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我的性福生活 > (九)馬淑嫻
    我在家旁的初中,認識了一個叫馬淑嫻的女孩,今年剛剛13歲她人長的很漂亮、嫻靜,扎著兩條馬尾辮,還時不時地甩來甩去。最讓我驚訝的是她的身材,嬌小幼嫩的身體,身材勻稱優美,胸部不太大,隔著開春穿著的薄羊毛衫,似乎隱約看見馬淑嫻小小乳房,常常看著看著,就會產生粉嫩的乳頭好想要鉆出羊毛衫的縫隙出來透氣的錯覺。每次這個時候,我的小弟弟也會異常同步地挺立起來,經常不得不轉移視線來暫時壓抑心中欲火。

    后來我得知,馬淑嫻以前練了有5年的舞蹈。怪不得身材這么完美!

    體操服、練功服這種緊身的穿著是我的最愛,我腦中開始勾勒邪惡的畫面—:馬淑嫻穿著緊身的練功服,渾身汗水,下體從緊窄的體操服滲透出淫水,隨著音樂的旋律扭動著尖尖翹起的臀部,而淫水一滴一滴落在木制的地板上,和汗水混雜在一起,散發著淫靡的味道。雖然拼命地咬緊嘴唇,但仍然抑制不住下體不斷快速運動、摩擦帶來的,猶如電流一般的陣陣快感,隨著音樂呻吟著。“啊,啊啊……唔唔……”不斷涌出的淫水,已經在純白色的柔軟連褲襪上劃出一道道溝壑,順著豐滿的大腿慢慢地流淌下來。被沾濕的褲襪,越發緊密的貼在大腿細嫩的肌膚上。濕潤的面積在逐漸擴大,漸漸地,包裹著整個臀部和大腿部分的白色褲襪被粘稠的淫水完全浸濕了。象征著氣質與純潔的舞者的白色褲襪漸漸變了色彩,呈現出欲求不滿的年輕肉體那充滿誘惑的肉色。就好像膝蓋以上的部分被脫光了一樣!露出讓人目不轉睛的少女最優美的地方。這種場面的馬淑嫻好像在說,在觀看我跳舞的觀眾,你們可以隨便地摸我那里。我的大腿內側是向妳們開放的,來吧,每個人伸出一只手,撫摸那里,讓我滿足吧!“啊……再來,再來……啊啊,唔唔……我受不了了!好難受……想要……想要插進來……什么東西也……快啊……快……啊啊……插我!!……”令人難以置信的話語在音樂的間隙迸發出來,這種淫蕩的話竟然出自美麗純真的馬淑嫻之口。終于音樂到達了最高潮,馬淑嫻在激烈的奔跑中一個旋轉的跳躍,大量的液體霎時間從她的下體飛散開來,猶如天女散花一般。這些淫水完全控制不住地從馬淑嫻的體操服中不斷流出,在空中飛散著。在室內燈光的照耀下,仿佛滿天的群星圍繞在不斷嬌喘的少女周圍。這時候馬淑嫻已經完全放棄了少女的矜持,放肆地任由體內的分泌物肆意拋灑,一條條的細細的線,從她的身體下方流淌到地板上,源源不絕,如同瀑布一般。最后,馬淑嫻躺在滿地的淫液當中,渾身被粘答答的淫液包裹著,身上的體操服完全被浸濕,變得透明。在別人眼中沒有任何秘密可言的裸體少女,喘息著,掙扎著,象是被繭縛住的蠶,動彈不得。馬淑嫻的手終于忍耐不住,伸向小腹下方的處女地,做出了整個舞蹈中最為下賤的姿勢。她緊閉著雙眼,嘴角邊唾液無法抑制地流淌出來,身體在濕漉漉的地板上痙攣著,顫抖著,用盡最大的力氣形成一座身體的拱橋,拱橋的制高點是她那還未長出陰毛的私處,渾身液體的源頭出口。馬淑嫻這樣的姿勢好像在賣弄的引以為傲的處女陰部,在聚光燈的照耀的下,她的陰部取代她本人成為舞臺上最受矚目的舞者。聚光燈灼熱的光線直接照射著,刺激著陰部的伸縮。馬淑嫻興奮地無法自持,伸向陰部的手不停地顫抖著。就在馬淑嫻中指接觸陰道口的一剎那,一股暖流從屄洞中噴瀉而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透明弧線。音樂嘎然而止,馬淑嫻柔軟的身軀倒在一片汪洋中,濺起一陣水花。在舞蹈的最后,她高潮了。

