往白嫩的臀縫兒里鉆,插得鈴兒嬌聲媚吟,“哎呦~將軍大人輕點咯,奴家可夾你不住……”。周庸看得口干舌燥,一股邪火也跟著升起,沒想這鈴兒生得嬌小青純,身材卻白嫩火辣,真是便宜這狗官了。他不敢多看,連忙躬身退去。

    騰天來哈哈大笑,哪里會客氣,他本就酒色熏心無處發泄,如今大好肉身擺在眼前,便把她當成那仙子,暫且消受了再說。只見他手抓豐臀,嘴咬豆蔻,一根邪惡的淫物在鈴兒的胯間亂戳亂頂,竟然大庭廣眾之下便要行淫。

    混亂的客棧被騰天來一鬧,尚有諸多好事者駐留,此時鈴兒被這賊廝擒胸摸臀,人前行淫,如此淫穢的場面繞是她膽大奔放也有些吃不消,“好官人,快快去屋中,奴家的臀兒都被人看了去……”

    “哈哈……,看便看,讓他們看個夠!”騰天來哈哈大笑,一把將鈴兒的衣裙扯下,霎時間白膚雪臀,滿堂春色。

    “呀!官人……”鈴兒大羞,一絲不掛地被周邊人看了個精光,甚至不用看都能感覺到那一雙雙火辣的眼光,便連躲在拐角偷看的店小二,下體都已經高高勃起。

    “哈哈!都瞧好了,看看本將軍的厲害!”騰天來淫笑著,一把扯下自己的衣袍,頓時一具威武的身軀暴露在人前,虎腰熊背,鐵股龜臀,一根粗長駭人的大肉屌昂揚向天,殺氣騰騰。他挺著自己兇悍的下體哈哈大笑,炫耀一般搖擺著,忽地揚起手,一巴掌拍在鈴兒白嫩的翹臀上。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來,鈴兒嚶嚀一聲撲倒在騰天來懷中,恨不能找個地縫兒鉆進去,然而不待她站穩,那根邪惡的大屌便侵襲過來。

    “呀……!”一聲驚呼,鈴兒顧不得羞恥,她一邊挺起飽滿的胸脯任由騰天來抓弄,一邊伸手捉住他那駭人的屌根,直往自己房間里拉,嘴里嬌笑道:“官人好根大物,奴家都不知能否吃得消……”

    騰天來被她拉屌,下體暗爽不已,臉上獰笑道:“小騷蹄子,可要吃得哩!

    若吃不得,今晚可就要給將軍我活活干死!再去干死那美女俠!”

    “咯咯,將軍賞死奴家不打緊,卻不知奴家曾與那仙子同床共眠,她的奶兒被我摸過,臀兒被我偷揩,將軍干我亦是在干她哩……”

    騰天來一聽,頓時想起小龍女那傾城的容貌,高挑的身姿,雍容的氣質,高聳的胸乳……,想到她那對勾魂奪魄的大奶居然被這騷蹄子摸過,一時間浴火更盛。這騷貨,竟然摸過女俠的奶子,那現在她抓著自己的雞巴,不就相當于女俠用她那兩顆大奶子給自己乳交?騰天來熱血上涌,屁股忍不住狠狠一挺,粗大的肉棒穿過鈴兒的小手直接撞在白皙的肚皮上。

    “呀!”鈴兒瞬間站立不穩,抱著騰天來的身軀撞進了一間客房,二人赤身裸體在地上滾了兩滾,鈴兒連忙用腳把門勾上杜絕了諸多淫邪的目光,這才松了口氣。然而她抬頭一看,只見房中水汽氤氳,浴桶擺立,一男子赤身站立當中,不是左劍清又是誰!

    原來這二人誤打誤撞,竟闖進了小龍女的房間。

    見左劍清怔立當場,鈴兒面色一紅連忙使了個眼色,緊接著卻被那賊將軍按倒在地,一根粗長的大屌搖擺著便要插將進來。“嘿嘿,騷貨!大爺可要干你了!”

    這賊廝已經急不可耐,一刻也不能等了,若不是鈴兒眼疾手快,怕不是在外面就要肏弄起來。

    “左公子,借你房間一用,我與將軍大人……啊!!”鈴兒尚未說完,仰頭發出一聲嬌媚的呻吟,一根猙獰的淫屌已經狠狠插進了她的身體!

