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妻華 > 第二百一十六章 陪葬
    沐國公眼圈泛紅,眼角濕潤,言辭懇切,直擊內心,感人肺腑。

    突然,沐國公手臂一空,方才還在他身邊的女孩子,已經走出酒鋪,她好似站在光暈之中,沐國公等人瞇了瞇眼眸,沐柏身軀猛然間一陣,無知無覺念叨連自己都不知道的話語。

    慕婳背對著沐國公,輕聲說道:“我覺得你女兒不會怪你,戰死是她的選擇,守護一方,戍衛帝國疆土是她的志向,有你沒有你,她都會那么做。”

    “她既是投胎做了你和沐國公夫人的女兒,受沐家供養,得沐家兵法真傳,她自然期望能光耀門楣,而且與其同沐棠一樣只能做個女孩子,她更愿意效仿先輩。

    口哨聲響,白馬仰天長嘯,穿過人群,不快不慢跑到慕婳近前,馬頭親昵般蹭了蹭慕婳的肩膀,慕婳唇邊笑容更濃,利落般翻身上馬,回頭看向酒鋪中的沐國公,漆黑的瞳孔璀璨明亮,“謝謝你呢。”

    謝謝今日相遇,讓她前世不至于沒一個真心待自己的親人。

    也謝謝沐國公,讓她明白何為父愛如山,不是所有的父親都不值得子女信任。

    “你安心吧,縱然不知一切,她也沒有怨恨過你。”慕婳拍了一下馬頭,絢爛瀟灑的一笑,“她過得很好!”

    最后這一句話如同清淺的微風拂過,酒鋪門口的酒幌迎風招展,冽冽作響。

    沐國公撲通一聲,雙腿一軟攤在地上,嚎啕大哭,悲傷的哭聲令圍在外面的百姓不知所措,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撕心裂肺般的痛哭讓人心頭沉重悲傷,隱隱紅了眼圈。

    沐柏怔怔望著慕婳消失的方向……少將軍真回來了?!

    還是因他受了父親的影響?

    這樣的事情怎么可能發生?

    “爹,她,她。”沐柏磕磕巴巴,差一點咬到舌頭,明明有一肚子的話,不知該怎么說,急得圍著只曉得痛哭的沐國公轉悠。

    柳三郎掏出一錠銀子扔向掌柜方向,撫平衣袖,對發愣的胖丫和慕婳收下的殘疾男人道:“你們去慕云慕指揮使府上去找她吧。”

    慕婳顯然不會再回來了,她突然離去,表明態度不愿同沐國公有過多的糾纏,

    “慕指揮使?”

    “對哦,小姐說過要住在二少爺府上的,還說這樣省銀子,能享受美食。”

    胖丫知道地址,主動領著殘疾男人和他妻子追了過去,小姐又把她給忘了。

    不過每一次柳三郎都會幫小姐善后,誰說柳三郎沒用?

    柳三郎邁出酒鋪時,腳步稍稍一頓,低聲對大哭的沐國公說道:“慕婳不是永安侯的親生女兒,您可以去打聽打聽,京城中她的消息很多。”

    “嗚嗚,嗚嗚嗚。”

    沐國公抹了一把眼淚,眼圈紅腫望著柳三郎,聽到柳三郎淡然的話語:“永安侯的庶子慕云同她青梅竹馬一起長大,對慕婳頗有情誼,永安侯嫡公子才學能力平平,唯有二子慕云是個人物,當今曾說五年后必掌帝王親衛。”

    沐柏莫名肩頭一沉,有股時不我待的緊迫感,慕婳妹妹交好得都是什么人啊,一個個將來好似都是在朝廷上舉足輕重的強人。

    “你小子……沒按好心啊。”沐國公在男女之情上可是見過世面,有過經歷的,“無論是誰,都別想輕易娶走婳兒!”

    柳三郎嘴角揚起,眸子明亮,“您還是先讓慕婳承認您吧。”

    “對了,還有一事,當做我給沐伯父的見面禮。”

    柳三郎站在酒鋪外,面前的百姓再一次下意識閃出一道通道,小媳婦和姑娘家臉龐微紅,哪怕知曉柳三郎這等俊彥非她們可以肖想,仍然止不住多看幾眼,心頭似揣了兔子。

    “慕婳的生身父親木齊……絕不是單純的珍寶閣掌柜,聽命于永安侯。”柳三郎嘲諷般勾起嘴角,“永安侯夫人打錯算盤,就不該用木夫人和木瑾鉗制木齊。”

    沐國公被兒子攙扶起來,眼見柳三郎登上馬車,一派從容優雅,狠狠的說道:“心眼多似鬼的小子,我不喜歡他那派頭!”

    “您不喜歡沒用啊,只要她喜歡……您能攔得住?”

    沐柏比沐國公更清楚皇上到底有多重視柳三郎,而且古之君子的柳三郎絕非善類,莫名給沐柏很危險的感覺,“能不得罪他,就別同他正面沖突了。”

    “事關婳兒終身幸福,什么叫不得罪他?”

    “是,是,您說得對。”

    沐柏連忙低頭承認自己錯誤,沉默片刻輕聲問道:“真是她嗎?”

    沐國公面色漸漸凝重,“倘若是她,世子可以繼續做我沐國公府的世子,然而少將軍的戰功不能再加在他頭上,哪怕她不在意這些虛名,我也不能再袖手旁觀。”

    “可是沐國公夫人……”

    “以前我心灰意冷,又有她的絕筆書信,便順了夫人的心思,我雖是沐家不成材的子孫,畢竟身體里流淌著將門的血,戰功對將軍來說不容篡改,該是誰的,就是誰的,他想要榮耀富貴,自己去疆場拿。”

    沐國公仰頭望天,兩鬢霜白,負手站立,“以前我覺得天空都是晦暗的,為帝國,我女兒死了,被她守護的百姓卻把所有的感激之情都加在一個沒有上過疆場的人頭上,世子領兵后帝國疆域不穩,百姓承受戰火摧殘折磨,他們才能明白有多少人為了他們的太平犧牲了性命。”

    “您……”沐柏額頭冷汗淋淋,“太偏激了。”

    難怪父親一聲不吭,甚至放縱世子冒充少將軍,以前沐柏以為父親到底還是最疼嫡子,有虛榮之心,他偷偷鄙視過父親,沒想到父親是想拉著帝國和百姓為少將軍陪葬!

    真夠瘋狂的想法。

    “您就沒有想過帝國會損失多少?有多少的將士會死在疆場?”

    “我只是個失去女兒的可憐父親,讓天下人都感受失去兒女的痛苦,他們才能體會我曾經承受的一切。”

    沐國公拍了拍沐柏的肩膀,“你爹就是這個自私自利的小人加混球,所以能養出少將軍來,我也挺意外的。”

    ps今日以讓三更,紈绔沐國公就是這般任性。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