    我從幻想中醒來,心中欲火熊熊,現實中的馬淑嫻純真而又高傲,追她的男生很多,她卻都不屑一顧。我笑了笑,高傲?我上過的女生哪個不高傲?結果呢?呵呵……

    我決定要將馬淑嫻弄到手,讓她成為我的專屬玩物。

    今天是元旦,馬淑嫻的學校開元旦慶典,作為學校的曾經的學生,我也來參加了慶典。馬淑嫻有節目,跳芭蕾,所以她今天穿了芭蕾舞的專用服裝,一身的白色將馬淑嫻襯托得格外的清純,誘人。“今天,你將成為我的女人,馬淑嫻。”我在心里說。

    我知道,馬淑嫻的家里沒人,她的父母出差了,起碼還得兩三天才會回來。這真是天助我也!

    散會很久了,學校里只剩下我和馬淑嫻。馬淑嫻在找她的鑰匙,她本是放在教室的柜子里的,可是現在怎么也找不到。要知道,沒有鑰匙她可回不了家!

    我淫笑著摸摸口袋的鑰匙,是的,鑰匙是我拿的,不然我怎么有機會留下馬淑賢呢?

    我走過去,站在馬淑嫻的背后。焦急地找著鑰匙的馬淑嫻完全沒有發現我的存在。我慢慢靠近之后,突然將手伸向馬淑嫻身體上我最夢寐以求的地方——她的椒乳。我的雙手從后面一把抓住了馬淑嫻的胸部。“啊!你干什么?”突如其來的行動讓馬淑嫻嚇了一跳,她轉過頭驚恐地望著我。“不要擔心,我只是來滿足你的欲望的!”我顧不上那么多,拼命地揉搓馬淑嫻的乳房。雖然隔著舞衣,但是馬淑嫻的椒乳仍給了我極佳的手感!我不禁對即將到來的直接撫摸興奮不已。“放開我!”馬淑嫻本能地拼命掙扎,“快放開我,我要叫人了!”她不知道,越是掙扎越是能夠激發男性最原始的欲望。我抓住馬淑嫻的頭發,狠狠地告訴她:“那叫吧,盡情地叫吧。教室的門已經關上了,門外是怎么也聽不到的。而且學校現在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嚇住了,馬淑嫻雙眼充滿了恐懼,卻不再大聲叫喊了。“這就好,好好享受吧。”我一只手完全捏住馬淑嫻的乳房,另一只手摟住她的腰部將她拽起來放到課桌上。

    “啊……啊啊!!……不要啊,求求妳!”馬淑嫻的聲音帶著哭腔,這讓我更加興奮。我發瘋地揉捏她的乳房,擠壓著,揉搓著,好像在捏兩團面團一樣。“啊!痛!痛啊……!”“隔著衣服妳就喊疼了,待會兒老子要把它擠出奶來!”我完全不理會,來回在馬淑嫻的椒乳上做著高速的擠壓運動。“啊…………啊……救命……痛啊、啊、啊……痛死了……救命……救我……啊!!”

    今天這個小美女就要落在我的手里,讓她好好享受人生的第一次吧。這么想著,我的另一只手便從馬淑嫻的臀部向上移,伸到舞衣的里面,哈哈,她的舞衣下竟沒穿任何東西。我不急于向上,而是在馬淑嫻的細嫩苗條的腰部愛撫著。我的手在馬淑嫻敏感的細腰來回游走,從她的后背一點點地滑動至小腹,撫摸到少女的肚臍眼,并伸入一根手指摳摸起來。

