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仲謀天下 > 第兩百零七章 公孫度的怒火
    遼東,冷風呼嘯,大雪飄飄。

    初平四年的十一月仿佛比往年還要冷的多,一個月不見晴天,連續不停的大雪,讓整個襄平城都變成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襄平縣城,遼東最大的城池,也是遼東之中心城池,后世的遼陽地帶,這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古城。

    這里本來是燕國防御東胡的交戰堡壘,在公元前280年,燕國大將秦開,襲破東胡,拓展千里,置襄平縣。

    早年,公孫度得徐榮推薦,被董卓任命為遼東太守,鎮守遼東,初平元年,中原大亂,無暇遼東,公孫度趁機起兵,自封遼東侯,占據遼東郡,然后迅速的拿下西側的遼東屬國,于幽州劉虞相持,初平二年,公孫度出兵奪取玄菟,樂浪,擊退高句麗,把遼東,樂浪,玄菟和遼東屬過連接一片,立平州,自封為平州牧,治所襄平。

    城東,平州牧府邸,大堂之上,幾個火盆烘燒,屋子之中有一股暖氣,不過眾人的心有一抹無法褪去的冰冷,戰戰栗栗的看著首位之上的公孫度,公孫度一襲長袍,跪坐首位,他的身軀顯得有些魁梧偉岸。

    今日的公孫度顯得有些暴躁,心中怒火奔騰,他剛硬的面容之不由自主的顯出一抹森冷的殺氣,讓大堂之下的一種遼東官吏有些膽戰心驚,戰戰兢兢的。

    如今的公孫度,乃是遼東之王,而且年紀正值壯年巔峰,本身乃是強大的武將,氣勢凜然,身為一方諸侯,麾下百萬民眾,手握雄兵數萬,殺伐無數,更是使他威壓強大。

    “諸位,平郭已經被敵人占據的,汝等可有平郭的消息?”

    公孫度陰沉著一張剛硬的臉龐,一雙虎眸冷然的凝視著麾下幾個心腹大臣,冷聲的問道:“某想知道,到底是何人突襲的平郭,于我遼東為敵,是不是幽州的公孫瓚?”

    當接到平郭被敵人占據,麾下三大將領之一的心腹愛將方祈被斬殺的消息,公孫度整個人都震驚了。

    今時不同往日,如今的公孫度乃是遼東之王,年前他出兵三萬,討伐高句麗,打到的高句麗的腹地,狠狠的把高句麗人教訓的一番,讓他公孫度在整個遼東名聲大震,威名遠播,遼東大地之上,絕對沒有人敢反他。

    正是這一戰,讓他他公孫度氣勢攀升最巔峰的時候,卻有人敢在在這個節骨眼突襲平郭,這不是擺明的挑釁他啊?

    他能不怒嗎?

    公孫度雖然怒火沖天,但是不失冷靜,思來想去,能在北地如此明目張膽的挑釁他的,或許只有一個人,幽州霸主公孫瓚!

    所以平郭被突然占據,他第一個懷疑的就是公孫瓚。

    公孫瓚實力本來就在他之上,雖然今年公孫瓚在冀州袁紹的手中吃的幾個敗仗,但是絲毫不損他的實力,在今年十月份的時候,公孫瓚還斬殺的劉虞,統一了整個幽州,麾下有十幾萬精銳兵馬,如果說他對遼東虎視眈眈,也說得過去。

    平郭城不算大城池,其實在遼東郡來說也不算很重要,與襄平相隔好幾個縣城,但是自從他把通往青州的港口設立在平郭,平郭就是遼東通往中原的重要咽喉。

    遼東向來苦寒之地,很多東西都缺乏,幽州本來就沒有多少糧食,而且公孫瓚還時刻惦記著遼東,自然不會出售糧食給他,所以他才不惜代價,制造戰船,跨海奪取東萊數縣,作為連接中原的港口,平郭就是這個通道的咽喉,沒了的平郭,遼東就無法連接中原。

    “主公,已經某已經查出來了,占據的平郭的不是公孫瓚,公孫瓚剛剛平定劉虞,根本就沒有兵力出兵遼東。”一個灰袍中年站出來,此人正是公孫度第一謀士,陽儀,他拱手,道。

    “不是公孫瓚,那是誰,不會是青州田楷吧,田楷沒有這個能力,如今青州袁譚進攻,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難道他還有膽量來窺視遼東。”公孫度雙眸之中有些疑惑,冷冽的問道。

    “也不是!”

    陽儀搖搖頭,道“某查的很清楚,是孫堅,孫文臺的江東軍!目前沓氏和平郭都已經讓江東軍給占據了,鎮守平郭的是江東孫堅的大公子孫策。最少有五千兵馬以上,某還查到了,江東登陸已經接近半月,我們海上的戰船也讓江東給打掉了,而且我們在青州東萊據點也讓江東給拿下了。”

    “什么,江東軍?孫策?”

