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寧王妃:庶女策繁華 > 第2350章 查找原因
    墨依依的寬慰,自然是真心的,但更多的是鼓勵。

    錦瑟確實還小,未來一切都不可知。

    大道一百,天衍九九,留一線生機。

    哪怕墨依依已經開了天眼,是同輩中的佼佼者,她仍舊相信,人定勝天是存在的。

    這世間那么多的奇跡,本就是人創造的啊。

    當然,她現在還不了解的,她的鼓勵對錦瑟來說意味著什么,又改變了什么。

    錦瑟現在全身上下都是干勁兒,恨不得馬上就做出點成績來,讓墨依依刮目相看。

    她還得不斷告誡自己,不能著急,不能浮躁,不能辜負師父對她的期待。

    但是怎么辦,嘿嘿嘿,被師父肯定了,她還是很高興啊。

    琢磨了好一會兒,馬車停下來的時候,她先下車,然后從下面對墨依依伸著小手,還要接她下來。

    墨清寒在車中看到這一幕,心情更加郁結。這個墨錦瑟,到底是要搶多少原本要他做的事情啊。

    錦瑟察覺到了墨清寒目光中的敵意,默不作聲地把頭轉開了。

    現在她還不知道墨清寒的醋意是沖著她來的,她想,自己是師父的人,你這樣冷冰冰的,是不是對我師父不滿意啊。

    明明她這個圣女如此優秀,國師還容不下她?

    墨錦瑟更加小心謹慎,她要變得足夠強大,保護墨依依才行。

    今日去的宅子,主人也算是京城中的出名人士了,這人前幾年發跡,如今家底很是深厚。

    但是近半年來,家中頻繁出問題,先是生意,后來是家人的健康,墨依依帶人了解的時候,感覺他們一家人,都閃爍其詞的,這其中定然是有蹊蹺。

    再一次來到他們家,自然是要給他們解決問題。

    墨依依處理著事務,和這家的男主人交談的時候,墨錦瑟就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

    她把墨依依說過的每句話都記在心中,這可是難得的實戰教導。

    交談過,墨依依提出,要到他們家中去走走,男主人起初還有些不愿意,墨依依淡淡地說:“不找出根源,我很難幫你們解決問題。”

    眼看著家中出事的人越來也多,男主人也擔心,什么時候災禍就會落在他的頭上,于是他只能妥協了。

    墨依依拒絕了男主人陪同,只帶著墨清寒和墨錦瑟離開。

    在宅子中走走轉轉,也沒發現什么可疑的地方。不過為了培養錦瑟的能力,墨依依問:“剛剛我們在交談的時候,你感覺到了什么?”

    錦瑟認真地想了想說:“這男人一定有事瞞著師父,我感覺到他心虛了。”

    “哦?”墨依依有些吃驚,不錯啊,錦瑟進步這么大,誰說她沒有天賦的?

    不過很快,錦瑟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是我并不是推演出來的,而是我以前接觸過不少類似的人,現在他的模樣,明顯就是做了虧心事,現在報應來了,他還想分文過飾非。”

    墨依依:“……”好吧,姑且也算是她觀察能力超群。

    三個人在宅子中發現了上鎖的院子,詢問后,知道這院子是個裝雜物的地方,已經很多年都沒打開過了。

    墨依依讓墨清寒等在原地,她和墨錦瑟走過去,在院子門口檢查著。

    前者始終都沒講話,后者走了兩圈,蹲下來,指著地上的痕跡:“師父,這像是腳印。”

    墨依依也走過去觀察著,雖然痕跡已經被積雪給覆蓋了不少,但仔細看,還是能發現是人留下的。

    也就是說,這放著雜物的地方,有人進來過?既然如此,男主人為何要說謊?

    墨錦瑟還道:“這個腳印不像是成人留下的,總不能是鬧鬼吧?他們難道害過什么孩子?”

    這幾年,墨依依也見過為了求財運而養小鬼的,但是這是一種非常冒險的行為,可能前面幾年,小鬼會給人帶來財運,但最后,幾乎都會反噬主人。

    他們靠這種不正當手段得來的錢財,最終也會歸為飛灰,嚴重的,可能性命會不保。

    墨依依沒說的是,她從剛和這個男主人接觸的時候,就感覺到了矛盾。

    這人不像是壞人,但是又明顯隱瞞著什么,而且宅子陰森森的,可以確定的是,就算不是養小鬼,這家中的人,也是做了什么有損陰德的事情。

    如今反噬已經開始,想要拯救這一家人,很難。

    墨錦瑟的心中也有評判,如果真的是他們損害了誰,那這個忙,她會勸師父別幫的。

    德行有虧的人,理應得到報應,墨依依如果執意要幫,那就是在和天道為敵。

    想來師父也不會做出這么糊涂的事情的。

    墨清寒在兩個人交流的時候,一直站在不遠處,眼神晦澀地看著她們。

    他越發覺得,依依要被這個小丫頭給搶走了,往常她身邊站著的,可都是自己!