    大概因為腰部的敏感,馬淑嫻的喊聲漸漸地停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不停的喘息和拼命抑制的笑意帶來的奇怪聲音。“啊,呵……哦,不,不要……呵……啊啊……啊啊……不,那兒,不要……啊……”“怎么,有感覺了嗎?被這么一摸就希望我的東西插進來吧?”我發現局勢變得有利,便開始用淫靡的語言刺激馬淑嫻。“妳……妳是個……變態……啊……啊啊啊啊!”我的手指開始不安分了,它深入少女的肚臍眼,摳挖著,少女純潔無暇的身體,就這樣被我玩弄。

    我又將手指伸到她面前,讓她含住。馬淑嫻掙扎著不從,我就加力抓她的椒乳。馬淑嫻忍受不了乳房的劇痛,決定妥協。“不要,不要擠了……啊……我舔……”說完,她顫抖著伸出舌頭,她的舌尖只是輕微碰觸了一下便本能地縮了回去。我可沒那個耐心好好教育馬淑嫻如何吃東西,趁她嘴巴張開的時候,把手指伸了進去。“嗚……”“不準咬哦,否則……”我在左手上又加了點力。她連忙點點頭。伸進去的手指在馬淑嫻的口腔內肆意地攪動,好爽的感覺。“不準吐哦!”我用手緊緊摁住馬淑嫻的嘴唇,我看見她的喉嚨一陣滑動,眼淚也立刻流了下來。

    我可顧不上這些,將右手繼續放在她的嘴里面攪動,用牙齒咬住她的舞衣開始向上拉。馬淑嫻光滑的后背露了出來,此時她已經香汗淋漓。我憐香惜玉地用舌頭一點一點地舔著馬淑嫻身上的汗液,每舔一下,我就感覺馬淑嫻的身體一陣顫抖,看來練舞蹈的女孩身體,到處都是可以開發利用的敏感地帶。

    “馬淑嫻,妳知道嗎?你班上的每個男孩都想干妳。妳的身體白嫩苗條,是男人都想咬一口。我不會讓妳的椒乳和陰道孤單太久的,一會兒我要讓妳渾身的液體都迸發出來!讓妳分不清是乳汁、尿水還是淫水……”

    “嗚……嗚……”因為我的手指,馬淑嫻沒辦法正常講話。她的屈辱和無奈都在臉上表現出來,而臉漲的通紅,加上眼角的淚光。比起平日更多一份嫵媚動人。我在馬淑嫻的身上四處貪婪地舔食著,故意讓自己的唾液在她光滑白皙的后背上四處奔流。

    馬淑嫻本身身體向下,再加上胸部在我一系列的刺激之下變得越發聳立,馬淑嫻趕忙本能地捂住胸部。“別妨礙我!”我大呵一聲,把右手抽出來在她的屁股上狠狠打了一下。“啪!”“啊!!!”嘴巴解放了的馬淑嫻痛的大聲地叫了出來。“說,請我幫妳擠奶!!”馬淑嫻拼命搖頭,讓一個青春少女說出這種話,恐怕她是死也不愿意。不過在今天這種情況,是由不得她的。“啪!啪!啪!!”連著叁下,一下比一下重。馬淑嫻粉嫩的屁股,估計已經變得通紅了。“啊……求求妳……啊啊!!……我說……我說……啊啊……別打了……我說!”馬淑嫻完全屈服,這讓我徹底地興奮起來。我相信,這次馬淑嫻的舞蹈是由我親自掌握了。“……請妳……幫……幫我…………擠……擠奶……”“聲音小的像蚊子哼哼一樣!說大聲點,否則屁股倒霉哦!!”馬淑嫻沉默了一會兒,她咬了咬嘴唇,知道在現在她沒有選擇。“……請妳幫我擠奶!從我這頭奶牛的小奶頭中用力擠出奶來吧!!”馬淑嫻說完,大聲地哭起來。身體也越發地顫動。這很好,這就是我要的感覺。

