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修真小說 > 武俠古典合集 > 人獸情[全集]
    一張放下蚊帳的床上“吱吱”地響著,不斷地傳來男女的呻吟和氣喘聲,這

    是高芳的丈夫王虎正在和親妹妹王丹兩人亂倫操穴。

    只聽王虎道:“看我再使勁操你幾下,能不能操的你泄出陰精來。”

    說完就聽床上一陣大響,王丹的高聲呻吟和嘻笑。大響停後,只聽王丹氣喘

    噓噓的笑道:“這幾下哥還是沒操出妹妹的陰精,只怕哥倒是快射精了吧?”王

    虎哼了一聲似在抓撓王丹的癢處,王丹哈哈笑個不停,接著就聽床“吱吱”地又

    響了起來。

    這樣響了半天,開始王丹還呻吟出聲,一會便呼呼氣喘,又響了一會,只聽

    肉與肉的撞擊聲越來越響,王丹高呼一聲,似是喜極,床便不動了。

    過了片刻,王虎道:“媽了個穴的,這次總算操出來了,累死我了。”

    王丹媚聲道:“哥,你看把我操的,淫精流了哪都是,我的屁股都濕了。”

    王虎笑道:“還不是你泄的太多,你的屁股濕了算啥,你沒看我的陰毛都濕

    透了。”

    王丹嗤嗤地笑著。笑著笑著,就聽王丹“哎呦”一聲,笑道:“妹妹有嘴有

    奶子的,哥怎麼吃起妹妹的穴來了。”

    王虎想是正在吮著王丹的穴,嘴里含糊著道:“這有妹妹流出的淫精,很好

    吃。”王丹被王虎吮了一會穴,也覺得舒服,不禁又呻吟起來。

    這時只聽門一響,王虎的妻子高芳回來了。今天高芳身穿絲裙,上穿花格襯

    衫,更顯得端莊典雅,絲毫沒有幾天前同她姐高潔和任飛、宋明四人淫亂時的淫

    蕩樣。

    高芳一走進屋,便聽見床上的呻吟聲,不禁皺了皺眉,走到床邊,道:“你

    倆也太不要臉了,這種勾當也是兄妹倆干得出來的?”忽見蚊帳掀起,只見王丹

    背倚著枕頭半躺著,全身一絲不掛,大叉著兩腿,王虎也是光溜溜的,正跪在王

    丹的兩腿間。

    卻見王虎笑嘻嘻一把抓住高芳的手道:“莫非夫人生氣了?”

    王丹也坐了起來,拉著高芳的手道:“來,嫂子也不妨一起玩玩。”

    高芳哼了一聲,在王丹的臉上輕輕拍了一下,忽又笑道:“好個小騷貨,還

    有臉說。”高芳這一笑,竟沒有了端莊,滿臉盡是淫蕩的神色。

    只見王虎一把把高芳拉上了床,抱在懷里,高芳笑道:“大白天,怎如此放

    肆,難道要強奸嗎?”叁人一起笑了。高芳又起身下了床,把門鎖好,又拉上了

    伍,窗簾,才脫下了裙子,兩條雪白的大腿使床上的王丹不住的贊嘆。

    高芳笑著脫光了衣服,施施然地走到床邊,被床上的王虎一把拉上床來,手

    便在高芳的陰戶摸了起來。王丹這時也爬了過來,手不斷摸著高芳的乳房和陰戶

    ,高芳笑道:“瞧你們兄妹都是一樣貨色。”

    王丹笑道:“我只是想看看咱倆的穴誰的好嘛!”

    高芳笑道:“還是你的穴好,要不你哥怎麼大白天就抱你上床,又是操穴又

    是吃穴的,可把你快活壞了。”

    王丹笑道:“你不也是一樣,大白天就回來,脫光衣服就上床,讓我哥操你

    的穴,急的要命。”

    說著,在高芳的陰戶上一陣揉搓,把個高芳摸得從陰道里不時滲出些淫水來

    ,王丹見狀忙將中指順著高芳的肉縫捅進高芳的陰道,使勁地抽插起來。高芳被

    王丹捅得哼嘰起來,呻吟道:“哎呦,你這個小穴養的,手指頭挺長呀,都捅到

    我的子宮里去了!”