    公孫度雙眸之中迸射出一抹不可思議的光芒,冷聲的問道:“江東孫家?不可能吧,江東在南,遼東在北,吾等與江東孫家無冤無仇的,他江東軍為何遠渡千里,不惜代價,攻擊遼東?”

    “主公,江東軍向來善于水戰,戰船向來先進,如今的江東戰船恐怕已經可以橫行海路,江東勢大,有戰船鏈接,恐怕是看上的我們遼東這個地方,想要奪取遼東!”陽儀低聲的回答。

    “奪取遼東?好一個江東,正是沒有想到,遠在南方的江東居然有這么大的野心。”

    公孫度聞言,雙眸瞬間變的冷冽起來,嘴角一抹陰霾的笑容,冷聲的道:“江東本來富裕,氣候溫和,他們的江東人不在江東呆著,居然跑來我們這個苦寒之地受苦,哼,難道他孫文臺真當某公孫度好欺負的不成。”

    江東孫家乃是天下一等一的諸侯,勢力龐大大,麾下有幾十萬兵馬,但是在遼東這片地域之上,他公孫度才是王者,相隔著一片海域,他不相信江東居然有能力跨海而戰,奪取遼東。

    “主公,江東軍這實在是欺人太甚,正好,如今江東軍已經在平郭的和沓氏一帶立足,我們必須要趁他立足未穩,奪回平郭和沓氏,讓他們知道我們遼東兒郎的厲害。”

    “主公,吾等愿為先鋒,踏平江東軍。”

    “孫策一黃口小兒居然敢斬殺方將軍,必殺他。“

    幾個遼東將領聞言,目光有些兇狠,一個個的義憤填膺的道,這個年代,沒有很深的地域之爭,江東來犯,遼東自然憤怒。

    雖然遼東的實力的確比不上江東,但是江東畢竟相隔甚遠,他們可不認為江東能騰出多少兵力來進駐遼東。

    這些遼東將領都是剛剛征戰高句麗沒多久,戰意旺盛。

    “哼,眾將領說的對,江東欺人太甚,當戰,誰愿意出戰?給某家打下孫策人頭?”公孫度目光冷然,一抹殺氣迸射而出,冷聲大喝。

    “吾等愿戰!”

    眾將大步走出,單膝下跪,恭敬的道。

    “主公請三思,江東非泛泛之輩,而且如今乃是寒冬,不宜大戰,平郭本來距離甚遠,現在連續下的好幾天的大雪,冰雪封路,道路難走,一旦戰事不順,糧道比斷,我們就麻煩了,而且我們沒有足夠的糧草開戰。”陽儀沉吟半響,搖搖頭,走上來,低聲的勸道。

    “汝難道要某眼睜睜的看著江東軍占據遼東嗎?”公孫度大怒。

    “屬下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陽儀目光微微一動,有些苦澀,他也想打,但是這個天氣,沒有青州的糧食,哪里來的糧食開戰啊。

    “宏直,汝認為該當如何?”公孫度雖然很惱火,但是作為一方諸侯,他還是明白自己如今的狀況的,遼東,糧食絕對是最大的一個缺口。

    他沉寂下來之后,目光看著身邊的一個將領,問道。

    “主公,平郭城是絕對不可失,平郭若是失去,江東軍就能站住遼東的腳步,他們就源源不斷的登陸,如此一來,遼東必亂,不過我們如今的征戰高句麗,元氣未復,也不宜久戰,所以,當戰,而當一擊而勝,速戰速決。”

    柳毅三十來歲,身高八尺,面無表情,一張死板的臉龐,但是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人敢小看他,他可是公孫度麾下的第一大將。

    “速戰速決?”

    公孫度瞇著眼,長身而起,目光凝視著外面天際之上不斷飄落的大雪,沉吟片刻,便有的決定,朗聲的道:“宏直之言沒錯,速戰速決,平郭絕不可失,立刻召高烈來面見某。”

    “諾!”

    門口一個傳令兵接到命令之后,立刻下去傳令,半個時辰之后,一個身有九尺,壯碩如熊,滿臉胡子的大漢,身披鎧甲,大步流星的走進來。

    他一走進來,全身散發的煞氣,眾人仿佛面對著一頭兇獸,讓人不敢直視。

    “高烈拜見主公。”高烈乃是公孫度麾下的第一猛將,也是唯一一個練罡境的超級猛將,雖然掌控戰局,排兵布陣都不如柳毅,但是攻城略地,絕對是最厲害的。

    “高烈,某現在命令你出兵一萬五,一個月之內,奪回平郭,能否做到?”公孫度看著大漢,目光清冷,朗聲的道。

    高烈出身卑微,本身就沒有字。

    “諾!”

    高烈生性耿直,沉默寡言,沒有說太多的決心,只是簡單的一個字已經代表的他的決心

    ...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