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三國之將星系統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戲志才之死
    司馬懿果然知道事情的原委,聽了曹操的疑問,對著曹操說道:“此事懿恰巧知道,因為在臘月初十那天凌晨,正好刮了一夜的東南風,唉,雖然冬季常刮西北風,可是天象莫測,非人力所能揣度,孫權得了天助,竟然遇到了東南風這樣的異象,這也和該劉備遭遇這場失敗,如果是諸葛孔明在場,定能識破孫權和周瑜的奸謀,這一切都是天意,非人力所能抗衡。只是可惜這一戰之后,孫權小兒的實力定然再度提升,甚至都能順勢占領蜀中,實現其兩分天下的戰略,而這樣一來我們可就尷尬了,因為我們實力最弱,而且還掌控著天子,就算劉和不來爭搶,孫權也一定會率兵來攻,將天子控制在其手中。所以,主公莫如聽懿一句勸,暗中準備進兵倭國之事吧,我們再徐州注定不能長久。”

    “一切都是天意,非人力所能抗衡”,曹操喃喃地重復著這句話,之后嘿嘿冷笑道:“這簡直就是胡扯,當初我也相信所謂的天意,甚至在那時候還有神仙專門找到我,說我擁有天命,并且賜給我咒語,讓我可以賜予文武官員各種能力,那時候的我意氣風發,以為憑著自己的實力,可以在短短數年內可以席卷天下,可是結果呢?我迎來的卻是節節的敗退,到現在竟然連兗州和豫州都丟了,雖然名義上仍是大漢丞相,可是這天下能有多少人服我?就連一個小小的孫權,現在都能威脅到我的存亡,仲達,你且說一說,我這所謂的天命在哪里?”

    說到最后,曹操一臉的悲憤和苦澀,緩緩搖頭道:“天命不足信,天命不足信啊。”

    隨后曹操緩緩離去,他的背影微駝,看起來是那樣的悲涼和蕭瑟。

    司馬懿也輕輕嘆了一口氣,曹操剛才的意思他自然明白,不僅僅是在嘆息自身栽倒在所謂的天命上,同時是也在暗暗告誡他司馬懿,不要以為有了所謂天命的籠罩,你就能走上那一步,實際上有的時候這也許就是鏡花水月。

    不過司馬懿卻是意志堅定之人,他自詡智計無雙,能夠看透許多東西,比如這一次劉備戰敗,其實原因并非那么簡單,因為這其中還有黃蓋的“詐降”、周瑜的“火計”和陸遜的“連營”的因素,黃蓋的詐降能夠騙過劉備,讓其對黃蓋的詐降不會出現絲毫的懷疑,周瑜的火計能夠無視條件進行縱火,陸遜的連營能夠讓火焰蔓延到所有的營寨。

    不過這些司馬懿并沒有向曹操說出去,一是因為能夠洞徹對方的屬性和技能是一種很強大的能力,自己沒有必要讓別人知道,第二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曹操現在就對他很是忌憚,如果自己展現出洞徹別人技能的能力,曹操將會更加忌憚于他,甚至就算是把他殺死都不是沒有可能。

    “其實曹操營中又何止是曹操對我忌憚?就連程昱和戲志才這兩個智者現在看我的眼光都不一樣,只不過這個程昱一直避免引火燒身,所以大都在裝糊涂,而戲志才卻想辦法要將我除掉以絕后患,好在他現在已經到了將死之際,以后再也沒有辦法向我進讒言了,只可惜戲志才一直不知道,他平常所服用的五石散都是加量的,不要說他的身體一直都不好,就算體壯如牛,我也保證他絕對活不過三年……”

    想到自己做的“好事”,司馬懿忍不住面露微笑。

    司馬懿所料不錯,這時候的戲志才的確走到了生命的盡頭,其實按照歷史發展的話,戲志才早在三年前就應該去世了,只不過由于曹操在賜予技能的時候讓戲志才的武力值憑空提升了10點,這讓他的體質獲得提升,這才又多活了幾年,然而戲志才本人卻并不珍惜自己的身體,跟著那些名士一起服食五石散,導致身體越來虛弱,終于走到了這一步。

    “主公,志才不能陪你走下去了,今后你可要保重。”已經油盡燈枯的戲志才看著前來送他最后一程的曹操,苦澀的說道。

    曹操聞言,心酸不已,流淚說道:“志才,志才,如今局勢正在艱難時刻,我正需要你這樣的人才為我籌劃,可是為何上天對我如此不眷顧?大業未成而賢士離去,令我豈不肝腸寸斷?”

    卻見戲志才嘆道:“天意如此,志才也沒有辦法,老天非要剝奪我的生命,讓我無法輔佐主公,這,是志才無福,唉,如果上天再給我五年的時間,我必定讓主公恢復元氣,就算無法保住青徐二州,亦能令主公平定倭國,在彼處為王,如今看來,這些事情只能留給程仲德去做了,主公,程仲德雖富智計,然則性情剛戾,難得眾心,這天下之間也就只有主公能夠用他,請主公一定要保持對他的信任,而司馬仲達這個人雖然更有智慧,卻有狼顧之相,此人野心勃勃,絕對不可重用,唉,不瞞主公,其實志才與劉和營中潁川籍多名士子交好,比如郭嘉、荀攸等人盡皆志才好友,本待向主公舉薦,怎奈被劉和搶先一步,竟成今日之局,這一切,或許就是冥冥中的天意,嘿嘿,天意,到底什么是天意?我戲志才自負智計無雙,卻終難輔佐主公成就王霸之業,莫非就是天意?”

    戲志才流淚不已,嘔血數斗,竟溘然長逝。

    “志才,志才,我倚你為長城,卻沒想到長城崩塌,這讓我以后該如何繼續下去呀?上天啊上天,既云天命在我,卻又為何如此相待?”曹操淚如雨下,撫尸痛哭,良久之后噴出一口鮮血,兩眼一黑,整個人竟然暈了過去。

    “主公,主公!快傳御醫!”看到曹操暈倒,場面頓時一陣慌亂,好在跟來的近侍們都是訓練有素,一方面保護好曹操,將曹操抬到靜室,另一方面趕緊傳御醫,為曹操診治。

    片刻之后,御醫趕到,在望聞問切之后,摸著胡子想了片刻,然后說道:“丞相之疾是急怒攻心所致,并無大礙,只需服上一些藥物,靜養半月便可無恙,然而日后當盡量避免五情之傷,否則的話,病情一旦加重,后果難以預料......”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