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刺殺全世界 > 0833憑空出現的地頭蛇
    當毫無心理準備的椰島老頭,他剛打開自己儲存衣物的柜子時,耳邊忽然“撲”得一聲輕響后,距離他大約兩米多遠的矮個男人就周身一震,隨即無力地往前一跪,光溜溜的身體,一下子趴到了自己的血泊和腦漿щww.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槍,椰棗老頭和高個男子都顯得有些反應不過來,兩秒鐘之后,等到高個男子猶如見鬼一般的縮到墻角去,一臉驚恐的拔出一把左輪手槍、四下瞎比劃時,椰棗老頭這才壯著膽子湊到了尸體旁。

    只見在矮個男子的后腦勺上,有一個大約錢幣大小的彈孔,但是在他的臉部卻足足有一個拳頭大小的血窟窿,這一看就是遠程狙擊步槍才能造成的典型貫穿傷口。

    先是本能的倒吸一口冷氣,當椰棗老頭他鼓起全部的勇氣,回過頭順著高高在上的透氣窗,朝著浴室外面張望時,他擱在柜子中的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鈴聲把椰棗老頭嚇了一跳,當他壯著膽子接聽電話時,鐵塔大漢的聲音卻馬上傳了出來:“你……還有九個小時。”

    “……可是、可是、可是你剛殺了我們的會長,“藍人”還怎么可能跟你合作?”

    “那是你的問題,我只是來提醒你,反正你的生命還剩下九個小時,到時完不成我的任務,你的下場就會跟他一樣。”匆匆說完,絲毫不給椰棗老頭解釋的機會,鐵塔大漢他就蠻橫的結束了通話。

    剩下表情呆滯的椰棗老頭,他看看自己手中的手機,再看看俯尸在旁邊的上一任會長,終于是把心一橫的做出了決定……

    兩個小時之后,“藍人”組織的全部外圍成員,他們就都開始行動起來,發動身邊一切的關系,拼命的尋找侯銳與精靈的下落。

    五個小時之后,一些和“藍人”組織關系不錯的團體,他們也紛紛加入了這場大規模尋找,四處現身的密探很快就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于是有關一個50萬迪拉姆懸賞的暗殺任務消息,就這樣迅速傳遍了拉巴特的每一處陰暗角落。

    七個小時之后,全體出動的“藍人”組織卻依然沒有發現侯銳的行蹤,結果承受了巨大壓力的椰棗老頭,他干脆一咬牙,將懸賞的金額由50萬、提高到了100萬迪拉姆,幾乎是不顧一切的、不惜代價的,想要在9小時限定時間之內,將侯銳他們給找出來。

    可惜候銳他們藏得實在太深了,當九小時時限到期時,椰棗老頭他放出去的密探卻依然沒有什么收獲,就在椰棗老頭他感覺惶惶不可終日的時候,那猶如死神號角一般的槍聲卻又突然間響起。

    這一次,藏身在組織的大本營中,身邊、房子里、院子中至少有十五名護衛的椰棗老頭,他依然只能是眼睜睜的看著;一枚子彈是角度刁鉆的從窗口的鐵柵欄間飛進來,貫穿厚重不透光的窗簾之后,再把將前任會長的貼身保鏢,也就是浴室中的那個高個男,射殺在了自己的眼前。

    呆呆望著那具以怪異姿勢倒下的尸體,椰棗老頭只感覺自己的后背是一片冰涼,此刻他雖然在團團保護之下,但是卻一丁點安全的感覺都沒有,在外面那片黑暗中,有一個狙擊手隨時可以取走他的性命,這種感覺實在太糟糕了!

    果然,尸體的血還沒有流光,椰棗老頭的手機就響了起來,而這一次,鐵塔大漢很大方的給了老頭六個小時得新期限,結果整個巴拉特的黑暗勢力就統統被發瘋的椰棗老頭給調動了起來,同時間內尋找侯銳精靈,還有鐵塔大漢的下落,被逼到墻角的椰棗老頭,已經有點破釜沉舟的意思了。

    今晚注定是一個不眠之夜,當無數人不眠不休、發瘋一般地尋找候銳時,候銳他卻在女巫的房車中,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如果不是有精靈在一旁盯著,女巫十成十會鉆到候銳的懷里去。

    第二天早早起來,候銳他們三個就依然是坐著女巫的敞篷跑車,大大方方地返回了拉巴特市區,對“藍人”等本地組織鋪開的大網是一無所知。

    很明顯,昨天的酒店事件顯然還沒有平息,然后再加上椰棗老頭等人的高調活動,導致今天市區中的警察顯得是格外的緊張,在市區內的一些主要街道上,候銳甚至發現了一組一組的持槍巡警,四處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息。

    此時此刻,還沒意識到自己已經身處風暴中心,這一切都是沖著自己來的候銳,他還在尋找新的藏身地點,所以就讓女巫開車在市區中漫無目的的轉圈。

    可誰知女巫的敞篷跑車,剛剛進入拉巴特新城范圍,正在一處街口等待信號燈的時候,旁邊一輛并排等待的商務車車門卻突然間拉開了,接著在大驚的候銳等人舉起手槍之前,一個又驚又喜的聲音卻搶先叫了起來:“侯?真的是你嗎?你什么時候來摩洛哥的?”