    這時,王虎在高芳的耳邊問:“阿芳,怎麼樣?現在我用大雞巴操你的小嫩

    穴了?”

    高芳媚眼如絲,微喘道:“現在不操,我的穴不是癢死了?就是被阿丹這個

    小騷穴給捅壞了。”

    王虎聽了,便將高芳放倒在床上,高芳自然而然地叉開了腿。

    王丹又使勁地用手指在高芳的穴里捅了兩下,才抽出手指,只見王丹的手指

    上濕漉漉的全是高芳的淫液。

    王丹一邊把手指含在嘴里,吮著高芳的淫液,一邊道:“我來把你倆的雞巴

    和穴對上。”

    高芳笑道:“今天你這個小騷穴,怎麼不和我爭了?想是剛才被你哥操夠了

    吧!”

    王丹笑道:“你還真說對了。”

    這時王虎已經跪趴在高芳的兩腿間,用陰莖撞擊著高芳的陰戶,上面兩人嘴

    對嘴親吻著。

    王丹笑道:“哥,你別急嘛!我再給你倆服務服務。”

    說著,王丹把頭伸進兩人的下身,用一只手握住王虎的陰莖來回擼了起來,

    又把嘴靠近高芳的陰戶,伸出舌頭舔起高芳的穴來。

    王虎和高芳被王丹弄得都不禁氣喘起來,高芳呻吟道:“這個小騷穴在哪學

    來的花樣?挺舒服的。”

    王虎笑道:“阿丹,你挺雞巴騷呀,什麼都會。”

    王丹笑嘻嘻的道:“這點事情,小意思啦!”

    說著一口將王虎的雞巴吞進嘴里,用力吸吮起來,另一邊用手指插進高芳的

    穴里,摳弄起來。弄了一會,王丹從嘴里吐出哥哥王虎的陰莖,笑道:“差不多

    了,你倆就大力地干吧!”說著,將王虎的陰莖對準高芳的陰道,用力一推王虎

    的屁股,就聽“撲哧”一聲,王虎的陰莖齊根插進高芳的陰道里。

    就聽高芳哎呦一聲,叫道:“小穴養的,小騷穴,操你媽的,你想操死老娘

    呀?”

    王丹笑道:“芳姐,你想操誰?你是不是短了一段呀?”

    王虎也道:“你他媽的敢罵我老娘,看我操死你!”說著,將高芳的兩腿扛

    在肩頭,高芳的穴自然向上挺起,王虎就大力地抽插起來。

    只見王虎往外一抽陰莖,高芳的穴就往外一翻,王虎的陰莖只剩個頭在高芳

    的穴里。往里一捅,“撲哧”一聲,整個雞巴一點不剩地全都插進高芳的穴里。

    只操了幾下,高芳就呻吟起來,哼道:“虎哥,輕點操,小妹的穴要腫了。”

    王虎也不答話,只是飛快地聳著屁股,將陰莖在高芳的穴里狠操著。除了高

    芳的呻吟聲,就只剩下氣喘聲和操穴時發出的“嘰咕”聲。王丹把頭靠近兩人的

    陰部,看著王虎陰莖的抽插和高芳陰戶上的淫液出神。一時間,叁人無語。

    王虎的陰莖在高芳的陰道里抽插了半天,高芳邊向上挺著屁股迎合王虎的抽

    插邊呻吟著哼道:“阿丹,你哥的雞巴全操進我的穴里了嗎?”

    王丹笑道:“嗯,全操進去了,你倆的陰毛都纏在一起了。”

    高芳又哼道:“我被你哥操出來的淫水是不是被你哥的雞巴帶出來了?”