    好個宣威將軍,腰如巨蟒,虎臂縛兔,繃緊的臀股猛力一挺,便教胯下獵物哀叫不已。

    “呀……將軍輕些……奴家……啊……吃不消這大活兒……”

    “咝……個小騷蹄子,騷屄倒是爽嫩,這便教你領教本將軍的厲害!”騰天來爽叫著,揚起屁股大力挺動起來,“噗呲噗呲……”的交合聲從二人臀胯間響起。

    這對淫男浪女,竟在左劍清的注視下,旁若無人地交媾起來了。

    “哎呦……好大個巨物……奴家……啊……活不成了……”鈴兒哀叫著,粉紅的俏臉上痛苦與舒爽交織在一處,似乎難以適應這賊官的龐然大物。不愧是個好色如命的狗官,一根淫屌又粗又長,威猛無邊,插將起來簡直讓人魂消色受,繞是鈴兒出身青樓身經百戰,亦難承受此般大物,這般威武的巨根她也只在左劍清身上見識過。想到這里,她不禁抬頭向左劍清看去,此時的他依然浸在浴桶中,面色邪異地看著她,竟絲毫沒有回避的意思。身后的大屌一次次襲來,碩大的龜頭狠狠擊打著她脆弱的花芯,鈴兒顧不得其他,只能仰頭呻吟,配合著騰天來的奸淫。

    繚繞的房間里傳來陣陣高亢的浪吟,一對男女赤身裸體在地上翻滾交媾著,扭動的軀體緊密結合在一起,熱情而淫蕩。在他們的旁邊,是一個碩大的浴桶,青年立在當中,下身輕輕搖擺,俊秀的臉上竟也洋溢著舒爽與愉悅。

    誰也不知道,就在這溫暖的浴桶中,此刻竟藏著一位傾國傾城的絕色仙子,她如玉般的柔荑輕輕搖曳,溫柔地套弄著青年粗大的下體,美麗的臉上又是柔情又是擔憂。

    左劍清看著桶外翻騰的鈴兒和騰天來,他們正如膠似漆瘋狂交媾,早已忘記了他的存在,而左劍清也不避諱,他還要享受終南山仙子情意綿綿的侍奉呢。此刻,美麗的女俠正跪在他的胯下,纖美的雙手搖曳撫摸,殷勤服侍著他的大屌,神情羞澀而賢惠,而仿佛是受到桶外淫聲浪語的影響,她美麗的臉頰染上了一層紅暈,卻更添了些嫵媚的風情。

    多么體貼的美人兒啊!她的柔情能夠融化一切罪惡,她的雙胸能夠溫暖心中的寒冷,她圣潔的鳳體可以滿足雄性所有的欲望,讓交媾的男人銷魂蕩魄,不知疲倦……。啊,這樣的美人兒,哪怕傾盡所有,哪怕粉身碎骨,也要與她深深結合在一起,永遠都不分開。

    左劍清心中升起一股感動,在這樣完美的女人面前,世間一切的佳人美妾都顯得那般庸脂俗粉,不堪一顧。然而當他看到小龍女頸下那對勾魂奪魄的碩大乳房,心中的感動瞬間化成了熾熱的欲望,他一邊挺聳著下體一邊呻吟道:“娘親對清兒太好了,哦……清兒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但是娘親可千萬小心,不然那個賊官就要來干你了。”

    “清兒你,莫要出聲……”小龍女心下緊張,胯間卻越發的酥麻,聲聲淫蕩的呻吟傳入耳中,直教人春心泛泛,欲壑難填。

    “好娘親,還不快快張開嘴兒,為我吸精!清兒早早射出,才能帶你離開!”

    左劍清低聲命令著,也不待小龍女答應,大屌毫不客氣地迫開她的芳唇,挺著屁股抽插起來。

    “哦……還是娘親的嘴兒舒服……”左劍清呻吟著,桶外的激戰卻更加的瘋狂,那鈴兒體軀嬌小,不堪酣戰,挺翹的臀兒收縮顫抖著,被騰天來插得四處爬動,不一會兒竟爬到了木桶邊沿。

    小龍女聽到響動,緊張地一伏身,然而她此時口含大屌,背靠桶壁,挪動間卻被左劍清插得更深,滾燙的龜頭劃過干渴的喉間,仿佛把她的身軀都要點燃。

    “啊……啊……大人……大人好威猛……奴家不行了……!”鈴兒媚叫著,身軀靠在桶壁上承受著騰天來的鞭撻,卻不知自己無形中正和小龍女背靠背,自己的淫聲浪語都被她完完整整聽了去,更滲透到她泛情的心間。