    沒有這種感覺,強奸就沒有意義了。

    “好!是妳自己說的哦。”我把馬淑嫻的舞衣徹底脫了下來,將她的身體扶起來,變成跪坐在桌上的樣子。然后雙手用足了力氣揉捏擠壓著她的椒乳。“啊啊啊啊啊!!痛啊啊!!…………求妳啊…………輕一點……啊啊啊啊啊啊啊!!輕一……求妳……”馬淑嫻的乳房早已經被蹂躪得發紅。我的手指開始移動到乳頭上,在一陣愛撫之后,我用拇指和食指夾住兩邊的乳頭,來回高速地摩擦。稚嫩的少女乳頭哪里能夠經受這樣的折磨,早已經開始充血,乳頭漸漸從粉紅變成帶血色的紅色。乳暈也開始漸漸擴大。“啊,求妳了…………不要在乳頭上……啊啊……請不要……再捏了……我要……我要痛死了……”這樣粗暴的玩弄馬淑嫻的椒乳是我的夢想,今天逮到這個機會還不好好利用?我揉捏著馬淑嫻的椒乳,而馬淑嫻開始變得麻木。我開始不滿意她的表現了。

    “妳這個騷貨!”我用力打在她的屁股上。“啊!”這劇烈的疼痛將馬淑嫻從屈辱的麻木中喚醒。我故意壞壞地問她:“妳是不是已經被男人玩過了?被全班的男生干過吧?!”“沒有,我沒有!!”馬淑嫻滿面通紅地極力辯護著。“還說謊!”我拽住兩個乳頭,向不同的方向拉扯著。

    頓時,馬淑嫻疼的身體不斷晃動。“不能那樣……啊啊……我真的沒有…………我是處……處女啊……”我就是在等這句話!我再次將她推倒在桌子上,開始脫她的裙子。“是嗎?那我就來檢查一下,是不是真的處女!”“不要,那種地方…………不要啊……”

    馬淑嫻預感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拼命地掙扎著。不過,怎么樣的掙扎都無濟于事的,只能增加我的快感而已。我粗暴地將馬淑嫻的裙子從不斷扭動的屁股上拉下來,然后將她的純白色小可愛一下子撕開!

    “啊!”白凈柔軟的屁股,在這開春的夜晚還在向外冒著濕潤的熱氣。嫩滑的屁股上雖然多了幾道我的巴掌印,但仍然俏皮可愛地晃動著,好像在向我的小弟弟召喚,快點開發這塊柔軟多汁的處女地。

    馬淑嫻的臀部真是極品。腰部至屁股的曲線十分明顯,而這種又翹又嫩的屁股在亞洲女孩中是比較少有的。看來和她經常做的柔軟體操有很大關系。而手在馬淑嫻微熱的屁股上來回游走的感覺,難以用語言來形容,如同絲綢一般的順滑自然。我順著股間的裂縫緩緩下探,當碰觸到那片處女地的時候,懷中的身體猶如觸電般地顫抖了一下。“求妳了,放過我吧……求求妳……”雖然已經被折磨得口齒不清,但馬淑嫻還是不愿放過任何一個機會求我放過她。可惜,從一開始,結局就注定好了的。

    惡狼怎么會讓到手的小羊羔跑掉呢?

    “老老實實地讓我檢查一下。”我將中指緊緊地貼著馬淑嫻股間的肉縫,緩慢的上下移動著,在肛門和陰道口之間反復地刺激著馬淑嫻的敏感地帶。手指傳來濕熱和肉壁皺褶的奇妙觸感,馬淑嫻陰道附近也分泌出粘稠的液體來。

    馬淑嫻的反抗顯得徒勞無力,她的手因為乳房和陰部的雙重侵犯而兼顧不得,她不斷扭動的腰肢,反而更加激發我的欲望。

    是時候了!馬淑嫻帶有快感的喘息漸漸代替了大聲的喊叫和掙扎,身體也開始下意識地配合我的愛撫,下體分泌出的愛液慢慢開始泛濫。我猛然將中指插入馬淑嫻緊窄的陰道。“呀!!……不要!”“害羞什么?妳這淫蕩的身體正在拼命吸我的手指呢……看看妳的下面有多濕吧。”的確,馬淑嫻未經開發的幼嫩處女陰道緊的可怕。如果沒有淫水的潤滑,恐怕一根手指都很難插進去。現在我想抽插都要費九牛二虎之力。不過,很快的,我就會把她的下半身變成濕潤的巨大洞穴,迎接我的寶貝臨幸。