    王丹笑道:“帶出來不少呢,芳姐,你也挺騷呀!淫水淌出來不少。”

    高芳一聽,便更高聲呻吟起來:“虎哥,快點使勁操妹妹的小嫩穴……把我

    的淫水再操得多一些。哎呦,使勁呀!我快要泄精了……”高芳邊大呼小叫邊把

    屁股向上亂挺,王虎也使勁地操了起來。

    王丹在一邊看了半天,欲火又起,穴里又流出不少淫液,看著王虎和高芳猛

    烈地操穴,再也忍不住了,起身爬到了高芳的身上,蹲在高芳的嘴邊,氣喘道:

    “芳姐,我也受不了,你給我舔舔我的穴吧。”說著把穴坐在高芳的嘴上。

    高芳順勢含住王丹的穴,抱著王丹的屁股,伸出舌頭在王丹的穴上舔了起來。又過了一會,高芳“嗷”地一聲,推開王丹,挺起上身,屁股拼命地向上聳了

    幾聳,又重重地落下,穴口一開,陰精狂泄而出。王虎的雞巴被高芳的陰精一燙

    ,覺得舒服異常,更加沒命地操起高芳的穴來。

    高芳在泄精的快感中體味了一會,見王虎還在使勁地操著自己的穴,便道:

    “虎哥,你快點射精吧,妹妹有點受不了了。”

    王虎笑道:“你他媽的就圖自己舒服,不管老子的雞巴能不能受得了。”

    高芳呻吟道:“虎哥,妹妹我實在不行了,你操操阿丹吧!”

    王虎道:“也好。”

    說著把王丹推倒在床上,讓王丹跪趴著撅起屁股,王虎從高芳的穴里抽出陰

    莖,只見王虎的陰莖上濕漉漉的全是高芳的淫液。

    王虎把雞巴甩了甩,便從王丹的屁股後將粗大的雞巴慢慢地插進王丹的穴里。當王虎的雞巴齊根插進王丹的穴里後,王虎又將雞巴在王丹的穴里左右磨了兩

    下,然後兩手摟著王丹的細腰,猛烈地抽插起來。只聽王虎的小腑和王丹的屁股

    “啪啪”的撞擊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快。

    王丹兩手支著床,將頭擺得像撥浪鼓一樣,仰起紅潤的臉,幸福地呻吟著:

    “舒服,真舒服,哥的大雞巴真粗……真硬,操得妹妹的穴里癢癢的,酸酸的,

    好過癮。哥,再使勁操……再狠點操,哎呦!我要上天了,我要泄精了……”

    說著說著,只見王丹將屁股向後沒命地頂了幾下,嘴里“嗷嗷”地叫著,陰

    精已經狂泄而出。

    王虎此時也覺得快感來臨,抱著妹妹王丹的小屁股,把個陰莖如搗蒜般在王

    丹的穴里抽插著,接著一挺一挺地向妹妹王丹的穴里射出股股精液。

    叁人休息了半天,王虎才把陰莖從妹妹王丹的穴里抽出來,只見從王丹的穴

    口流出白白湯湯的液體,自然是王虎的精液和王丹的陰精了。王丹拿了一把衛生

    紙,先把自己陰戶上的淫液擦了擦,然後又在高芳濕漉漉的陰戶上擦了兩下。

    高芳拍著王丹的小屁股笑道:“阿丹今天表現的不錯。”

    王丹笑道:“我得拍拍芳姐的馬屁,要不以後你不讓我和我哥亂倫操穴,我

    的穴不得癢死?”

    高芳笑道:“哎呦,聽聽,聽聽,阿丹多不要臉,這種話也說得出口!”

    王丹笑道:“這有什麼?我哥就一個雞巴,咱倆有兩個穴,操誰不是操哇!”

    王虎笑道:“我看你倆都不行,加在一起還差不多,乾脆,以後我要操穴就

    把你倆弄在一起,咱們叁人同床共操,省得你倆有意見。”

    高芳笑道:“瞧阿丹這樣子,可不止你一個雞巴伺候,你說是不是,阿丹?”

    王丹笑道:“還是芳姐了解我,我的穴還真被不少大雞巴捅過。真還告訴你

    倆,我的小嫩穴還被大狼狗操過呢!”

