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江湖孽緣 > 【江湖孽緣】第二部(47)茍合云雨
    2019-03-03[第四十七章茍合云雨]悠長的賽亞河靜靜流淌,一如沉睡的搖籃,千百年不變,茂密的蘆草分布兩岸,微風吹來,卷起些許蘆絨,顯得寧靜而祥和。bāйΖんu壹一.ōяG

    然而在某處不起眼的蘆叢中,此時卻傳來臊人的喘息和呻吟聲,伴隨著蘆草劇烈的翻動,一只玲瓏玉足從草梗中伸出,白嫩的足底潔白無瑕,五顆圓潤的腳趾緊緊蜷縮在一起,顯示著玉足的主人正沉淪于難以啟齒的肉體歡愉。

    撩人的呻吟聲越加高亢,潔白的玉足輕輕搖晃著,迷亂中將草梗撥開,一個精赤的男人頓時出現在面前。他虎背熊腰、臀股粗壯,威武的身軀如一只脫毛的猛獸,正釋放著無邊的性欲,雄壯的屁股劇烈聳動著,急速而有力,和身下的肉體一起發出“啪啪啪啪”的撞擊聲。

    女人的呻吟便是從他的身下傳來,那一聲聲動人的嬌喘矜持而又壓抑,纖細的小手不安地抓住幾根草梗,用力拉扯著,看她那緊張羞恥的姿態,也不知內心正縈繞著怎樣不倫的故事。男女的交媾繼續進行著,越發的淫亂不堪,兩條雪白的小腿在男人的撞擊下不住地晃蕩著,最終只能羞澀地盤在男人腰間,隨著他的聳動而收縮蠕動著。

    難以想象,在這荒無人煙的蘆叢中,竟有一對赤裸的男女不知羞恥地忘我野合,那一聲聲撩人的呻吟令人心動神搖,伴隨著響亮的撞擊聲在蘆叢里回蕩,當真荒淫之極。看男人急色而又猛烈的動作,更是如色中惡鬼般瘋狂邪惡,讓人不禁驚異,究竟是怎樣的一位妙人兒,讓他迫不及待將她壓在身下,在這荒郊野外大肆行淫。

    下一刻,他便揭曉了答案,只見那雄壯的腰身在一陣搗弄后猛然立起,一只手攬過女人婀娜的腰肢,一手托起她嬌顫的美臀,在美人哀羞的呻吟中將她美麗的上身強行拉起,一具雪白的玉體赤裸裸呈現在草床上方。

    一瞬間,花枝招展,美肉亂顫,碩大的豪乳波濤洶涌,絕美的嬌顏奪人心魄,整個河畔都黯然失色,仿佛一朵嬌艷的鮮花驟然綻放,溫暖的春天重臨大地。

    她低聲嬌喘著,潔白的胴體羞澀地騎坐在男人身上,散亂的青絲粘著幾根草屑,卻掩蓋不住她絕世的芳華,醉人的紅潮蔓上她的玉頰,令她圣潔的仙容染上一絲紅塵,更增添了男女交媾時的動情與迷韻。

    她是那樣的仙容玉貌,那樣的潔白無瑕,每一寸肌膚都那般動人心弦,令人難以自拔,小小的蘆叢何其有幸,竟能蘊藏如此仙子尤物。而就是這樣一位仙子,此時卻和一個丑陋的男人在這里忘情茍合,嬌喘呻吟,更令人震驚的是,從方才的情形來看,她身下的男人絕不是自己的丈夫!

    真不知這丑陋的男人何德何能,竟能雀占鳩巢,與如此美麗的人妻在此肆意媾合,享盡艷福,而失身的美人也只能閉上眼眸,羞于去看面前的男人,保持著自己最后一份矜持。

    這對躲在草叢里茍合的男女,自然便是小龍女和騰天來,他們一個得償所愿,一個被迫承歡,卻均在彼此的結合中發出由衷的呻吟。

    騰天來此時咬牙吸氣,兩條腿不住地哆嗦著,一根粗長的大肉屌深深埋進小龍女的仙體中,時而顫抖、時而膨脹,拼命壓制著濃濃的射意。之前他就對小龍女垂涎三尺,苦苦追尋,如今終于得逞所愿,得到了小龍女的肉體,并且迫不及待地和她翻云覆雨,這才深切體會到面前仙子的妙處。那緊湊的肉屄甫一進入便感覺下身被層層包裹,妙不可言,再一進入又感蜜壺幽深,肉渦旋旋,諸如丹唇含槍,嘬緊龜頭并力吮吸,簡直要將他的精液給吸出來。