    咦!這個聲音聽上去有點熟悉,當精靈她反應飛快、悄悄按下女巫手中的手槍,候銳他凝神仔細的向商務車車廂中望去時,他卻看到了一個戴著頭巾和大墨鏡的女人,這會兒正在兩個強壯女保鏢在中間,不停地朝自己揮手。

    緊接著,當那女人摘掉墨鏡時,候銳他終于看清了那張臉,這會兒正朝自己打招呼的,居然是摩洛哥的公主殿下,是候銳許久未見的格蕾絲。

    不過當這個念頭,猶如流星般閃過之后,候銳自己卻馬上否定了這個結論;

    不,這貨兒肯定不是格蕾絲,按照格蕾絲的性格,她怎么可能在封閉的拉巴特街頭,這么不顧一切的叫自己的名字,如果這么推斷起來,那此刻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自然就應該是格蕾絲的姐妹,最讓候銳尷尬和頭痛的奧羅拉了!

    “喂?侯你在想什么?難道你不認識我了嗎?你忘了上次在東京……”奧羅拉她正要講述兩人之間的隱秘細節,好幫助候銳回憶回憶時,無可奈何的候銳只能是搶先打斷了她的話:“我是來旅行的,你怎會出現在這里?”

    “真主啊,你不會忘記了吧,這里是我的家呀!我出現在這里有什么奇怪的,反倒是你,既然來了拉巴特為什么不事先打電話?也許我可以充當你的向導,帶你好好的游覽一下。”說著奧羅拉就想要下車湊上來,可惜她的動作卻馬上就被身邊的保鏢給制止了。

    就在這個瞬間,信號燈變了,由紅變綠之后,候銳他馬上就低聲對女巫說道:“快開車,在前面轉個彎,把那輛車甩掉。”

    “ok,包在我身上。”可誰知女巫剛答應下來,一只腳才踩住油門,跑車還沒有加速沖起來的時候,奧羅拉卻神奇的看穿了候銳的想法,一部粉紅色的手機直接被奧羅拉扔到了候銳的懷中。

    “你這個沒良心的家伙,既然被我發現了,那就別想輕易的溜走,我一會兒就給你打電話,如果你敢不接的話,那我就發動全國的警察一起通緝你……”盡管跑車已經加速轉彎,離開了剛剛的那條街道,但奧羅拉的大叫聲,還在后面隱隱約約的傳來。

    聽到奧羅拉的威脅,大感頭痛的候銳,他只能用手一拍自己的額頭,陷入了無限的懊惱當中,他雖然有心想要把那部手機給扔出車外,但是又怕奧羅拉這家伙真的發起瘋來,會給自己造成什么不必要的麻煩,結果他最后只能是悄悄把手機揣到了口袋中。

    “影虎大人,剛剛那位是誰啊!你們看起來很熟悉的樣子嘛?難道是前女友?”一邊開車,八卦的女巫一邊就很是直截了當的問了起來,看得出來,精靈這個時候也悄悄豎起耳朵,估計也是在等待候銳的解釋。

    “勉強算是前女友吧!不過那是我以真實身份交往的人,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碰上。”好運含糊地解釋道。

    “聽她剛才說話的口氣不小,一會兒要不要把她引出來解決掉?咱們現在可沒有功夫幫你處理什么桃色糾紛,還是用一顆子彈讓她閉嘴的好。”女巫一副輕松的口氣,但說出來的話,卻叫人感覺不寒而栗。

    在這一瞬間,精靈卻意外的沒有發表意見,因為她感覺剛才見到的女人有點眼熟,此刻正在記憶中回憶那張臉,想要確定奧羅拉的身份。

    鑒于這種情況,侯瑞他只能實話實說,首先打消了女巫這個荒唐的念頭:“你如果干掉她,那才是天大的麻煩,也許咱們就都沒命離開拉巴特這座城市了。”

    “為什么?”

    “因為她姓阿卜杜勒,是現任摩洛哥國王的女兒。”

    “……哈哈哈!銀狐大人,你還真是深藏不露,居然用真實身份,找到一位公主當女朋友,我還真是佩服你,既然這樣,那你還當什么小小棒的領袖?乖乖去做摩洛哥的親王好了,哈哈……”

    :,,!!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