    “哈哈,騷貨!看你還敢在本將軍面前浪,你不是摸過女俠的奶子嗎?本將軍就把你當成她來干,干死你這騷女俠!”騰天來大叫著,胯下狠抽猛頂,劇烈的快感和酒氣混雜在一起,令他虎軀繃緊蠢蠢欲射。

    “哦……啊……大人這般想干柳女俠,那便給大人干,仙子要被大人干死喲……”鈴兒嬌喊著,俏麗的臉蛋滿是欲仙欲死,她努力翹起后臀,迎合著身后猛烈的抽插,然而顫抖的雙腿卻顯示著她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鈴兒這邊胡言亂語,卻不知小龍女已聽得胯下淋漓,仿佛現在被那賊人奸干的是她自己,她正被這狗官奸得欲仙欲死,馬上就要攀上肉欲巔峰,猛然間小龍女雪臀一抖,一股浪水噴薄而出。

    左劍清見得小龍女失態,眼珠一轉,卻轉對那騰天來贊道:“將軍大人好生威武,我這侍女素來桀驁難馴,不想此番卻遇得真龍大物,輸給了將軍大人。”

    “哈哈!小子知趣。”騰天來哈哈大笑,胯下卻毫不停歇,“今日暫享你女,少不了你好處,可惜不是那女俠,嘗不得她的絕妙大乳,恨煞我也!”

    左劍清看了看身下,笑道:“將軍若是得到女俠,又當如何?”

    “嘿嘿,自是將她扒衣解裙吊于梁下,手抓大乳,屌插屄臀,玩盡千般姿勢,叫遍萬種浪語,干到她虛脫受孕、跪地為奴才算盡興。”騰天來說著,動作越發狂猛,直如猛虎噬兔,大快朵頤。

    左劍清聽得口干舌燥,心中暗呼同道中人,贊道:“小弟受教了!”言罷,他雙手扶沿胯下一陣搗弄,一口氣狠插了數十回,直爽得他屁股抽動呻吟連連。

    而一代仙子為了顧全大局,只能委身在他的胯下,被他任意淫辱,這真是蒼天對他的恩賜。

    左劍清一陣爽插,抽出淋漓的下體,但見他美麗的娘親經他一番折辱,已是柔情似水,含情凝睇,無邊的情欲在二人的凝視中蕩漾。

    左劍清撫摸著小龍女光滑的脖頸,低頭親吻著她飽含情欲的嬌顏,深情道:“好娘親,你是在太美了,清兒現在就要干你!”言罷伸手攬過小龍女的腰肢,讓她背對著自己,雙手如奉珍寶般捧起她雪白的肥臀,霎時間,盛開的臀瓣、神秘的牝戶毫無保留地暴露在他的面前。而在這個過程中,一代女俠竟絲毫沒有反抗,她低垂著螓首,任由身后的男人擺弄,最終,她滿足了男人要求的姿勢,腰身彎起,雙乳懸掛,雪白的肥臀高高上揚,如女奴一般將自己的肉體奉獻在他的屌前。

    左劍清見往日刻意疏遠他的小龍女,此時竟如此順從地趴在他的身前,翹起她雪白的肥臀等待自己的臨幸,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激動與自豪。美麗的神女啊,終于肯和他再次交媾,認可了自己對她身體的擁有權。

    左劍清雙手在小龍女光滑的雪臀上撫摸著,如此豐嫩肥圓、結白細膩的極品肉臀,馬上就要任他盡情享受,繞是他閱女無數,亦是激動得渾身顫抖。他俯下身,輕嗅著小龍女的白臀,一股成熟的幽香彌漫身心,睜眼看去,一條狹長的女體性帶一覽無余,緊縮的菊肛、粉嫩的肉唇、賁起的陰牟、稀疏的毛發……。左劍清看得血脈膨脹,忍不住伸出舌頭,在柔嫩的陰戶深處用力一舔,從稀疏的草叢一直舔到敏感的肛門。