    騰天來心中又驚又喜,玩了一輩子的女人,卻何曾見過如此銷魂的肉屄!這難道便是房術中相傳的極品名器?他卻不知,小龍女天賜妙體,不僅身姿嬌艷無雙,更身具“九鳳仙宮”和“水漩菊花”兩大名器,端的世間難尋,遇者銷魂,也難怪一向縱橫花叢的他也險些把持不住。

    騰天來兩股戰戰,緊咬牙關,好不容易才壓下射精的欲望,心中大呼過癮。

    再看身前的美人兒,此時亦是嬌喘吁吁,幾欲泄身,怕是他再抽插幾回,兩人便要一同高潮噴精,銷魂去也。

    “好個美人兒,真是個極品尤物,險些把本將軍的精兒吸了去!”

    騰天來贊揚著,聽在小龍女耳中卻更加令她羞愧難當。他撥開散亂的草屑,看著身前的雪白嬌艷的肉體,想到方才她失身交歡時表現出強烈的羞愧與不安,心中不禁更加興奮。美麗的人妻女俠,是淫賊最喜歡的交配對象,如此的絕色尤物更是百年難遇,讓他胸中升起一股巨大的成就感。

    “我的美女俠,莫再矜持,你已經是本將軍的人了,還不好好伺候你的男人!”

    騰天來淫笑著,一把攬過小龍女的腰肢,大手粗魯地抓住一顆晃蕩的豪乳,用力揉捏起來,胯下的淫物也不甘寂寞,伴隨著臀股有力的挺動,長長的肉器自下而上撞擊著面前的玉體。

    “嗯……嗯……”

    動人的呻吟再度響起,面對騰天來的激情交媾,小龍女貝齒緊咬,一雙小手搭在男人肩膀上,搖曳的嬌軀在顫抖中努力維持平衡,下身卻不自覺地將他越纏越緊,艷麗的肉體欲拒還迎,隨著男人在肉欲中飄蕩。

    騰天來的屌物太大了,完全不是普通女子所能承受的,那駭人的巨物把小龍女整個身體都撐滿了,哪怕只是結合在一起都令她芳心顫抖,更何況那一次次勇猛的撞擊簡直要把她的身軀都貫穿。小龍女勉力支撐著,將雪臀微微抬高,卻逃不過騰天來的追擊,長長的巨屌在小龍女玉胯間進進出出,顫抖的肉臀在肉欲中跌落,淋漓的春水打濕了蠕動的下體,也讓男女間的激情更加火熱。

    再次交媾的二人緊緊糾纏在一起,臀股交接,肉體廝磨,比之方才要順暢許多,彼此的下體緊緊結合在一起,追逐著、深入著,如同兩只貪歡的肉蟲。

    “喔……好緊……好快活……”

    騰天來淫叫著,胯下動作越發迅急,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分身進入到一個何等美妙的名器,那是比之處子還要緊湊的極品肉屄,層層疊疊的嫩肉將他的下體緊緊包裹住,隨著他的抽插而膠纏著、吮吸著,無邊的舒爽在層層美肉中疊加,讓他獲得了堪比尋常女子數倍的快感。

    不僅如此,在那幽深的肉屄盡頭,仿佛有一道緊致的肉環死死勒住了他的龜頭,鎖住他暴脹的龜冠,每每抽插之時,那種要命的旋轉和拉扯,幾乎讓他忍不住當場噴泄出來。

    這便是極品名器“九鳳仙宮”的妙用,九條鳳屄同侍一龍,仙宮肉環勾魂索精,緊緊纏繞著男人的雄器研磨、吮吸、旋轉、拉扯,讓交媾的男人獲得數倍的快感,如同和數位女子同時性交。

    騰天來這邊大呼過癮,小龍女卻只感到男人的巨物越插越快,越戳越深,滾燙的龜頭幾乎要戳到她的花蕊,只好將雙腿盤在男人腰際,一邊交合一邊身體前傾,將美好的上身呈現在男人面前。

    騰天來此時浴火正盛,見小龍女提臀挺胸,兩顆碩大的奶子在他面前晃蕩不休,哪里還會客氣,只一抬頭便含住了粉紅的乳頭,一邊挺聳一邊賣力吮吸起來。

    “啊……嗯……”

    小龍女顫聲呻吟著,上下兩處同時失守,讓她的身體仿佛燃起了火焰,她一邊哺乳一邊交媾著,強烈的快感讓本能的欲望占據肉體,她不由自主地抬起玉胯,扭動著自己豐滿的肉身,迎合騰天來的抽插。

