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無限召喚 > 第0473章 求同存異好談判
    從地位上看,召喚出來的歷史人物,是劉芒的屬佐。但,劉芒也視他們為自己的導師。

    劉芒向他們討教武藝,學習兵法。也在潛移默化中,學會了駕馭下屬,學習了權術與謀略。學習了亂世稱雄之道。

    而所有這些技能與謀略中,最復雜的,莫過于朝堂政治。

    朝堂政治,殘酷無情,暗礁密布,荊棘叢生。

    但同時,朝堂政治,也是最簡單的。簡單到可以使用各種最直接、最無恥、最卑鄙的手段。

    朝堂政治有時比在集市買菜還要簡單。如果討價還價難以達成交易,直接動手強搶,也在朝堂政治的規則范圍之內。

    當然,劉芒不希望動用這種手段,他還是希望以討價還價的手段,和朝廷達成共識。

    天子劉協年幼,自登基以來,就被董卓所控制,深居禁宮,是可憐的小傀儡。

    劉芒要談判的對手,表面上是小皇帝劉協,實際上,卻是那些可以左右天子的朝廷重臣。

    還有朝臣背后,真正的對手——諸侯。

    如果把朝廷比作賣菜的小販,劉芒是買菜的主顧,天下諸侯就是各懷心思的圍觀者。

    如果劉芒討價還價失敗,以高價買了菜,會遭到圍觀者的恥笑。

    而如果劉芒成功殺低了價格,圍觀者會一擁而上,享受低廉價格的福利。

    而如果劉芒強取豪奪,一定會遭到圍觀者的謾罵,甚至有些人會站出來“伸張正義”。

    ……

    目前的形勢,天子和朝廷只能暫時留在河東。

    天子駐蹕,將給劉芒帶來一系列麻煩。如果不能得到相應的補償,這買賣就虧大了。

    現在的天子和朝廷,沒錢沒兵沒地盤,能給予劉芒的,只有有名無實的委任。

    劉芒和王猛已經商量過了,朝廷的本錢。只有華而不實的高官高爵。接受朝廷賜予的官爵,沒有任何實質利益,只能招來諸侯的羨慕嫉妒,還有可以想象的詆毀。甚至給并州引來刀兵之禍。

    可是,如果不接受官爵,逃難途中的天子和朝廷,還有別的本錢嗎?

    答案是肯定的。

    只是,朝廷的本錢。一般人難以發覺和利用,那就是天之威儀!如果能借助天威之力,劉芒便可在亂世中,占據道義高地,贏得人心。

    諸侯再強,也是臣。

    天子再弱,也是君。是世人認可的天之子,大漢的正統傳承。

    天子暗弱,朝綱崩廢,天威盡失。

    劉芒想要借助天之威儀。必須重振朝綱,重樹大漢王朝之威,而這也是天子和朝臣的心愿。

    求同才能存異。

    重樹大漢王朝之威,是劉芒和天子、朝廷的共同目的,這就是談判的基礎。

    ……

    為迎接天子特使,駐安邑的檀道濟已移師聞喜,操訓新歸降的白波軍。

    安邑曾是戰國時期,魏國早期的都城,現在是河東治所,城大墻高。

    天子若有意駐蹕河東。安邑是唯一選擇。

    王猛陪同伏完等人還在趕往安邑的路上,劉芒先趕到安邑。

    在河東太守寇準的努力下,安邑已不見戰火硝煙的痕跡。城內建筑雖稍顯破舊,但城池規模和氣勢尚可。

    劉芒對寇準的工作很滿意。有一點卻不甚放心。

    安邑曾是私鹽的主要集散地,不僅常有鹽梟往來,城里百姓也大多從事和私鹽有關的行業。

    劉芒雖然已經整合了鹽池地區,但短時間內,難以徹底改變當地百姓的生活習慣。

    如果天子選擇安邑作為臨時都城,滿城咸腥味。到處是鹽販子,可不合適。

    這里的百姓已經習慣了以鹽池維持生計的生活,若要改變現狀,必須為百姓另謀生路。

    可是,安邑靠近孤峰山,缺乏可耕土地。且土地多鹽堿,不利于種植糧食作物。

    “主公放心么,屬下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么。”

    “哦?”

    “不能耕田,可以做別的營生么。這里山上多芝耳(木耳)、柿(柿子),還有特別好吃的栗子么,讓他們采摘販賣,生活就不愁了么。還有么,私鹽猖獗時,需用柳條筐么,安邑很多人都擅柳編,可以憑手藝吃飯么。”

    劉芒很滿意,也很驚訝,寇準在這么短的時間,把安邑的情況了解得如此清楚。“平仲辦事得力,我就放心了。”

    寇準連忙解釋道:“主公,我寇老西只是盡本分,卻不敢貪功么。這些打算,非是老西的功勞,而是別人的建議么。”

    劉芒更感興趣了。“哦?有人給你出主意?快說說,是何方能人?”

    “是本地一個書生么,王邑王文都,原是北地人,遷居河東。”

    “哦,讀過書,還了解風土民情。你哪找到這樣的人才?”劉芒現在最缺的就是這類人才。

    “嘿嘿,這也不是老西的功勞么,是雄信將軍給老西推薦的么。”

    劉芒笑了。“這老單,有了人才,不推薦給我,卻給你寇老西。”

    寇準笑道:“老西的屬下,便是主公的屬下么,沒有分別么。”

    劉芒讓寇準將王邑找來一見。

    這王邑,不過弱冠之年。文弱,安靜,言談舉止,確是不俗。唯一不足的,是略靦腆,尚需歷練,方能大用。

    劉芒勉勵王邑一番,正式委任其為河東郡府從事,在寇準手下效力。

    ……

    安邑方面準備就緒,天子特使伏完董承和郭侃,在王猛的陪同下,抵達安邑。

    伏完等人此行目的,除考察安邑,以為備選臨時國都。另一個目的,也是主要目的,是和劉芒進行談判。

    雖是殘破朝廷之臣,是落難天子特使,但伏完董承的女兒都是天子的嬪妃,也自恃護駕功臣,因此,言語間,頗有高高在上的意思。

    劉芒不在意虛名虛位,表現得不卑不亢,對幾位特使禮遇有加。

    伏完等對安邑很滿意,接下來,就是和劉芒的正式商談。

    伏完等人自信滿滿,商談伊始,便問道:“此番圣駕東歸,并州沿途派兵馬護送,劉刺史有護駕之功,有什么要求,盡管直言。”

    劉芒淡淡一笑。“劉芒無有要求。”

    劉芒如此回答,伏完董承毫無準備,面面相覷……(未完待續。)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