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重生在神話世界 > 第一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不應各掃門前雪
    殿中。

    焰分八彩,鼎有寶香。

    金盤山珍海味,杯中玉液瓊漿。

    紅彤彤的朱果,串串如珠的玉葡萄,還有郁郁馥馥的仙桃果。

    琳瑯滿目,香氣浸人肺腑。

    席間觥籌交錯,歡聲笑語,紫氣東來,瑞氣升騰。

    待酒過三巡之后,徐乘鶴擺擺手,讓身前的道童退下,看了看左右,然后目光投在陳巖身上,開口道,“陳副殿主萬里迢迢而來,不知道我們三圣門可有能幫上手的?”

    陳巖和他們三圣門非親非故,而三圣門和太冥宮也是不遠不近,沒有特別的淵源,對方不遠萬里而來,肯定不會是游山玩水的。

    無事不登三寶殿,才是真的。

    陳巖聽了,放下酒盞,抬起頭。

    他坐在上首,身后就是垂地的仙靈圖,仙鶴松下,仙人垂釣春秋,郁郁的光彩照在身上,有一種沉凝之感。

    自然而然,穩如泰山,深沉似淵水。

    “好風采。”

    在場的三圣門人心中贊嘆一聲,這個陳巖還真有一種不同于凡俗的氣質。

    陳巖劍眉一展,目光緩緩從徐乘鶴面上略過,然后定格在元天都身上,一字一頓地道,“我這次冒昧登門,實則是有事相求啊。”

    “哦?”

    元天都心中一驚,暗自想,莫非是太冥宮在三十三天出了差池,陳巖這是來求援了?

    雖然同是玄門,明面上道一聲同氣連枝,但也是有利益沖突的。

    要是對方開口,到底是支援,還是無動于衷?

    “天上仙府在上林地被天庭和水族的聯軍圍堵,局面困難。”

    不過接下來陳巖的話,打破了元天都的猜測,開口道,“我受天上仙府的紀文章紀道友之囑托,闖出了圍困上林地的大陣,要找諸位玄門同道一起,解天上仙府之圍。”

    “是天上仙府,”

    元天都霍然起身,面上變了顏色。

    這樣的話,自然不會有假,稍一確認,就知道是十足真金。

    天上仙府確實是在上林地內外交困,在一個很危險的處境。

    三圣門和天上仙府歷代交好,相互支援,關系篤厚。

    兩個宗門的關系,可不是口頭上的同氣連枝,而是真正的同氣連枝。

    要不是上林地離三洞臺山實在太遠,當初天上仙府也不會考慮和太冥宮合作,而是直接找上三圣門了。

    “難怪天上仙府的道友最近沒有消息往來,原來是遇到了這樣的局面。”

    徐乘鶴摩挲著自己手指上戴著的玉扳指,上面煙氣水云,樓臺隱現,聲音沉沉的,道,“既然如此,我們不能不管。”

    “不錯。”

    元天都同樣是干脆利落,他沉著臉,聲音像是冰水入骨,冷浸著一種寒意,道,“天庭和水族欺人太甚,不能由他們猖狂。”

    說完之后,元天都轉向陳巖,聲音鏗鏘有力,道,“此事我們三圣門責無旁貸,肯定是會支援。只是現在三洞臺山還有少許事情要處理,恐怕陳副殿主得多等我們幾天。”

    “我知道。”

    陳巖笑了笑,表示理解,三圣門要前去支援,可不是出一兩個就可以的,當然要計劃縝密,于是道,“正好我有時間,再聯絡聯絡其他的玄門同道。”

    “聯系其他玄門同道?”

    徐乘鶴聽了,微微一驚,訝然道,“陳副殿主,難道天庭和水族的大陣如此之厲害,我們出手還破不了,還需要聯合其他玄門道友?”

    在他看來,有三圣門和太冥宮在外,天上仙府在內,里應外合,一起動手,絕對可以破掉天庭和水族的聯軍。

    “天庭和水族依托的鎮海神針威能與日俱增,我們最好是料敵于寬。”

    陳巖琢磨了一下,從容開口道,“再說了,我們既然要動手,就得雷霆萬鈞,給天庭和東荒水族一個足夠的教訓,讓他們老實老實。”

    “陳副殿主說的有道理,鎮海神針不可小覷。”

    元天都皺了皺眉頭,看著鼎爐中的煙氣裊裊,彩色八分,隱有鵲尾之紋,道,“只是其他的玄門同道,或限于駐地的局面尚未完全平定,恐怕不容易抽出身來。”

    他話說的委婉,實際上的意思很明顯,其他的玄門同道可不是三圣門,和天上仙府有很深的淵源,很可能是自掃門前雪,不管瓦上霜。

    要說服他們,不太容易。

    “得試一,我相信玄門各宗都會以大局為重的。”

    陳巖神情堅定,有一種不容置疑,道,“再說了,唇亡齒寒,要是他們無動于衷,將來天庭和水族進犯他們駐地的時候,眾人也會冷眼旁觀,到時候,會被各個擊破。”

    “道理是這個道理,”

    徐乘鶴放下手中晶瑩如玉的筷子,想了想,道,“據我所知,現在玄門同道絕大部分精力都放在清理自家勢力范圍內的妖魔鬼怪上,現在是千方百計發展,要他們出頭,恐怕不容易。”

    事實上,要不是三圣門和天上仙府的淵源很深,他們也不會這么快決定支援的。

    畢竟和天庭水族開戰,難免會有損失,而且抽調人手后,還影響到自家發展的步伐。

    “要發展是不錯,但要分輕重。”

    陳巖笑了笑,不疾不徐,開口道,“咱們這些進入三十三天的玄門各派,在天庭的眼中都是眼中釘肉中刺,要除之后快。”

    “而在三十三天,天庭擁有壓倒性地優勢,要是我們不團結聯合起來,即使是獲得一時地發展,但在大勢面前,還會被打回原形。”

    陳巖頓了頓,飲了一杯靈茶,潤了潤喉嚨,看了看道,“天庭的計劃是一環扣一環啊,現在是布下鎮海神針,鎮壓東荒,以此為根基,限制我們玄門各派的發展。”

    “接下來,我聽到消息,他們正醞釀動作,要請來上洞八仙遨游東荒,他們可是來者不善啊。”

    “我相信,其他不知道的計劃會更多。”

    “上洞八仙,”

    元天都和徐乘鶴兩人對視一眼,都能夠看到對方目中的凝重之色,這四個字的分量可是沉甸甸的,在諸天萬界中都鼎鼎大名。

    而上洞八仙,或者說他們背后勢力的傾向,眾人也都清楚。

    “看來是要好好談一談了。”

    元天都坐在云榻上,沉思不已,看來天庭的決心和行動超乎他們的想象。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