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刺殺全世界 > 0006火焰之屋
    在馬丁及持槍看守的監督下,候銳這伙人穿過一段密林,隨后就到達了一處山谷,緊接著候銳就看到了一片的建筑物,零散的還散布著一些殘破的車輛與聯棟平房,而在山谷最前面位置則是一棟3層結構的水泥小樓,不過不知為什么,這棟小樓的外墻看上去是黑漆漆的顏色。

    馬丁輕巧的跳上一塊石頭,對著所有人大叫:“兩個人一組、進入一個房間,在整個過程中我不希望發生任何的不合作。”

    隨著馬丁的命令,候銳這幫人就被持槍守衛,兩個兩個的帶進了小樓,等輪到候銳時他才看到小樓內部被粗糙的劃分成了一個挨著一個的格子間,而每個格子間中都用鐵柵欄分成了兩個部分,除此之外就是整個小樓當中堆積著不少的枯木與干草。

    還在思考這小樓到底是用來干什么的時候,持槍守衛已經用一條大約兩米長的手腕鐐銬將候銳與另一個皮膚黑黑,好像是南亞人的精瘦家伙銬在了一起,接著持槍守衛就迅速離開了小樓。

    大約過了56分鐘,估計是全部人員都被鎖進了小樓里面,馬丁的聲音就從一個簡易的鐵皮喇叭中遠遠的傳了過來:“開始之前,簡單講講規則。一會那我們會點燃小樓,你們鎖在一起的兩個人將有機會去爭取一把鑰匙。當然了,火焰會蔓延的很快,不要報什么兩個人一起逃離的想法,稍微遲疑或者沒能在僵持前干掉你的對手逃出來,就一定會成為火球。”

    馬丁故意不給任何人反應與思考的時間,略一停頓就大吼:“點火!”

    隨著這一吼,一條火線迅速從小樓外燃起,緊接著就竄過一個個隔間,短短幾秒鐘之內就迅速點燃了整個小樓,緊接著在距離候銳大約兩米多遠的位置上,天棚位置一個金屬小盒一翻,“叮”的一聲掉到地上一把鑰匙。

    這就是逃出這個火焰屋的關鍵。

    這棟小樓里面被潑灑了很多的助燃劑,那些堆在隔間、走廊中的木材與干草幾乎是瞬間就變成了熊熊火焰,烤的候銳幾乎睜不開眼睛,耳邊除了劇烈燃燒的噼啪聲就是被鎖在隔間中人們的凄厲叫罵。

    不等候銳做出什么反應,只聽鐵鏈與鐵柵欄一陣“嘩哩嘩啦”的劇烈摩擦聲,被銬在鐵柵欄另一邊的南亞人搶先動手了,他正拼命的拉扯鐐銬,進而將絲毫沒有準備的候銳拉近柵欄、并緊緊的勒在柵欄上面。

    被扯得一個踉蹌接著又撞到柵欄之后,候銳剛想要反抗,也同樣去拉鐐銬的鐵鏈時,南亞人已經飛快的靠了過來,他一邊將多余的鐐銬鐵鏈纏在手臂上,一邊伸手就朝候銳的臉上抓來。

    在火焰的映襯下,南亞人的臉已經扭曲了,這個時候就是看誰更狠,誰更狠誰就有機會逃出這片火海。

    匆忙之中候銳只能盡可能的扭動自己的臉,躲閃對方的攻擊,不過因為被勒在了柵欄上,躲閃的空間太候銳是接二連三的挨了幾拳。

    這時南亞人發現有柵欄在中間礙事,他的手臂沒有揮動的空間,就算砸在候銳的頭上拳頭也沒有什么殺傷力,于是他馬上變換了攻擊方式,迅速伸出一只手狠狠的掐在了候銳的喉嚨上。

    候銳盡量縮著脖子、艱難的保持呼吸,一邊用手掐著南亞人的手腕,一邊開始用力拉扯鐐銬、用后背、用屁股、用腿來撞擊柵欄,盡一切的可能來擴大自己的活動空間。候銳知道再像現在這樣被勒在柵欄上,那就真的是一點反抗的余地都沒有了。

    兩個人就這樣玩命的較勁,而在這期間小樓中的火焰已經變得是徹底不可收拾,就連站在樓外的馬丁等人都不得不后退幾步,用來躲避灼人的熱浪與冒出的滾滾濃煙。

    火勢越來越大,候銳感覺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被烤干了、頭發更是隨時會被引著,而由于濃煙他看東西都是模模糊糊的。不過即便是這樣,柵欄另一邊的南亞人還是絲毫沒有松手的意思,大家都是在拼命!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要不然只能是兩個人一起被燒死!必須、必須要從柵欄上脫身。

    身陷一片火海的候銳也豁出去了,他索性放開了與南亞人角力是那只手,反正讓他掐一會也掐不死,候銳反而開始在身邊胡亂摸索起來,這時候只有找到武器才能一次性大幅度傷害對手,迫使對方松開鐐銬。

    突然,候銳摸到了一根木棍,摸上去也就比大拇指粗不了多少,可候銳的眼淚差點就掉了下來!這就是救命稻草呀!候銳也沒時間多想了,死死攥著小木棍直接就往南亞人的身上捅去。

    候銳不知道的是,他抓到的小木棍另一頭還在燃燒,而這燃燒的小棍就狠狠的捅在了南亞人的肚子上。

    “啊”南亞人胡亂慘叫了起來,但這時候銳不但沒有松手,反而是更加用力、并且狠狠的轉動木棍來增大對手的痛苦。

    不知道具體過了多久,但木棍上的木炭部分引燃了南亞人的衣服之后,灼燒的痛苦終于讓他松開了鐐銬鐵鏈,而幾乎被南亞人掐的翻白眼的候銳借此機會逃離了鐵柵欄,一面劇烈咳嗽一面拉扯鐐銬鐵鏈,迅速逃出去將近一米遠。

