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明謀天下 > 第五百九十二章:坦坦蕩蕩無愧于人
    先前短短的時間里,朱常洛已經努力的回憶起他和這位新任的兵科都給事中寥寥幾次的接觸,說實話,迄今為止,他接觸的官員大多數都是閣部級的高官,像三品以下的官員都不是太多。

    而這位張貞觀張大人,卻是一個特例,朱常洛對他印象很深!

    說起來,他們真正有接觸的時機只有一次,就是早年間朱常洛剛剛出宮的時候,為了解決生計問題,和張家弄了一個錢莊的生意。

    這件事情當時被鬧得沸沸揚揚,而牽頭上本彈劾朱常洛的就是張貞觀。

    那是他們唯一的一次接觸,表面上并不愉快,但是朱常洛對他的印象卻并沒有因此而不佳,僅僅以個人好惡去評判一個官員,是不理智的做法!

    張貞觀給他留下的印象是,恪守規矩,一心為公,他不管自己所做的事情會帶來什么樣的后果,只要他認為不對的,就會毫不猶豫的上本彈劾。

    能夠讓他上本的事情,只會是公事,而不會是摻雜個人私利。

    朱常洛那一次,雖然他巧舌如簧的躲了過去,但是朱常洛自己心里清楚,他的確是打了個擦邊球,若不是為了維系皇家顏面,他恐怕也沒那么容易過關。

    而且張貞觀的作風,在朝中也是素有口碑的,這一點朱常洛清楚!

    但是剛正不阿不代表做的事情背后沒有人指使,相反的是,像張貞觀這樣的正人君子,更加容易被人利用。

    因為在他看來,自己是否被利用無所謂,他只會按照自己的原則辦事。

    當年彈劾朱常洛就是如此,盡管張貞觀明知道他手中的那些證據就是鄭氏的母族為了打擊朱常洛而交給他的,但是他還是出面彈劾了……

    因為他知道,哪怕是有人存心想要利用他,至少他手中的證據是不假的!

    有了前車之鑒,朱常洛也不得不小心謹慎,張貞觀本人并沒有明顯的派系色彩,但是他這種性格,會不會被某個勢力所利用,就不得而知了……

    “殿下恕罪,事情來的緊急,尚未查到此事的根由,只是似乎和京中的勛戚有些關系!不過臣以為,如今的當務之急,不是找出幕后是否有人指使,而是應該商議明日殿下該如何奏對!”

    李廷機嘆了口氣,開口說道。

    此事一出,他就已經發動東宮的人手開始調查了,但是無奈時間實在太短了,皇帝午時傳諭出來,他當即便調看了奏疏的副本,然后趕回東宮調撥人手,到現在也不過三四個時辰的樣子,能查的出什么東西來。

    只能勉強查得到此事的背后不是那么簡單,這些日子,的確有不少勛戚世家蠢蠢欲動,但是時間太短,具體幕后是誰動的手,卻是難以查的清楚。

    “勛戚嗎?”

    朱常洛眼眸微闔,神色有些冰冷。

    果然還是有人按捺不住了,三大營的改革觸動的是勛戚的利益,盡管朱常洛已經用了盡量溫和的方式,并且做了重重保障,但是改革終歸是改革,動了別人的蛋糕,就要有被算計的準備。

    不過這些人真以為自己是這么好惹的嗎?

    嘴角浮起一絲冷笑,朱常洛道。

    “先生方才說,父皇召內閣大臣和兵部尚書明日一同覲見?”

    “不錯,看來陛下這次,是真的起了疑心了!”

    李廷機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若非皇帝如此大動干戈,他也不至于如此著急。

    別人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但是他卻清楚,如今皇帝恐怕圣體抱恙,越是這種時候,越是不可捉摸,雖然這些日子以來,皇帝對太子寵愛有加,但是誰知道,這張貞觀的奏疏會不會觸動皇帝敏感的神經!

    越是這種時候,越是得小心謹慎!

    不過他這邊心憂得很,但是朱常洛卻擺了擺手,道。

    “無妨,本宮心中坦蕩,何懼小人讒言!”

    只是這話一出,在場諸位皆是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應答。

    這真的是自己認識的太子殿下嗎?

    半晌,葉向高沉吟道。

    “殿下固然一心為公,但小人作祟卻不可不防,陛下如今十分信重殿下,若是因一時讒言而令陛下心生疑慮,三大營之事必然會擱淺無疑,到時殿下的一番心血,恐怕要付諸流水,請殿下三思!”

    這朝堂上可不是講究什么有理走遍天下的地方,誰真要是以為自己站著理,就可以無所畏懼,那只能說他還是太嫩了。

    不過葉向高怎么也不覺得,自家的殿下會是這等人,難不成是這些日子以來太過繁忙,所以腦子有些不清醒?

    不料葉向高的話音剛落,朱常洛還未來得及開口,身具最末的韓爌卻是道。

    “殿下英明,葉學士,下官以為殿下既然心中無愧,自然坦坦蕩蕩,何懼流言,想必陛下圣明燭照,定可分辨忠奸!”

    葉向高眉頭一皺,轉頭望著韓爌,這么多天下來,他可清楚這韓爌不是什么好對付的角色,東宮屬臣雖然初建,但是已經隱隱有派系之分,韓爌并非王府舊臣,天生便不占優勢,但是這些天下來,他卻穩穩的在東宮站穩了腳跟,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所以葉向高并不認為,韓爌這是在無條件的拍朱常洛的馬屁,誰都知道,這種手段在殿下面前沒用!

    這其中,一定有自己未曾想到的地方……

    不過韓爌的表現,倒是讓朱常洛微一挑眉。

    “韓先生為何如此篤定,父皇定會分辨忠奸?”

    這話問的未免有些刁難人,畢竟在大多數時候,這些話不過是場面上的漂亮話罷了。

    但是就如葉向高所猜測的,韓爌不是在隨意拍馬屁,他是真正讀懂了自家殿下這么做的意思。

    “殿下明鑒,其實在臣看來,陛下如此大張旗鼓,反而是信任殿下的表現!”

    這話一出,在場之人頓時一陣驚愕,尤其是李廷機,腦子頓時有些轉不過來,感情這陣仗越大,還是越信任朱常洛不成?若真是如此,那自己還著急個什么勁兒啊!

    不過朱常洛卻是露出一絲微笑,微微頷首,瞥了一眼一旁懵懂不知的幾位屬臣,轉頭道。

    “那韓先生不妨說說,何以得出如此結論……”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