    得到小龍女的迎合,騰天來的動作也越發順暢與猛烈,一根大肉屌在小龍女的肉屄中進進出出,帶出股股春水浪液。

    狹小的草叢變得淫亂起來,兩具赤裸的肉體交纏著、扭動著,彼此的性器緊密膠纏在一起,劇烈蠕動著,無邊的快感讓他們齊聲呻吟,欲罷不能,再也看不到初始時的矜持。他們一個是風華絕代的仙子女俠,一個是臭名昭著的官匪淫惡,卻在這人跡罕至的蘆叢里深深結合在一起,盡情交媾著,這一幕不知會令多少人心碎神傷。

    “喔……騷女俠……老子要干死你!”騰天來淫叫著,伸手抓住一顆晃蕩的大奶子,用力捏拽著,同時胯下大屌狠命搗弄,頻頻深入,直將一代仙子奸得浪水四溢,哀呼呻吟。

    “啊……噢……你……輕點……”

    小龍女螓首高楊,性感的小嘴中發出火熱的呻吟,此時的她已經顧不上人妻女俠的身份,極度的快感讓她的身體拼命迎合著騰天來的侵犯。那巨碩的長槍如同一根燒紅的烙鐵,勇猛地進犯著她的身體,碩大的龜頭頻頻撞擊在她嬌嫩不堪的花房,一次又一次,令她豐滿的胴體扭動著、抽搐著,噴灑出歡愛的春水。

    “哦……騷女俠……叫得大聲點……本將軍賞你一炮子孫精!”

    騰天來大叫著,一邊挺動一邊直起身來,將小龍女兩條修長的美腿抬高、并攏,搭在自己左側肩膀上,讓她雪白的胴體如美女蛇一般折疊懸掛在自己胸前,胯下大屌自下而上對著這具毫不設防的美麗肉體瘋狂奸干起來。

    “啪啪啪啪……”

    “啊……啊……輕點……不……不行了……”

    小龍女急聲浪吟著,美麗的胴體被干得蜷曲又繃直,似乎有什么東西要從身體中迸射出來。堅硬的長槍毫不留情,盡情撞擊著她敏感的花蕊,每一擊都讓她深深戰栗著,又情不自禁忍辱承歡,迎合面前的男人。diyibanzhu.com面對著如此絕世尤物艷艷承歡,騰天來也不再忍耐自己的射意,他開始大開大合,猛烈抽插,盡情釋放著對小龍女的淫欲。槍槍入肉,擊擊穿心,邪惡的大手抓住小龍女肥嫩的豐臀,往那駭人的大肉屌上瘋狂套弄,一時間肥臀抽搐,嬌軀狂顫,敏感的肉屄玉徑緊緊包裹住堅硬的淫根,一波波的蜜汁花露噴灑而出,盡數淋在滾熱的大龜頭上。

    “哦……爽死了……不愧是女俠……”騰天來淫叫著,雙手抓住小龍女的肥臀奮力沖刺,似要一口氣將小龍女干到高潮泄身,而她那極品名器所帶來銷魂噬骨的快感,亦是令他兩腿打顫,蠢蠢欲射。

    “啊……干死你……騷女俠……啊……準備迎接本將軍的龍精吧!”

    “啊……噢……慢些……不行了……我不行了……”

    小龍女放浪地呻吟著,兩條美腿高舉向天,身體死命迎合著騰天來的抽插,如此地放浪形骸,全無終南山仙子的雍容尊貴,然而面對騰天來大屌的瘋狂抽插,如催命般采擷著她的陰精,換作任何女子也只能如此了。只見她絕美的嬌顏上潮紅密布,一雙藕臂抱緊了騰天來的脖頸,動情的肉體不知羞恥地粘掛在騰天來胸前,努力配合著他對自己狂亂的奸淫,等待著那巔峰一刻的到來。

    伴隨著騰天來的怒吼,嬌媚的呻吟聲也猛然高亢起來,兩具赤裸的肉體緊密纏繞在一起,瘋狂交媾著,即將共同攀上肉欲的巔峰。從此,女人的肉體將被打上這個男人的烙印,和他建立密不可分的肉體關系,即使明知道他不是自己丈夫,也只能委身在這個男人胯下,日日夜夜和他進行交媾。

    臀股交擊,淫水四濺,一男一女都到了緊要的時刻,嘴里發出讓人面紅耳赤的呻吟聲,很難想象草叢中正在發生著怎樣激烈的肉搏。

    終于,一聲高亢的哀吟響起,女人不堪奸淫率先潰敗下來,緊接著是男人的嘶吼,巨大的肉棒極速挺進,恨不能刺穿女人的身體,暴脹的龍頭即將爆發噴精。

    “喔……女俠接好了……本將軍要射啦!”