    高芳驚道:“真的?”

    王丹笑道:“那還有假,我不是養個大狼狗嗎?有時,我倆就操一下。”

    高芳道:“哇!阿丹,和大狼狗操穴滋味怎麼樣?”

    王丹笑道:“味道好極了,芳姐,你要不要試一試?”

    高芳笑道:“試一試就試一試。”

    王虎笑道:“不行,你和狼狗操完穴,我再操你,我不成狗了嗎?”叁人都

    笑了起來。又聊了一會淫話,各自穿衣下床。

    王丹雖然才二十五歲,但卻極其淫蕩,連兄妹亂倫的事都干得出來,還有什

    麼干不出來的!王丹住著父母給的一室半的房子,整天沒什麼事情,就養了一條

    叫胖胖的大狼狗。別看胖胖長得又高又大,卻極通人性,被王丹給訓練的特別聽

    話。

    這天,高芳一下夜班,剛背著包出了醫院大門,就見王丹在醫院大門口站著。

    高芳迎上去笑問:“阿丹,你在這兒干嘛?”

    王丹笑道:“芳姐,我在等你。”

    高芳笑道:“等我?什麼事?”

    王丹笑道:“前兩天我和你說過跟我的那條大狼狗操穴的事,你不也說行嗎?昨晚我又跟我的大狼狗操了穴,真過癮呀!芳姐,你想不想干干?”

    高芳笑道:“那行嗎?”

    王丹道:“不干不知道,狗的大雞巴又粗又長,穴男人的雞巴好多了,操起

    來真穴養的過癮!”

    高芳道:“那我跟你去看看,你先跟你的寶貝大狼狗操操,行不行?”

    王丹笑道:“我的穴正癢著,還真想和我的寶貝大狼狗干干呢!走,芳姐,

    你去看看,和我的寶貝大狼狗操不操穴全隨你。”

    高芳笑道:“阿丹,你真行!走,我去開開眼。”

    兩人來到王丹家,王丹一開門,忽的一聲,只見一只渾身黑毛的大狼狗一下

    撲到王丹的懷里,伸出舌頭在王丹的臉上舔著。高芳見那只大狼狗足有半人高,

    油黑黑的,十分招人喜歡。

    只見王丹笑著拍著大狼狗的頭道:“別盡喜歡我,來親近親近姐姐。”說著

    將大狼狗的兩個前爪搭在高芳的肩上。大狼狗似通人性,將臉湊上去,伸出舌頭

    在高芳的臉上舔了起來。

    高芳只覺臉上熱熱的,癢癢的,不禁哈哈笑了起來道:“阿丹,你還別說,

    它還真通點人性。”

    王丹笑道:“什麼通點兒人性,簡直太通人性了。來,胖胖,叫聲姐姐。”

    大狼狗果真“汪汪”了兩聲。

    高芳笑著,打了王丹一下道:“誰是它姐姐!我要是它姐姐,我不成了母狗

    了?”

    王丹笑道:“進了這個屋,咱倆就都是母狗了,就等著這條公狗操穴了。”

    高芳嗤嗤地笑道:“誰跟它操穴呀!你是母狗,你跟它操穴吧!”

    王丹笑道:“芳姐,嫂子,你就別跟我裝純真了。”說著,關好門,將高芳

    擁到床上。大狼狗在後面搖著尾巴也跟著進來了。

    王丹笑道:“芳姐,你先把衣服脫了,我給你看一個好東西。”說著,拿出

    一盤錄像帶放進錄像機。只見是一盤外國的,畫面上一個金發碧眼的漂亮女郎正

    仰躺在床上,渾身一絲不掛,兩個大乳房特別尖挺,一只卷毛大狗趴在女郎身上。

    鏡頭拉近,照出陰部特寫,卷毛大狗那粗粗的紅紅的陰莖正插在金發女郎的

    陰道里快速抽動,金發女郎快活地呻吟著。

    高芳笑道:“阿丹,你都從哪里弄來這些東西?怪不得競弄些古怪的事,原

    來都有教材呀!”