    幾下拍滅衣服上的火焰之后,南亞人也發現了自己的失誤,他也迅速拉扯起鐵鏈的另一邊,于是這兩個人就再次回復成對峙狀態。候銳雖說暫時改變了劣勢,但繼續這樣對峙下去,等待兩個人的依舊是同歸于盡的下場。

    隨著小樓中的火勢越來越大,隔間中的溫度也上升到了令人難以忍受的程度,空氣炙熱的好像要把人的肺子點著了一樣。到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干掉了對手,成功逃出了小樓。于是在候銳的耳邊開始陸陸續續傳來跑動與歡呼的聲響。

    突然,正在思考對策的候銳竟然感覺到手上一松,一直被兩個人死命拉扯的鐐銬鐵鏈居然迅速的往候銳這邊滑動過來,就仿佛是鐵柵欄對面的南亞人松手了一樣。

    不好!南亞人耍詐!他居然真的松手了!這個念頭迅速在候銳腦子中閃過,但是他的身體猝不及防之下已經來不及做出反應了,他整個人都因為巨大的向后作用力,竄出去好幾步,一下就倒在了一團燃燒的木頭當中。

    “呼”的一下,候銳的頭發、上衣都被引著了,灼燒的隨即襲來,而這會奸計得逞的南亞人更是趁機猛拉鐵鏈,又一次想要將候銳拖到了鐵柵欄跟前。

    整個人倒地、失去拔河立足點的候銳根本無法與南亞人對抗,慌亂當中候銳只能一邊胡亂的拍打身上、頭上的火苗,一面拖著鐐銬在地上打滾,當他轉到雙腳沖著鐵柵欄的角度時,候銳先是一屈膝,緊跟著再拼命一蹬,利用腿部的肌肉力量和南亞人抗衡。

    胳膊是肯定拗不過大腿的。南亞人沒有料到,中計的候銳在這樣的劣勢中還能堅定的反擊,一下就被候銳這一蹬拉回到了鐵柵欄上面,整個頭臉都被勒在了柵欄上。

    “滋滋啊”經過這么長時間的灼燒鐵柵欄早已經燒紅了,這一下就等于是南亞人將臉摔在了一塊通紅的烙鐵上,隨著一股黑煙冒起,慘叫聲就響了起來。

    幾經較量,終于占到上風的候銳正在考慮接下來應該怎么,一個人影卻忽然出現在了濃煙中。

    丁野,一個候銳在這個時候絕對不希望見到的人出現了。

    “不用掙扎了,你一定會燒死。”丁野說著,首先一腳將地上的鑰匙踢進了一旁的火堆,隨后就迅速跨到南亞人身后,雙臂一伸就拖著南亞人開始往后退,一點一點的將候銳重新拉到了鐵柵欄前的位置。

    這可真到了玩命的時候,候銳一個人怎么可能在單純的拔河中贏過兩個人,他只能單純的用腳蹬著鐵柵欄。不讓自己靠近這塊越來越紅的大烙鐵。

    眼見小樓中火已經失控,而候銳又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無法迅速搞定,無奈之下丁野只能變換了戰略。

    丁野雙臂從南亞人腋下松開,轉而一把扣住了他的脖子,干凈利索的一扭就折斷了南亞人的頸骨,然后丁野又將死的糊里糊涂的南亞人手腕上的鐐銬鐵鏈一繞一塞一拉,結成了一個巨大的鐵鏈繩結,這就讓候銳沒有辦法將鐐銬拉回到自己的柵欄一側,也就等于讓候銳無法掙脫這個燃燒的地獄。

    “你個王八蛋,我一定要殺了你。”中間隔著鐵柵欄,候銳無法阻止丁野,只能憤怒的大吼。

    “等你一會烤好了,我會回來吃掉你的心。”丁野笑了,丟下這一句就扭頭沖進了濃煙中。

    半米長的火舌從小樓一個個窗口竄了出來,每一個成功逃出小樓的人都是心有余悸的望著那一大團烈焰,現在還呆在里面的人可以逃生的幾率是越來越低了,就連馬丁都開始示意部下收攏幸存人群。

    忽然間一個上半身著火的家伙又竄了出來,只見他跑出火場后一把就甩開了披在頭上的上衣,緊接著就原地打滾將身上零星的火苗壓滅,最后才勉強躺直身體不停的咳嗽。

    “你叫什么名字?”一個持槍近衛靠過去問道。

    “丁野。”躺在地上的家伙回答。持槍警衛在平面終端上點了幾下后說道:“現在開始你就是18號,在島上期間這就是你的名字。”

    丁野沒說什么,而是開始興致勃勃看著已經被烈焰包圍的小樓。

    濃煙與火焰當中,候銳已經絕望了,他發狂的拉扯鐐銬鐵鏈,但是卻僅僅讓自己的手腕嚴重受傷,甚至露出了骨頭,依舊是掙脫不開。當候銳看到鐵柵欄對面的南亞人已經仿佛一塊巨型木材,開始劇烈燃燒時候銳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將自己的左手踩在了腳下,隨即用盡全身的力氣往下踩踏。

    一下、兩下、三下,候銳已經不知道疼了,他全身的皮膚幾乎仿佛在燃燒,身體里面的油脂好像都被高溫烤出來了,現在他只想要了活下去。

    等左手手掌骨折、并且嚴重變形之后,候銳終于掙脫了鐐銬,他用右臂護住眼睛、猛憋住一口氣就沖向了面前的火焰..

    ...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