    “啊……不……不可以……”

    小龍女正掛在騰天來身上劇烈顫抖著,臀股痙攣,哀哀泄身,猛然感到體內肉屌變得更加碩長,堅硬到了極致,燙人的大龜頭猛地撞進她哀羞的花房,劇烈跳動著,下一刻便要噴射出罪惡的精液。極度的快感令她的神情銷魂而又迷離,一顆春心在肉欲中沉淪墮落,而身為人妻的忠貞又令她羞愧不安,恨不能昏死過去,在即將被男人玷污內射的一刻,她的腦海中不由浮現出楊過和左劍清的身影,緊接著又被騰天來邪惡的大肉屌代替,碩大的龜頭猛地一脹,滾燙的精液勁射而出!

    “啊~~~!!”

    一聲羞絕的哀鳴響徹河畔,絕代仙子終究難逃惡賊的魔掌,被邪惡的淫屌奸污了她圣潔的胴體,墮入罪惡的深淵。

    正是春潮絕頂,嬌啼承精,粗長的肉器狠狠插在小龍女的肉屄深處,青筋暴起精管大張,一伸一縮的肉炮在人妻女俠的肥田嫩道里噴射著灼熱的精液,在她美艷的肉體中播種上自己的種子。

    “喔……騷女俠……爽不爽?本將軍的龍精滋味如何?啊!射……射死你……!”騰天來淫叫著,丑惡的面容說不出的猙獰,兩只大手粗魯地抓住小龍女嬌嫩的肥臀,猩紅的淫屌在她顫抖的身體中盡情噴射著,馬眼吞吐,卵蛋抽動,一股又一股的熱精深深注入小龍女的宮房。

    “啊~~~啊~~~!!”

    小龍女顫抖著、浪吟著,滾燙的精液一浪接一浪,讓她幾乎承受不住,美麗的螓首如瀕死的天鵝高高揚起,白皙的美腿在男人的肩膀上用力的伸直,便連精致的玉足都繃緊蜷曲著,可見她正經受著何等強烈的高潮絕境。男人的精液太多了,一波又一波,如巖漿爆發般灌進她的宮房,強行將她的身體撐滿,那種灼熱充實的飽脹感,使她全身都起了陣陣的痙攣,而作為對男人的回應,蜜屄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更多的陰精止不住地噴泄出來。

    兩具香汗淋漓的肉體緊緊交纏在一起,不停地蠕動著,經歷過激烈交媾的他們,此時正享受著最為強烈的高潮噴泄,如癡如狂,銷魂蕩魄。他們的身體仿佛融化在一起,如膠似漆難舍難分,彼此的性器更是緊密結合,在外人看不見的肉體深處,滾燙的體液在二人的性器間互換,每一次噴泄都讓他們深深顫抖,沉醉在交配的快感中久久不能自拔。

    良久,騰天來才抖動著屁股,將自己最后一滴精液射入小龍女體內,他長出口氣,似乎不能置信方才所感受到的巨大快感。這是比尋常女子要強烈數倍的極致感受,不僅是肉體,連他的靈魂都在顫抖,如此銷魂的肉屄當真生平僅見,尤其生在了這大奶女俠的身體中,真是天眷紅顏,怎能不令他驚喜交加?

    騰天來滿足地打了個哆嗦,再看面前的美人兒,此時的她經歷一番云雨交歡,已是香軀癱軟,任憑擺布,兩條雪白的美腿無力地滑下他的肩頭,豐滿的肉體蜷縮在他的身下,只有兩片肥臀仍自緊夾著他的男根,輕輕顫抖著,沉浸在高潮的余韻中難以平息。

    媾合后的小龍女香汗淋漓,赤裸的胴體雌伏在騰天來身下,洋溢著縱欲后的潮紅與春情。她已經記不清多久沒有被男人內射過了,來自丈夫以外的男精將她的身體灌得滿滿的,如火爐般灼燒著她的小腹,令她本就酸麻的嬌軀更加酥軟,一根手指也動彈不得。

    一代仙子就這樣被奪去了寶貴的肉身,失身給了這無恥的淫賊,高貴的仙軀里還灌滿了他骯臟的精液,成為他胯下一具美麗的肉體,這一幕若是讓江湖男兒看到,該是多么令人痛心疾首啊!