    墨依依覺得這件事不簡單,皺了皺眉,讓人去叫男主人過來,他匆忙而來,身邊還跟著他的兒子,看著只有五六歲大小。

    她和墨錦瑟的目光在落在那個孩子身上的時候,都齊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來。

    對視一眼,她們無聲地交流了一番。

    原來那個腳印,不是什么小鬼,而是這個小孩留下的。

    后來和男主人的談話,也證實了這一點,男主人說,是小孩子貪玩,之前闖進去了。

    墨錦瑟走過來,盡量溫和地問著小男孩:“這里面都有什么?”

    小孩子有些害怕陌生人,一直在往男主人身后躲,也不講話。

    他這樣的行為,更讓墨錦瑟懷疑了,連墨依依都看向男主人:“我們乃是欽天監之人,你如果再有所隱瞞,就別怪我們不管這件事了。”

    欽天監又不是憑白做好事的,如果不是她和墨清寒商量,要用這樣的行為吸引京城人的注意,恐怕他們還在欽天監足不出戶呢。

    男主人和墨依依對視一會兒,終于敗下陣來:“罷了,既然你們不信,那我就打開這院子,讓你們看看。”

    沒多久,鑰匙就被取了過來,男主人親自開鎖,吱呀一聲,門被打開了。

    他推門走進去,墨依依和墨錦瑟緊隨其后。本以為院子中會有祭壇一類,沒想到真的只是有些雜物。

    這院子里面還有個小房子,她們兩個也走進去檢查了一番,什么異常都沒有。

    男主人還說:“我想你們可能真的是多心了,我還是懷疑,是生意場上有什么人,看我這兩年發達,給我使了絆子。”

    墨依依轉頭看向男主人,她一身白衣如雪,就算是站在一堆雜物旁邊,也顯得纖塵不染:“恕我直言,這京城中,比你發達的比比皆是,為什么沒有人去害李豫,害璃瀟?”

    “你這意思是說,錯在我身上?”男主人氣得雙臉漲紅,一副要送客的傲骨姿態。

    墨依依道:“我并沒有懷疑你,只是想讓你想想,就算是你得罪了什么人,也要告訴我人選才是。”

    和男主人講話的時候,墨依依給墨錦瑟做了一個手勢,她就在眾人都不注意的時候離開了。

    墨清寒仍舊漠然地站在原地,盯著墨錦瑟的背影,眼中有嫉妒閃過。

    嫉妒后,他又想嘲笑自己兩句,堂堂欽天監國師,竟然羨慕跑腿的人,真是沒救了。

    男主人所思又想:“你也知道,生意場上沒什么朋友,我只要奪取了他們的利益,他們就會把我當成敵人。就說我家中開始凈出邪門的事之后,他們就遠離我了。你就算是問我,我也不能給你確切的人選。”

    墨依依點點頭:“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男主人更加生氣,揮了揮袖子:“算了,我也看出來了,你這女人根本就是沽名釣譽,根本就不像是外面說的那樣,有一顆菩薩心腸,我家中的劫難,你根本就治不了!”

    “是我治不了,還是你不想我治,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墨依依盯著這男人,洞察的目光,讓他有些無所遁形。

    她往前走了一步:“你會心虛,因為你損害的根本就不是別人的利益,而是你親近之人的身體!”

    “不是的!”男主人慌亂地說,“我是要保護他們!他們是被反噬的!”

    “被什么所反噬?”墨依依一問,他就慌了,竟然要和墨依依動手!

    離了很遠的墨錦瑟看到這一幕,心跳都快停止了,她馬上叫著:“你給我停手!不然我現在就殺了你的夫人!”

    其實不用墨錦瑟,墨清寒時刻戒備著呢,他的腳步都已經動了。

    墨錦瑟這么一喊,所有人把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注意到,她身邊還站著一個人,正被她攙扶著。

    這個女子看起來和男主人年紀相仿,只是臉色死氣沉沉的,被墨錦瑟扶著的時候,看得出來,她很不情愿出現。

    墨依依幾乎是一眼就明白了,這個女人正在消耗她自己的氣運,保護男主人和他們的孩子。

    男主人也有些崩潰了:“你要對我的夫人做什么!你快點放開她!”

    墨錦瑟輕哼一聲,指著遠處的男主人說:“他這樣的人,值得你為他付出這么多么?他這幾年會發跡,也是你消耗了你自己的氣運吧?可是現在,他為了他的生意和財產,都沒有切斷這條線!再這樣下去,你會死的!”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