    馬淑嫻亦知道自己快要失身,努力地踢著雙腿,希望用最后的余力捍衛著自己最寶貴的貞操。不過這種防衛措施當然不會對我這種熟手奸魔構成影響,我一瞬間已抓著馬淑嫻踢動中的雙足,再緩緩的向外拉開,展露出少女未經人事的秘壺。我馬上將臉孔緊貼著馬淑嫻的蜜唇,一邊吸啜著馬淑嫻的唇瓣,一邊將舌頭伸入馬淑嫻的膣壁之內,蹂躪著內里敏感的陰道壁。我聽到馬淑嫻已開始發出呻吟,看來也是上馬干她的時候了,我馬上放下馬淑嫻的右腿,只緊緊拉著馬淑嫻的左邊大腿,將馬淑嫻擺弄成片足持上位的體位,同時間我亦緩緩的站直身軀,將早已發硬的陰莖準確無誤地送入馬淑嫻的處女陰道之內。

    馬淑嫻的陰道內生出了撕裂的痛楚,令她不由自主地哭叫著,同時馬淑嫻感覺到一根火熱粗大的肉棒正不斷地塞入自己的下體內,正擠開了自己緊窄的陰道,開發著自己的處子之軀。而隨著我火熱的龜頭觸及她的子宮口,馬淑嫻亦明白到,她的身體已盡在我的掌握之中。

    我看著緩緩沿著肉棒滴出的處女血絲,與及刺破馬淑嫻陰道內那柔軟瓣膜的美妙感覺,令我明白到,馬淑嫻的貞潔已徹底敗壞在我的胯下。我慢慢展開了活塞運動,體會著馬淑嫻的緊與窄,馬淑嫻不愧是練舞之人,就算是陰道膣壁內的肌肉她都充滿彈性,帶給我有別於一般的快感。尤其是每當我用碩大的龜頭磨擦著馬淑嫻陰道內的每一條肉紋時,那種貼身的擠壓感覺,就好像是馬淑嫻的陰道是為我的肉棒度身訂造一樣。而更美妙的是,馬淑嫻已慢慢在我的抽頂之中生出了感覺,不單已不再作出反抗,更慢慢享受著我的抽送活動,明顯地在體會著做愛的樂趣。我亦享受著那種將純真少女調弄成我專用婊子的成功感,同時猛烈地狠插著馬淑嫻的嫩穴,將她推上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我感到馬淑嫻已經失去反抗的能力,于是將她按在地上,然後再將她的雙手從後反剪鎖起,同時緊按著馬淑嫻的下身,保持著我的陰莖活動自如。馬淑嫻亦由一個小小的姿勢轉變而體會到更高峰的快感,隨著我的龜頭重重撞擊著她的子宮,馬淑嫻甚至感覺到不單是自己的矜持,就連她的靈魂都像被我干到四分五裂。耳邊聽著那屬於自己的呻吟聲,馬淑嫻連想也不曾想過自己會發出連種充滿媚態的浪叫,唯一只感覺到,她饑渴的體內正渴望著我的抽插,渴望著我,用我的某種液體去將她的子宮徹底灌滿。而隨著我狠干中的陰莖暴漲了一圈,陰道內的溫度不斷上升,馬淑嫻終於知道我亦到了要射的時候,渴望精液的她已只能本能地將下腹向後一頂,同時開放著少女的子宮小口,等候著我精液的注入,就算因此而懷孕也心甘情愿。我緊緊地按著馬淑嫻,將龜頭抵在少女的子宮口上,白濁的奔流已無法再作抑制,一股腦兒狂泄射入馬淑嫻的子宮之內,初次品嘗到男人精液的少女子宮亦同時被那灼熱的白濁樹汁灼燙得進入了極樂狂喜的境地。無數的精液由我與馬淑嫻的接合處溢出,顯示出馬淑嫻的身體已被我所注滿,不過馬淑嫻那緊窄的陰道卻仍緊緊的咬著我的肉棒吸啜著,不肯放過可擠取的每一滴精液。

