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其他小說 > 寵妾作死日常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滅頂之災
    “好了,算爺的錯,爺給你道歉。”胤禟最終還是向婉兮低了頭。

    婉兮也不是真要跟胤禟爭一個一二三來,她會如此,不過就是想證明自己對胤禟的重要性,讓他以后多讓著她一點,畢竟這廝有的時候真心不管不顧。看看剛才,掐她臉時那般用力,那紅印到現在都還沒消,她能不氣么?

    “還生氣?”胤禟輕輕揚高了聲音,雙臂輕摟她不再纖細的腰肢,輕聲問道。

    婉兮瞧著他這黏糊勁,都快以為剛才的一切都是她的錯覺了,可是臉上麻麻的感覺還在,根本就不是她的錯覺。抬起頭的瞬間,觸及胤禟眼里那滿滿的柔情,婉兮突然有些羞愧。別人家,別說側福晉,就是福晉,有誰敢像她這樣,說上嘴就上嘴,說伸爪子就伸爪子的,說到底還是胤禟寵著她縱著她,才讓她這膽子越來越大。

    眼見胤禟抱著她,輕言細語地哄著,又讓林初九等人拿來無數珍寶,瞧著沒啥,可細看都是依著婉兮的喜好準備的。

    “不生氣了。可是爺以后不能再掐妾身的臉。”婉兮鼓著腮邦子,看似氣鼓鼓的,實際上已經沒那般生氣了,畢竟她把胤禟咬得不輕。目光掃過他手掌虎口處的牙印,到現在都沒消,就知道她剛才有多用力。

    胤禟掃過她仍有些紅的小臉,肉肉的,看著還真讓人有種手癢的感覺。不過眼瞧佳人好不容易才消氣,再鬧怕是真要跟他鬧脾氣了。目光打量著拿著棋譜便眉開眼笑的婉兮,心里暗忖,這棋下得不怎么樣,卻無比喜歡收集各種棋譜,還真是個奇特的喜好。

    也罷,這樣的喜好至少文雅,沒像其他女人,滿心滿眼都在那些黃白物什上,沒得讓人覺得俗氣。

    “好好好,爺現在不掐,不掐了還不成嗎?”胤禟嘴上說著不掐,話里透露的意思可未必。

    “那還差不多。”婉兮沒有細究,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手中的棋譜上。

    說來,這棋譜還真跟婉兮有點淵源。上一世,婉兮對于下棋其實并不熱衷,只是因為胤禟喜歡,她又無事,這才當了消遣,真正讓她把下棋當成喜好的原因就是胤禟送得她手中的這本棋譜。也許那時的胤禟只是隨口一句,也許他心里對于婉兮是真有幾分感情,一句定情之物便讓婉兮徹底上了心。以至于到了這一世,她依舊執著于此,甚至還有變本加厲的趨勢。只是讓她更沒有想到的是,兜兜轉轉,這本棋譜還是借由胤禟的手了她手上。

    目光直直地望著胤禟,相比前世的依賴,這一世的她卻是實實在在地將他放到了心里。

    “看什么?”胤禟將擺放在面的東西扒拉到一旁,回頭見她目光癡癡地望著自己,不由地朗笑出老師的,“怎么?這個時候發現爺好看了?”

    婉兮小臉一紅,雙手輕撫著手中的棋譜,沉吟片刻才道:“這棋譜是爺送給妾身的,那妾身就當是爺送給妾身的定情之物,如何?”

    “定情之物?這個?”胤禟面露一絲訝意,再看婉兮面似桃花,一臉羞澀的模樣,莫名地覺得心里一陣甜蜜,“不要其他東西?”就胤禟的意思,定情之物應該找個更好的,稀有的物件,而不是一本破棋譜。

    “不要,這個就很好。”婉兮哪能不明白胤禟的意思,不過她內心的執著卻不是因為東西的好壞,只為這其中的真情厚誼。

    胤禟送這些東西的時候,可能并沒有多想,甚至沒有太多的用意,只是單純地因為婉兮喜歡,才會讓人收集這些東西給她送來,換她一個笑容。而恰恰是因為婉兮清楚胤禟的一片心意,才會更加珍惜他的一片心意,而不是物件的好壞高低。

    一旁的林初九等人瞧著兩位主子終于和好了,也很是松了一口氣,只是瞧著婉兮把那破棋譜當寶貝的樣子,心里一陣感慨。這女人誰不喜金銀珠寶,偏偏他家側福晉就喜歡這些文玩古物。雖說這名頭高雅,但是就他們這些人瞧著還是金銀來得實惠,恩,實惠。

    這日,婉兮午睡起來,正興致勃勃地拿著新棋譜擺弄,雖然里面的內容她早就明記于心,可是擺弄的時候還是喜歡一邊看一邊擺,似乎只有這樣才顯得更有樂趣。

    正在此時,聽琴一臉行色匆匆地走了進來,沖著婉兮行了一禮,便低聲稟告道:“側福晉,完顏夫人求見,說是有要事相商!”

    婉兮臉色微怔,隨后眉頭微挑,她了解自家額娘,若無事定然是要先送帖子過來的,而且非直接上門求見。之前因著烏拉那拉氏的關系,她也好,完顏家也罷,雖然都得了利,卻也落了不少事在手上,故爾婉兮并沒有邀額娘齊佳氏入府一聚。現在齊佳氏上門,她自然不可能將她拒之門外。

    放下手中的棋譜,婉兮抬頭看向一旁候著的聽琴,輕聲道:“去請夫人進來。”

    “是。”聽琴聞言,福了福身子,立馬轉身出去了。

    “見過側福晉。”齊佳氏跟在聽琴身后走了進來,臉上噙著一抹淡笑,舉止得宜,讓人挑不出錯處來。

    婉兮站起身來,伸手將她攙扶起來,兩人同坐到炕上。如今的她已經不再把行不行禮這種事掛在嘴邊了,不管她是側福晉還是未來被扶正成繼福晉,這禮就免不了。與其因為一時的心軟讓人抓到把柄,還不如就這樣按著規矩辦吧!