    “啊……”小龍女嬌吟一聲,美麗的胴體如遭電擊,肥臀瞬間猛地一抖,一股浪水噴涌而出,濺到了左劍清的臉上。

    “嘖嘖……,娘親是江湖第一美女,流的水兒也定是不同凡響。”左劍清嘖嘖有聲,忽地一頭扎進小龍女的陰戶,舌頭一勾,便擠進了狹窄的肉屄。

    “嗯……清兒……快住手……那里……那里臟……”小龍女搖頭呻吟,卻又不敢大聲呼喊,桶外的淫聲浪語提醒著她現在的處境,極度的羞恥讓她恨不能插翅逃離,強烈的快感卻又令她沉淪欲海,如癡如醉,肥美的白臀似拒似迎。

    左劍清整張臉都埋在小龍女的陰戶,盡情品嘗著她的玉液瓊漿,一條靈活的舌頭又卷又吸,“嘖嘖”的吮吸聲不絕于耳,極盡挑逗之能事。而一代終南山仙子,此時只能扭動著肥臀屈辱承歡,豐嫩的股間早已泥濘不堪,口中發出夢囈般的呻吟。

    此情此景,左劍清哪里還能忍耐得住,他獰笑一聲,提槍上馬,長長的大屌當空一橫便對準了小龍女的陰戶,碩大的龍頭還沒插入便燙得她顫抖連連。

    此時的左劍清志得意滿,即將得償所愿,然而胯下小龍女的心中卻別有一番滋味。她本純善淑惠,對左劍清更是慈愛關懷,極盡滿足,然而這些事日刻意冷淡于他,實是那日潭湖之畔結下不倫孽緣,心中愧對楊過,日日忐忑,更羞于再見清兒。每每看到左劍清灼熱的眼神,小龍女便心慌意亂,往日的清心寡欲蕩然無存,只怪天公作弄姻緣,讓她孽欲難言。她深受左劍清情意眷戀,無以成全,見他日漸消瘦,更是心責不忍,而今二人肌膚相親兩心相印,心中的愧疚和情欲再也難以壓抑,若非重任在肩,便只想與面前的人兒融為一體,哪怕罪孽深重也心甘情愿。

    滾燙的大龜頭在泥濘敏感的陰戶研磨著,忽地一發力,“噗呲”一聲深深擠進緊窄的肉屄口。

    “嗯……”小龍女低垂著螓首呻吟一聲,雪嫩的肥臀緊張地顫抖起來,她知道,下一刻清兒就要進來了!就要成為她的男人,和她進行男女間的肉體行為。

    忽然一聲高亢的吶喊在耳邊響起,緊接著是男人的嘶吼,小龍女心頭一顫,驚起了些許清明,原來是鈴兒和騰天來二人雙雙攀上高潮。而她自己此刻,竟也已經把持不住欲望,讓清兒再次進入了她的身體,隨后也會如那二人一般,與清兒翻云覆雨、忘情媾合,難道這是天意在成全?不!不能一錯再錯,過兒還在終南山等她,這樣怎對得起過兒!

    “喔!騷女俠,老子要讓你懷上我的種!射死你!射!!”

    “呀……!燙死了……好多的龍精,大人……奴家……奴家要懷上啦!!”

    鈴兒浪叫著,雙手撐在桶沿上,白皙的軀體如死魚般僵直、顫抖。猛地,她睜大了眼睛,只見迷蒙的浴桶中,一層波光散去,左劍清粗長的大屌前竟出現了一具美輪美奐的軀體,膚如白雪長發似墨,赫然是已經“離去”的小龍女。往日清麗出塵的柳仙子,此時卻如自己一般高翹著肥臀,保持著令人羞恥的后入姿勢,在男人的屌下奉獻著軀體。

    “啊!你……你怎……?”鈴兒驚呼一聲連忙收聲,卻見小龍女聞聲看來,二人四目相對,仿佛被窺破了丑事,一代仙子絕美的嬌顏上霎時間紅霞密布,羞愧難當。

    猛然間小龍女身后傳來一聲低吼,左劍清雙手掐臀,繃直的大肉屌狠狠向前刺了下去,而被鈴兒窺見丑事的小龍女終是貞心難逾,慌忙中夾緊了肉屄矮身躲閃,急切間,一根火燙的大屌狠狠刺入了小龍女的菊肛。

    “呃……”

    但聞一聲壓抑的呻吟,美麗的仙子和男人深深結合在一起,在鈴兒的見證下,進行了一次羞恥的肛交,而接下來,一場激情的肉戲即將上演。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