    王丹笑道:“芳姐,咱倆也不是什麼外人,感情又好,經常在一起被我哥拿

    大雞巴操咱倆的穴,也沒什麼隱瞞的。我覺得好的事,我能把芳姐落下嗎?說句

    真的,和我這條大狼狗操穴,那滋味真是無法形容,過癮!”

    高芳笑道:“哎呦,阿丹,你還真想讓我當一回母狗呀!”

    王丹笑著撲到床上,把高芳摟在懷里,將手從高芳的衣服下擺伸進去,摸著

    高芳兩個大乳房道:“芳姐,我先當一回母狗讓你看看,看看我怎麼和我的寶貝

    大狼狗操穴,然後你再當母狗,讓我的大狼狗使勁操你的騷穴,它能把你操的汪

    汪叫。”

    高芳聽的春心蕩漾,笑道:“那你就快點表演吧。”

    王丹笑道:“哎呦,怎麼?芳姐,你還著急了?”

    高芳笑著打了王丹一下:“死騷穴,敢笑話你嫂子。”兩人說笑著從床上爬

    起來,把身上的裙子、襯衫、乳罩、褲衩脫了個精光。

    大狼狗正蹲在地上看著錄像,王丹打了一個呼哨,大狼狗就迫不急待地忽地

    竄到床上,嚇得高芳叫了一聲。

    王丹笑道:“芳姐,別怕,我這條大狼狗特通人性。來,寶貝,給你芳姐姐

    舔舔穴。”

    高芳笑道:“阿丹,我不敢,別咬我一口。”

    王丹笑道:“芳姐,沒事。”說著壓在高芳的身上,兩手分開高芳的兩條大

    腿,把高芳的陰部露出來。

    那大狼狗伸出長長的大舌頭,先嗅了嗅高芳的穴,便上下左右地舔起高芳的

    穴來。高芳剛開始叫了幾聲,嚇得一動也不敢動。但狗的舌頭又熱又軟又長,沒

    舔幾下,高芳的穴里就流出淫水來。大狼狗舔著高芳的淫水,更加起興,把個大

    舌頭順著高芳的穴縫上下使勁地刷著高芳的穴。

    沒一會,高芳就呻吟起來:“阿丹,真舒服……太刺激啦!哎呦,使勁舔,

    把姐姐的穴里舔出更多的水,好讓你操。阿丹,它的舌頭真長、真熱呀!”

    王丹趴在高芳的身上,親了一下高芳,笑道:“芳姐,怎麼樣?我說的沒錯

    吧?”

    高芳呻吟道:“沒錯沒錯。哎喲……輕點……太舒服了!”

    王丹笑道:“芳姐,你剛才好像說讓胖胖叫你姐姐,那你不成了母狗了嗎?”

    高芳笑著打了王丹一下:“就你狗嘴說,我就是母狗,你也跑不了。汪汪,

    我咬死你!”王丹笑著把臉貼過去,把舌頭伸進高芳的嘴里,吻了起來。高芳也

    伸出舌頭在王丹的嘴里吮起來。

    下面的大狼狗由于高芳的淫湯浪液分泌太多,越舔越起勁。

    倆人吻了一會,王丹吐出高芳的舌頭,氣喘道:“芳姐,咱倆都是母狗,咱

    倆等一會都讓這條大公狗操咱倆的小嫩穴,行嗎?”

    高芳也氣喘道:“我愿意當它的小母狗,快點讓狗雞巴操我的狗穴吧!阿丹

    ,你看我的狗穴是不是都濕透了?”

    王丹笑道:“芳姐,我還沒叫大公狗舔呢!我的小狗穴就濕透了。來吧,芳

    姐,我的狗穴太癢了,我先當一回小母狗,讓你看看大公狗是怎麼操小母狗的。”

    倆人說著起身,王丹拿過一個枕頭放在床中央,自己把屁股坐上去,仰躺在

    床上,叉開雙腿,高芳坐在王丹的旁邊,拿手順勢在王丹的穴上摸了一把,摸了

    一手的淫液,高芳笑道:“阿丹,你的小狗穴水還挺多呀!”