    齊佳氏見她不再像從前一樣,臉上的神情也越發地柔和起來。現在完顏家也好,婉兮本人也罷,受到的關注本就不少,若是一個不小心因這種小事而被人抓了把柄那就真正得不償失了。好在她已經警醒起來,如此她這個當額娘的也能更放心一些。

    “額娘,聽琴說您找女兒有要事相商,可是府里又發生了什么事?”婉兮看著端來茶水的聽雨,示意她先給齊佳氏的同時,又輕聲問道。

    “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就是有些惡心人。您阿瑪和哥哥已經把人給處置了,但是為了避免對方再拿你的名聲做筏子,額娘自然要上門一趟。”齊佳氏只要想到那心思惡毒的伊爾根覺羅氏竟想著壞自己女兒的名聲,就恨不得啖其肉拆其骨。

    婉兮眉梢微挑,臉上的笑意微斂,隨后低聲問道:“是何事引得阿瑪額娘這般氣憤,涉及名聲,難不成有人傳了什么不實的謠言?”

    “若只是不實的謠言也就罷了,偏偏這人心吶,險惡非常。若非你哥哥被同僚強行拉到那煙花柳巷去,怕是要等事情鬧開了才知曉,到時再想消除影響,怕是不那么容易了。”齊佳氏一直聽聞胤禟有心扶正婉兮,雖然此事遲遲未成,但是胤禟有心的話,這事遲早得成,如此,一個好名聲就顯得非常有必要了。

    婉兮輕輕點了點頭,知道自家額娘是為她著想,便問道:“到底是何事,竟讓額娘如此氣惱?”

    “還不是那伊爾根覺羅氏,就沒個消停的時候。本以為沒了這董鄂氏和八福晉,一切就都結束了,卻沒想到沒了這伊爾根覺羅氏看似消停了,暗地里卻培養一批樣貌舉止同你有幾分相似的女子出來,甚至私下里送到那煙花柳巷供人賞玩。這不是熟悉的人,這一時半會的定然無法將你和她們聯絡起來,但時間長了,不管熟悉的還是不熟悉的,怕是都能察覺到一二,到時再傳出個閑言碎語的,怕是就很難處理了。”

    婉兮輕輕挑了挑眉頭,卻沒有想到會是這回事,本以為伊爾根覺羅氏夠聰明,現在看來她是認定她不敢拿她怎么樣了,婉兮臉上閃過幾分陰沉。當初董鄂氏死時,也沒見她這個額娘有多傷心,現在知道要報仇了,難不成她就該由著她霍霍?

    齊佳氏瞧著婉兮臉上的表情,便知婉兮是在思考,她也不打擾。這幾年,她也知道自家女兒同從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有些事情比她這個額娘考慮得更全面,而且像伊爾根覺羅氏這樣的存在,不是她能對付的,最終如何,看得還是婉兮的決斷,胤禟的態度。

    “側福晉,有些事當斷則斷,這伊爾根覺羅氏能一下子安排好幾個同你神情或者長相相似的女子到那種腌臜的地方,想來是早有準備。只是這種事情可一不可二,與其一再給她機會,還不如一次將她打落塵埃。”齊佳氏怕婉兮心軟,所以在這件事上她是希望一次解決的。

    不是他們夠狠,而是對方一再挑戰他們底線。別說是他們,怕是等胤禟知曉,她的下場只會更加慘烈。

    “額娘放心,不會再給她機會了。不過那些女子都處理掉了嗎?”婉兮雪白的貝齒輕咬紅唇,良久才出聲道。

    “你能想明白就好,這人吶,一旦走岔了道,又不肯回頭,還想拉著別人一起死,為了自救也好,為了安寧也罷,那便只能一棒子打死。”齊佳氏說這話的時候,眼里帶有一絲不忍,卻努力不去心軟。

    婉兮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也記在心里。說實話相比董鄂氏,婉兮對于伊爾根覺羅氏確實談不上什么恨意,即便很多事情都少不了她的影子,可念及她一片愛女之心,她終究沒有對她趕盡殺絕,即便得知玉惠沒再插手董鄂府的事情也沒再為難于她,卻不想她的一時心軟竟差點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

    皇家的女人,可以跋扈,可以張揚,更可以囂張,但不能有毀名聲,更不能連累爺們。若說未嫁的女子毀了閨譽,可能難以嫁個好人家,那么已經嫁人的女人毀了名聲,便只有死路一條。

    想到伊爾根覺羅氏的目的,婉兮的眉頭皺得越發地緊了。果然,她就不該對伊爾根覺羅氏心軟,那樣一個心狠手辣的女人,再疼愛女兒,也不會對別人心軟,特別是她還是間接要了她女兒性命的人。也罷,既然上天注定她們這些人的結局只能是不死不休,那她也不必再手下留情。

    “額娘說得是,這種事有一次就夠了,再給她機會,那不管結局如何都是我自找的。而我輸不起,也不想輸給那樣的人,所以額娘,這一次我不會再給她任何翻身的可能。”婉兮冷笑一聲,語氣里明顯透著一絲不善。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