    我粗暴地推開了馬淑嫻,取出了相機,拍著馬淑嫻那飽受凌辱摧殘的赤裸嬌軀。馬淑嫻感到她最羞恥的狀態被我一一拍下,卻再沒有任何馀力阻止,只能發出悶絕的表情與凄厲的哭叫聲,可惜這兩樣東西卻偏偏是我的最愛。心滿意足的我冷笑著打量地上全裸的獵物,她本是那么高傲純潔,不過最後還是淪為我的肉便所,一個專供我發泄欲望的地方。我在馬淑嫻面前淫笑道:“小婊子,現在就用你的嘴好好服侍我一下。”也不待馬淑嫻作出反應,我粗長的陰莖已硬塞入她的櫻唇之內,龜頭一下一下的撞擊著馬淑嫻的喉深,引起了馬淑嫻的呼吸困難。馬淑嫻努力的想扭轉頸項,可惜秀發早已被我一手扯著,強迫性地在她的唇內玩著深喉的花式。“很不錯的口技,哥哥馬上給你獎品。”我將肉棒的插入推到極限,奶白混濁的精液已隨即狂噴入馬淑嫻的小嘴之內,我同時又用龜頭狠狠地頂著馬淑嫻的食道口,令我所泄出的精液全都直接注入馬淑嫻的食道深處,再接著侵入馬淑嫻的胃部之內。雖然如此,但實際上仍有不少白液由馬淑嫻的嘴唇邊溢出,顯示出馬淑嫻所吞下的量是何其之多。

    我又讓馬淑嫻爬在桌子邊上,我站在馬淑嫻身后,用腳將馬淑嫻修長的粉腿分開。馬淑嫻還沒有弄清是什么一回事,下體的菊花穴突然傳來一陣錐心的劇痛,較剛才破處時的痛楚還大上十倍。劇烈的疼痛令馬淑嫻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不要,┅┅不要啊,┅┅裂┅┅裂了┅┅啊┅┅”馬淑嫻未經人事的菊穴較陰道更為狹窄緊迫,而且缺乏淫水的滋潤,我把火辣的肉棒硬生生的插入馬淑嫻的菊穴時,龜頭也因為過於乾澀而感到微痛,然而,對于幼嫩的菊穴嫩肌,那更加無疑是一種酷刑。每一次龜頭在馬淑嫻的屁股間抽插時,馬淑嫻的菊穴嫩肌早被磨擦得皮破肉損,鮮血源源不斷的流淌出來。馬淑嫻被插得雙手狂抓狂扯,痛苦不堪!我移前退後的把馬淑嫻插得狠狠撞在桌子上,一下比一下更猛的插入,較剛才的力道更強大十倍。使得馬淑嫻陰戶撞向床沿上,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馬淑嫻啜泣呻吟,雪白無瑕的修長美腿不停顫抖。

    “不要啊……嗚……好痛……啊…啊…會死…求求你….不要再干我了……嗚嗚…啊…啊…會死啊…求…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

    馬淑嫻白嫩的翹臀盈盈一握的小柳腰,被我插得不由自主的搖擺起來!“馬淑嫻,你的屁股和腰都很會搖嘛……原來你這么欠干,夾的這么緊……被我干,爽不爽啊……干死你…干死你…”。

    “嗯……唔……唔…啊……嗯……嗯…唔……”

    “平常一副欠干的圣女模樣……干起來還不是一直叫……假清純…被干得很爽吧……欠人干……干死你…干死你……”我加快速度,猛烈插了數十下之后,喉頭出一連串野獸的嚎叫,“插死你,插死你┅┅”敏感的陽具再次噴出如膠似漆的精液,我在馬淑嫻的肛門內射了一半,便把馬淑嫻放在在地上,拿著陰莖,揪住馬淑嫻長長的秀發,把活蹦亂跳的大家伙插入馬淑嫻的櫻桃小嘴,這時馬淑嫻已麻木到不省人事,直到被我的大雞巴插到喉嚨深處,噴出濃濃的精液嗆得喘不過氣拼命掙扎起來!然而她剛想呼叫,一大口又濃又臭的精液被她吞了下去。

    看著地上奄奄一息的馬淑嫻,我笑了,又一個純潔少女被我玩弄了,成為了我的性奴。我還會有更多性奴的!

    <img src="///files/article/attachment/6/6298/225320/" border="0" class="i">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