    王丹笑著摸了高芳的乳房一下,對大狼狗叫道:“胖胖,過來,看姐姐把小

    狗穴給你準備好了,你快過來拿你的大雞巴操狗姐姐的小狗穴吧!”大狼狗早就

    等的不耐煩了,聽王丹一叫,樂得“汪汪”叫了兩聲,忽地作人立狀,只見胯下

    一條二十五六公分長的陰莖又紅又硬,昂然挺立,比常人的陰莖大了許多。

    大狼狗輕輕一跳,跳上床,往王丹的兩腿間一撲,將大雞巴在王丹的穴上亂

    頂亂撞,把王丹弄的哈哈笑道:“芳姐,你看它急的!來,芳姐,你先熟悉熟悉

    咱倆的狗丈夫,把咱倆狗丈夫的大雞巴對準我的小狗穴,我先和咱倆的狗丈夫來

    個人獸操穴。”

    高芳笑道:“行,我現在也不怕它了。”

    說著伸手握住大狼狗的陰莖,驚訝地叫了一聲:“哇,阿丹,狗雞巴怎麼這

    麼熱呀?”

    王丹笑道:“這就是為什麼和狗操穴過癮的原因,它的大雞巴能把咱倆的小

    狗穴燙得舒舒服服的。”

    高芳笑道:“原來如此,來吧,阿丹,我要把咱倆丈夫的雞巴捅進你的小狗

    穴啦!”

    王丹笑道:“不對呀,芳姐,我哥不是你丈夫嗎?怎麼又來一個?”

    高芳打了王丹一下,笑道:“這不是咱倆的狗丈夫嗎?咱倆現在不是小母狗

    嗎?”說著,把王丹的兩片大陰唇分開,露出了粉紅的陰道口,將大狼狗的陰莖

    對準了王丹的陰道,激動地道:“阿丹,人和狗就要操穴了。”

    這時只見大狼狗感覺到大雞巴碰到了陰道口,把腰往前使勁一頂,“撲哧”

    一聲,整根狗雞巴全部插進王丹的穴里。王丹“哎喲”一聲,吸了口氣。大狼狗

    可不管那許多,飛速地將大雞巴在王丹的穴里插進抽出。

    高芳驚訝道:“哇,狗操穴抽插的這麼快呀?阿丹,我簡直看不出狗雞巴在

    你穴里是捅還是抽。”

    王丹這時已經被大狼狗操的美麗的臉上泛著潮紅,呻吟道:“芳姐,你不知

    道,狗操穴就這麼快,它是動物嘛。十個人加起來,也沒它的速度快,速度快再

    加上狗雞巴熱,哎喲!啊啊…我寧愿讓狗操我一分鐘,也不讓人操我一小時。”

    “啊……天呀,我…我…我要不行了,太舒服了,親親狗丈夫,使勁操你的

    狗姐姐,使勁干你的小母狗,啊……我是你的寶貝,芳姐,看看,咱倆狗丈夫的

    狗雞巴在我的狗穴里嗎?”

    高芳哪見過這個陣勢,聽著王丹的淫聲浪語,穴里又分泌出一灘淫水,伏在

    王丹的臉邊,氣喘道:“阿丹,我也愿意當狗姐姐,我也當小母狗,我要讓狗雞

    巴捅我的狗穴,把我的狗穴捅爛。來,阿丹,快讓狗丈夫操操我的小狗穴,我還

    從來沒和狗操過穴呢!”

    這時大狼狗操穴的速度一點也沒減,只見又紅又粗的陰莖如搗蒜般在王丹的

    穴里飛快地操著。

    王丹已由呻吟變成氣喘了,嘴里哼道:“狠心的狗丈夫,你要把你的狗姐姐

    操死呀。哎喲!芳姐,我的親親狗雞巴,啊啊……不行了,操死我了!”

