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輝站起身,拍了拍手

    “仙兒小姐,我伺候得您可舒服?呵呵,這里還有71根銀針,不知仙兒小姐……”

    “不要!”仙兒驚恐地哭道。

    “嗯?真的嗎?”

    “你……啊,不要”

    “今天就這樣吧,把這個喝了。”

    黎輝從工作臺上拿過一支試管,將20ml得無色液體灌入仙兒嘴里。

    “唔,唔。這是什么?”

    “沒什么,一些激素而已。”

    然后黎輝又拿過一根長繩將仙兒吊起,吊的高度使仙兒踮起腳尖腳尖可以勉強可以觸到地面。但全身的重量全部集中在小小的腳尖上,無疑會很疼,但如果不惦著,手腕上的繩子勒得手腕更痛。

    “今天就這樣吧,好好休息。”

    “啊,等等……”

    然而,黎輝已經關上了房間的門,整個房間陷入了一片黑暗。

    第二天

    “咔”

    黎輝打開了房間的門。

    只見仙兒渾身已是香汗淋漓,這也是黎輝預料之中的,10個小時的掙扎,耗盡了女孩的體力。

    “仙兒小姐,你這是……”黎輝似笑非笑地說道

    “放我……放我下來”

    黎輝也無意挑逗這個女孩,解開了繩子,仙兒立刻談到在黎輝腳上。

    黎輝俯下身,揉弄著被仙兒香汗所浸濕的秀發。

    “想喝水嗎?”

    女孩虛弱的抬起頭,點了點頭。

    黎輝把手放在仙兒紅腫的乳房上,用力揉捏起來。昨天扎入的針并沒有被黎輝拔出來,秀氣的乳房腫大了一圈。

    “先完成你的任務,就給你“圣水””說著,黎輝脫下了褲子,“你知道該怎么做。”

    女孩一怔,哀求地看著黎輝。然而,不理會女孩的哀求,黎輝捏開仙兒的小嘴,將自己的陽具直接伸進了仙兒的口腔。

    “唔唔。”黎輝按著仙兒的頭,讓肉棒在仙兒的小嘴里抽插,近乎虛脫的仙兒也無力掙扎,只能任由黎輝凌辱著自己的玉唇。

    終于在十幾分鐘的抽插后,一到白色的帶有奇異味道的液體直射入仙兒的喉嚨。

    “‘咳咳”后者立刻劇烈的咳嗽起來,白色的的粘稠液體從仙兒的口鼻中冒出。

    等到咳嗽停止,黎輝又將肉棒插入仙兒的嘴中。

    “準備迎接圣水吧。”

    “唔唔,唔不要,嗚嗚嗚。”

    排泄完畢后,黎輝才將肉棒從仙兒嘴里抽出。

    訂單要求要四種方式,昨天已經完成其一了,那么就今天完成任務吧,黎輝望著仙兒的身體,思考著。

    (乳房,腳,臀部,和陰道)

    等仙兒在地上休息了幾分鐘,黎輝解開了仙兒手腕上的繩子,讓仙兒活動了一下僵硬酸痛的手。

    又過了一會,黎輝從工作臺上拿來一根九尾鞭。與幾根新的繩子,仙兒知道新的折磨就要來了。

    黎輝將仙兒雙手手腕舉過頭頂后再次綁住,只不過這次用的是更細的魚線。然后黎輝將仙兒的腰部綁在墻邊的一個柱子上,雙手像昨晚一樣吊起。而這一次的魚線勒得手腕的那種劇痛令仙兒不得不再一次踮起酸痛的玉足。而這時,的細針的“針板”放在仙兒的足弓下,仙兒頓時嚇出了一身冷汗。

    然而,真正的痛苦才剛剛開始。

    黎輝扯下了仙兒的灰色短裙,白色的蕾絲內褲在黎輝的眼前展露無遺。

    (突然感覺沒靈感了,原本設想的是最后讓一群人把仙兒奸死,但感覺好像沒什么創意,有沒有書友有好的方法,希望您能留言給予我幫助,為此,明天我回多更一章)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