    “想不到柳女俠不但美貌無雙,身子更是如此騷媚撩人,能和柳女俠春宵一度,真是不枉此行!”

    騰天來志得意滿,下身淫物仍自插在小龍女的身體里不肯拔出,他伸出兩只猥褻的大手,貪婪地撫摸著小龍女白花花的肉身,在她每一寸肌膚上游走,感受著這世間最完美的尤物。?

    面前的肉體是如此的白嫩豐滿,艷壓群芳,縱是他方才玩過一次,卻仍禁不住贊嘆造物主的神奇。修長的玉頸潔白細膩,碩大的肉奶顫顫巍巍,纖細的柳腰性感嫵媚,白花花的肉臀肥嫩多汁,配上肥臀里深藏的極品名器,以及她身為人妻女俠的美貌與尊貴,讓人恨不能立刻將她壓在胯下大快朵頤,一邊享受著她極品肉屄帶來的銷魂快感,一邊欣賞著她被男人插入時那嬌艷而又羞愧的動人模樣。

    騰天來美色當前哪里還能把持得住,想到方才二人交歡時的淫浪景象,頓時口舌干燥,他一把抓住小龍女鼓脹的奶子,粗魯地揉捏著,彈性十足的奶肉在他的指縫中溢出,那夸張而淫邪的形狀,令他尚未癱軟的下體再度暴脹,頃刻間將小龍女的肉屄撐滿。

    “啊……你,你不是已經……怎么又……!”

    小龍女又驚又駭,這惡賊明明剛射精,那根邪惡的淫物還未抽出她的身體,轉眼間竟又再度勃起,浴火升騰。難道,難道他想再和自己……“嘿嘿,一次怎么夠?本將軍可還沒有滿足呢,我們接著干!”

    騰天來說著,噬色的雙眼再度興奮起來,他將小龍女的身軀翻轉,讓她背對著自己,肥白的屁股面向大屌,四肢趴跪在地上,如同一具女奴翹起屁股等待著主人的臨幸。

    小龍女春潮未退,嬌軀酥軟,馬上又要面對騰天來的二次奸淫,哪里能吃得消?她勉力支起雙臂,回頭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她知道這種羞恥的“老漢推車”

    姿勢是男人們的最愛,胯下那根巨物能夠更深入地刺進女性的身體,顯然騰天來也要用這種方式和她再度交媾。想到此番茍且本是無奈之舉,為了清兒的安危才委身于這淫賊,然而現在木已成舟,她已經和這個男人發生了不貞的肉體關系,更被他強行射入,受精無數,此情此景也只能任由騰天來擺布,迎接他再一次的奸淫。

    “美人兒,這回讓你嘗嘗本將軍的拿手絕技『霸王折柳』,保證讓你欲仙欲死。”騰天來性急地抓住小龍女的肥臀,掰開兩片性感的臀瓣,淫邪的大屌緩緩后撤,即將奮力一擊。他深吸口氣看著胯下的美色,縱然已經和面前的女俠交媾過一回,然而面對如此傾國佳人,一絲不掛任憑他淫玩,仍然難掩心中的激動。

    小龍女嘆息一聲,認命一樣趴跪在騰天來胯下,一邊等待著騰天來的進入,一邊念想著左劍清的身影。“好清兒,你在哪里?為娘的身子已經被這淫賊徹底玷污了,再也無顏見你,只愿你今后平平安安,偶爾想起我便足夠……”

    “嘿嘿,騷女俠,本將軍這次要把你肏個夠,今后你就是我的女奴,每天的生活就是讓主人我肏干,用你的肉體取悅于我,滿足我和其他男人所有的要求,在本將軍日日夜夜不間斷的精液澆灌下,為我生出白白嫩嫩的大胖兒子。”

    小龍女心中氣苦,掙扎著回頭看了一眼騰天來,斥道:“你……啊~~~!”

    沒等她說完,便被一聲嬌吟所取代,騰天來的大肉屌已經深深刺進她的身體,二人再度交媾在一起。

    與此同時,在茂密的蘆叢外,賽亞河以北距此數里的岸邊,一個青年正策馬狂奔,眼中泛起焦急的血絲。

    “娘親,我來了!清兒這就把你救出來,不讓那個狗賊碰你分毫。你是清兒的,哪怕上刀山下火海,清兒也要和你在一起……”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