    說著說著,“嗷”地一聲,帶著哭腔叫道:“啊…啊……舒服死了,不行了

    ,我要泄精了,哎喲,來了……”說著,兩手抱著大狼狗的腰,迎著大狼狗飛快

    的抽插,將雪白滾圓的大屁股沒命地向上死頂,沒頂幾下,“啊”地一聲,屁股

    重重地落在床上,只剩喘氣了。

    高芳見狀,急忙抱著大狼狗的腰往後一拉,把狗雞巴從王丹的穴里拉出來。

    又急忙跪趴在床上,把圓圓的大屁股對著大狼狗,扭頭對大狼狗氣喘道:“親親

    狗丈夫,來,我是真的小母狗,狗操穴不都是這個姿勢嗎?快來,我的狗丈夫,

    小狗穴都準備好了。”

    大狼狗本來在王丹的穴里操的挺過癮,忽然被拔了出來,正要發火,見又有

    一個雪白的屁股在眼前,便忽地一聲,撲在高芳的背上,兩只前爪往高芳的肩上

    一搭,挺起粗大的狗雞巴就往高芳的穴里捅。捅了幾下,沒捅進去,急的呼呼直

    叫。

    高芳氣喘著道:“親親,別著急,來,狗姐姐幫你把狗雞巴插進狗姐姐的穴

    里。”說著,一只手著床,一只手從跨下伸過去,握住大狼狗的大雞巴,先在穴

    口磨了幾下,然後把狗雞巴對準自己的陰道口,把大屁股往後一頂,“撲哧”一

    聲,狗雞巴整個插進穴里去了。

    高芳哎喲一聲:“好燙、好粗哇!”這時大狼狗開始死命地操了起來。

    由于高芳是跪趴著,這個姿勢狗雞巴插入的更深,大狼狗每抽送一下,狗雞

    巴都捅在高芳的子宮口,把高芳操的又痛又酸,便想往前爬爬,好讓大狼狗操的

    淺一點。

    怎奈大狼狗兩只前爪死死地壓在高芳的肩上,令高芳一動不能動。

    大狼狗把狗雞巴在高芳的穴里使勁地操著,高芳剛開始還覺得又痛又酸,沒

    被大狼狗操幾下,就覺得穴里火熱火熱的,加上大狼狗的抽插速度高芳從來沒有

    感覺過,高芳馬上就被大狼狗的狗雞巴給征服了。

    只見高芳把頭甩得像撥浪鼓一樣,高聲呻吟道:“哎喲……好熱,好舒服,

    啊……太過癮了,狗哥哥,你就使勁地操你的狗妹妹吧,狗妹妹我把我的狗穴全

    給你,讓你隨便操,啊…啊…使勁……再操深點,喔……好熱。太好了,干死我

    吧!親親狗丈夫,哎喲…狗哥哥,快把狗妹妹的小狗穴操爛,哎喲…哎喲……”

    高芳邊淫蕩地叫著邊配合著大狼狗的抽插把屁股向後亂頂,穴里分泌出大量

    的淫水,被大狼狗飛速的抽插帶出來,順著大腿往下淌。大狼狗也就是操了能有

    兩叁分鐘,就把高芳操的高潮來臨,嘴里嗷嗷地叫著:“快!狗哥哥,再快點!

    再使勁點操狗妹妹我的小狗穴,狗妹妹我要來了,哎喲……我要舒服死了,啊…

    啊…不好,來了來了……”

    說著,兩手支著床,把大屁股向後沒命地亂頂亂撞,穴口一開,一股濃濃的

    陰精狂泄而出。高芳再也堅持不住,兩手一軟,趴在床上。

    這時大狼狗被高芳的陰精一燙,也是興奮異常,把狗雞巴也使勁地捅了幾下

    ,便深深地插進高芳的穴里,伏在高芳的背上不動了。

    高芳趴了一會,就覺得穴里的狗雞巴越來越粗,撐得陰道漲漲的,知道大狼

    狗要射精了,便想把狗雞巴從陰道里拔出去,高芳不想讓大狼狗的精液射進自己

    的穴里。哪知高芳一動,大狼狗就死死地壓在高芳的身上,不讓高芳動。

    高芳覺得穴里的狗雞巴越來越粗,把陰道撐的像要裂了似的,便回頭對大狼

    狗道:“狗哥哥,你把狗妹妹的穴都操完了,還拿大雞巴撐狗妹妹的穴,狗妹妹

    可不和狗哥哥好了,以後狗妹妹我可不讓你操我的穴了。快點把狗雞巴拔出去,

    狗妹妹的小狗穴都快要撐裂了!”

