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在神話世界 > 第三十五章 變羊
    半夜。

    月疏人靜,霜雁橫空。

    水光淼淼之間,丘色如洗,山風東來。

    “去,”

    張道士身子不動,心念到處,黑光如蛇,嘶嘶作響,來去縱橫,腥氣刺鼻。

    “咄,”

    陳巖大袖飄飄,踏斗步罡,自生玄妙,看似緩慢,但黑氣總是擦身而過,沾不上他的半點衣襟。

    “妖道,”

    陳巖眸子深深,月光自天門而入,識海中的魂魄瑩瑩發光,細細密密的咒文升騰,正在構建法術,準備雷霆一擊。

    “這個可恨的小子,”

    張道士越打越著急,在他的眼中,對面的小子滑溜地如同泥鰍一樣,自己的纏魂烏光快似閃電,但根本打不中。

    “這樣不行,”

    張道士感應到自己丹田中的真氣在逐漸減少,要是真氣消耗一空,后果不堪設想。

    “怎么會這樣?”

    鐘元急的團團轉,他原本還以為張道士一出手就會把陳巖拿下,然后把他折磨得欲生欲死,可是萬萬沒想到,對方這么難纏,遲遲無法建功。

    這可是他第一次接下大人布置的任務,要是真讓對方逃走,可是后患無窮啊。

    “給我爆。”

    眼看情況越來越不妙,張道士一狠心,運轉秘術,正在上下翻飛的黑光猛然間炸開,化為數以百計飛舞的光點,狀若黑蜂蜜、,密密麻麻,很是滲人。

    嗡嗡嗡,

    黑蜂震動翅膀,鋪天蓋地,密不透風。

    “你去死吧,”

    張道士爆發后,面色蒼白,咬牙切齒,猙獰如鬼。

    “出,”

    陳巖看到從四面八方涌來的黑蜂,不慌不忙,祭出八景金陽寶鏡。

    嘩啦啦,

    寶鏡懸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轉,鏡面上暈開一層又一層的漣漪,光華璀璨,剎那之間,漫天的黑蜂如同陽光下的積雪,迅速融化。

    “這?”

    張道士看得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收,”

    陳巖收回寶鏡,這一件法寶雖然現在無法施展燭靈照,但它的光華天生有破邪之功,正好是眼前這個張道士施展的黑氣的克星。

    “算你倒霉,”

    陳巖長笑一聲,飛起一腳,把驚慌失措的張道士踢暈在地。

    “該你了,”

    陳巖轉過身,腳下一動,滑步三丈,攔住要逃之夭夭的鐘元,這個家伙他也認識,向來和崔西城沆瀣一氣,不是好東西。

    “陳巖,”

    鐘元竭力克制中心中的恐懼,威脅道,“你要是敢動我,我們鐘家是不會放過你的。”

    “愚蠢,”

    陳巖上前把這個色厲內荏的家伙踢翻在地,不屑地道,“你身為童生,居然敢勾結妖道,簡直是罪大惡極,不可饒恕。”

    “你胡說,”

    鐘元灰頭土臉,扯著嗓子爭辯道,“張道士有官府頒發的道牒,怎么會是妖道?”

    “不是妖道才怪。”

    陳巖又狠狠地踢了鐘元一腳,把這個礙眼的東西踢暈,然后踱步到羊群前,上下打量。

    “這群羊,”

    陳巖用手摸著綿羊上光滑的羊毛,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在城門口見到的張道士和崔西城,他們同樣是趕著這么一群羊。

    “難道是?”

    陳巖有了想法,口中念念有詞,識海中的魂魄綻放出明光,細細密密的咒文流轉,從四面八方抽取力量。

    “上清雀,燭照九門,勿離吾身,勿受邪惡。六丁七星,邪魔顯形,敢有當我。急急如律令。”

    陳巖用了足足半刻鐘的時間積蓄力量,終于成功施展出破邪法咒。

    嘩啦啦,

    下一刻,陳巖指尖上射出五道白氣,往上一卷,化為寶蓮,上托一粒明珠,光燦燦,亮晶晶,莊嚴無比。

    嘩啦啦,

    寶珠轉動,沒轉動一圈,就有細細密密的神光垂下,只是片刻之間,澎湃的神光就包裹住所有的羊群。

    噼里啪啦,

    光華一落在羊群中,登時響起一串清脆的爆竹聲音,不到三個呼吸間,絲絲縷縷的血光自每一只綿羊上升起,在半空中凝成眼球狀,陰森恐怖。

    “誰敢破我神術?”

    血眸轉動,隱隱有一種充滿力量的聲音波動。

    “給我破,”

    陳巖不管不問,寶鏡一翻,揚手打出一道金光,破邪滅神,無往不利。

    “我記住你的氣息了。”

    血色眼球在被金光融化之前,傳出最后一句話,帶著深深的殺意。

    陳巖才不去管這個,他緊緊地盯著地上纏纏綿綿的白光。

    嘩啦,

    破邪法咒效果過去,白光消散,原本的綿羊也消失在原地,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個白白胖胖的大娃娃,都是兩三歲大,穿著兜肚,咿咿呀呀地叫喚。

    “咿呀,”

    “咿呀呀,”

    “咿呀咿呀,”

    十幾個大胖娃娃在地上亂爬亂叫,奶聲奶氣的聲音,在夜空中傳的很遠。

    “是真的,”

    陳巖彎腰抱起一個爬到自己腳邊的大娃娃,捏了捏小家伙肉呼呼的小臉,觸手光滑,溫潤細膩。

    “咯咯,”

    這個白胖娃娃可能還不到兩歲,縮在陳巖懷里,睜著大眼睛,晃著肉呼呼的小手,咯咯直笑。

    “好你個鐘元,”

    陳巖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鐘元,道,“以前只知道你人品卑劣,沒想到還和妖道勾結,拐走孩童。”

    “這件事兒不簡單,”

    陳巖抱著胖娃娃,讓小家伙不要亂動,心思翻轉,加上上一次在城門遇到的,就是二十幾個孩童,這只是他碰見的,那么他沒見過的會有多少?

    這么多的孩童被兩人送到城中,又是交給了誰?

    對方收集孩童,是修煉邪術,還是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起剛才不久消失的血眸,陳巖知道,這肯定牽連甚廣。

    “麻煩啊,”

    陳巖看著在地上亂爬的十幾個大娃娃,眉頭皺了皺,要安置這群小家伙,靠自己不行,得借助官府的力量了。

    “要不找下陸青青,”

    陳巖隨手將一個爬遠的胖娃娃拎了過來,心中想道,“給這個女人找點事兒,省的她成天盯著我,要是她能和這個道士背后的邪惡人物斗起來才好。”

    正在這個時候,只聽林中傳來的聲音,由遠而近。

    “什么人?”

    陳巖后退兩步,抬目看去。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