    大狼狗還是不聽,高芳拍了王丹一下道:“阿丹,醒醒,起來,你看咱倆的

    狗丈夫欺負我,不把狗雞巴從我的小狗穴里拔出去,怎麼辦吶?”

    王丹坐起來一看,笑道:“芳姐,哎喲,狗丈夫愛上你了,要在你的狗穴里

    射精呢!”

    高芳道:“阿丹,我可不想讓它的精液射進我的穴里。”

    王丹笑道:“芳姐,狗丈夫現在不射不行啦,你的小狗穴就接著吧!你沒看

    見狗操穴的時候,交在一起,人拿棒子打都打不散?那是狗要射精的時候,狗雞

    巴變粗,從穴里拔不出來。”

    高芳急道:“那怎麼辦?我的狗穴都快要撐破了!”

    王丹笑道:“誰讓你那麼急,把狗雞巴整個都插進你的小狗穴里?芳姐,撐

    一會吧!等一會狗丈夫射完了精,就能拔出去了。”

    高芳哼唧道:“哎喲,漲死我啦!哎喲,狗丈夫射了一股,啊…又來一股,

    好燙…好燙……狗哥哥,射吧!狗妹妹給你生一窩小狗,哈哈……”

    王丹笑道:“芳姐,怎麼狗姐姐變成狗妹妹啦?”

    高芳笑道:“剛才狗哥哥操得我要死了,我就成了狗妹妹啦!”

    王丹笑道:“說句真的,芳姐,咱倆的狗丈夫怎麼樣?和狗丈夫操穴怎麼樣?”

    高芳笑道:“以前不知到和狗操穴這麼過癮,今天和狗丈夫一操穴,覺得男

    人都不行了,哎喲!狗雞巴也太粗了,漲得我的小狗穴又癢起來了,哎喲……不

    行……”說著,又支起上身,將白屁股向後頂了起來。

    王丹笑道:“芳姐,你的小狗穴真能操呀!都這時候了,還想著操穴吶!”

    高芳笑道:“哎喲,阿丹,真的太癢了。不行,我自己使不上勁,來,阿丹

    ,你幫我推著點狗丈夫,別讓它亂動。”

    王丹笑著用手頂住大狼狗的屁股道:“芳姐,行了,你就使勁往後頂吧!”

    高芳聽了便嘴里哼唧著把屁股往後一下一下地頂了起來。沒頂幾下,嘴里就

    “嗷嗷”地叫了起來:“哎喲,可快活死我了!!我又要泄了……啊啊……泄了

    ,來了……噢,我死了……”穴口又是大開,陰精狂泄而出。

    大狼狗被高芳的陰精一激,把狗雞巴里的精液又一股一股地射進高芳的穴里

    ,這才從高芳的穴里拔出狗雞巴,一跳下床,趴在地上呼呼喘了起來。

    只見從高芳的穴里流出一大灘高芳的陰精和大狼狗的精液,混混湯湯的一大

    灘,順著高芳的大腿往下淌。

    王丹拍著高芳的屁股笑道:“芳姐,你這回可過了癮,看你泄了這麼多精!”

    高芳趴在床上,無力地哼唧道:“阿丹,你真行,讓大狼狗操了這麼多回,

    我真羨慕你,阿丹,以後你讓我多來幾回,我還要和我的狗丈夫操穴,我要讓我

    的狗丈夫把我的狗穴操爛。”

    王丹摸著高芳的屁股笑道:“芳姐,你放心,以後的機會有都是。實在不行

    ,乾脆把我哥也叫來,讓你的狗丈夫、人丈夫一起操你。”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