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無限召喚 > 第1260章 決戰時機漸成熟
    霸陵,是長安東面的門戶。

    霸陵北面,是渭水與其最大支流涇水交匯之處。

    涇渭二水,一清一濁,清水濁水同流一河,卻互不相融,甚是奇特。“涇渭分明”,此所謂也。

    涇渭二水的分界線,清晰漫長。一條小船,就在涇渭二水的分界線上,順流而下。

    小船較尋常船只更加狹長,水面上波光鱗動,不仔細看,很難發現小船的存在。

    二水流速不同,交界處多波浪旋渦,尋常船只,都要留心躲避,以免不測。

    而這支小船,故意沿著二水分界線行駛,且速度極快,始終騎行在二水分界線上,竟沒有絲毫偏差。

    如此行船,不僅要有高超的技巧,還需要過人的膽量。

    小船行得輕巧飄逸,像是鋼索上的舞者。可是,駕船之人的形象,卻實在不能恭維,黝黑瘦小,豆眼鼠須,猥猥瑣瑣。

    此非別人,正是大漢水軍前哨校尉蔣平。

    蔣平江湖人稱“翻江鼠”,以水為家,在水中比在陸地上,更加自如隨意。這種狹長小船,最是難控,可在蔣平的操縱下,小船化身靈動的水蛇,沿著水線,追逐著水流。時而沖入迎面而來的大浪,時而躥出水面,狹陡的船底,似刀鋒一般,切割著水面,如飛疾行。

    激流弄浪,翻江鼠玩得不亦樂乎,笑得嘰嘰喳喳,卻苦了同船的小校史阿。

    史阿也屬大漢水軍,在舟船之上,訓練也很刻苦。但是,這種狹長小船不比大型戰船,顛簸晃動厲害得多,縱是經過訓練的史阿,也被晃得七葷八素,苦不堪言。

    還能呆在船上,已算有些本事了。換成沒經過訓練的,早就被掀下船了。

    史阿趴在船頭,準確地說,是如爛泥一般,癱在船頭。

    史阿越是狼狽,蔣平越是開心,明知故問道:“史兄弟,咋了嗎?咋不說話了?”

    強忍著沒吐已算難得,史阿哪還能張嘴說話。一手緊摳著船幫,一手掙扎著向后擺了擺。

    “哦哦,史兄弟是嫌船兒太慢,耽誤了向主公稟報是吧?好咧,哥哥我再加把勁!”

    蔣平說著,手腕稍稍加勁,小船便突然加速,“嗖”地一下,飛出水面!

    “嘔……”史阿再也忍不住了,嘴一張,五顏六色,狂噴而出。

    “唧唧唧……”蔣平笑得前仰后合,愈發顯得猥瑣……

    ……

    潼關西通關中大地,北守渭水。

    戰事開啟,陸路、水路,全部戒嚴管制。潼關附近的渭水河面上,大漢水軍營寨外,各式戰船戰艦,緊張地操訓著,為即將開啟的決戰,做著最后的準備。

    突然!

    “咻”地一聲,一支哨箭,自水寨敵樓上沖天而起!與此同時,敵樓上舞動起一面水軍特有號旗,斜指西面上游方向。

    負責警戒的戰船,聽得哨箭預警,以號旗指向為令,立刻張帆加槳,向上游沖去。

    蔣平史阿的小船,疾駛如飛。

    一路折騰,史阿感覺身子已經要散架了,但他始終沒讓蔣平減速。奉命前出偵察敵情,情報早一刻傳回,決戰便多一分勝算。

    小船身份不明,水軍警戒船只四面圍攏過來,欲攔截盤查。

    史阿見狀,強撐著從懷里掏出一塊五顏六色的彩旗,套上竹竿,插在船頭。

    “七彩飛鯉旗!”警戒船上的水軍校尉急忙揮舞令旗,命警戒船只,速速讓開水路,不得阻攔,并命令有關船只,伴行護送。還打出旗語,一路傳遞,通知水陸各部,準備接送信使。

    水軍作戰,以旗語為令。各色各式戰旗,代表著不同的軍令。

    史阿升起的飛鯉旗,是水軍前哨傳遞軍情專用之旗。而七彩飛鯉旗,是等級最高的飛鯉旗,所代表的意義,類似于陸地上,八百里加急傳書。

    見到此旗,任何部隊不得攔阻,且有沿途護送之責。

    蔣平史阿的小船,片刻不停,直駛至潼關城外。

    小船靠岸,蔣平“嗖”地一下躥上水岸,史阿卻連腿都抬不起來了,徹底成了一灘爛泥。

    陸上守備部隊,早接得水軍方面傳來的消息。一個壯碩的兵卒,上船扛起史阿上岸,扔上馬背。跟著蔣平,快馬加鞭,飛奔去見主公劉芒。

    ……

    史阿走一路,吐一道,滿臉蠟黃,面無血色。

    史阿雖然疲憊不堪,一見主公劉芒,仍要掙扎著行禮,被劉芒一把攙住。

    “病了?!”劉芒關切地問道。

    史阿剛要回答,忍不住又是一陣干嘔。好在肚里早已吐空,才沒噴劉芒一身。

    “暈船了,這一路吐得哦,唧唧唧……”蔣平一臉壞笑,替史阿答道。

    劉芒何等敏銳,不問也知是蔣平使壞。“你干的好事,快拿糖水來!”

    劉芒端著糖水,送到史阿嘴邊。“慢點喝,先不要喝太多,以免犯嘔。”

    主公劉芒細心叮囑,還親自喂水,史阿哪里受用得了。掙扎著要行禮告罪,卻被劉芒按住。“別動,慢慢喝。”

    都說主公劉芒待屬下有如兄弟,但史阿做夢也想不到,自己一個小校,漢軍上萬小校之一的小人物,竟能受到如此待遇!

    史阿滿眼是淚,哽咽著,緩緩喝下糖水……

    ……

    “主公,敵人主力全部出動了!”喝了糖水的史阿,精神稍一振作,便迫不及待地向劉芒匯報敵情。

    “是呢,鐵騎、西域兵,都出動了呢!嘖嘖,陣勢好大呢!”蔣平補充道。

    劉芒臉上沒有一絲變化,身旁的杜如晦招了招手,宿衛急忙捧上兩個托盤。

    托盤里,擺滿了軍旗小樣。

    為了雍涼決戰,漢軍做了充分準備,托盤里的軍旗小樣,每一面代表西涼軍的一支隊伍。偵察的斥候,無法抵近偵察時,只要認清敵人軍旗即可。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史阿逐一指點著軍旗。

    旁邊,蔣平也在另一個托盤里,指點著觀察到的敵軍軍旗。

    讓兩人分頭識別軍旗,并非不信任他們,而是為了避免誤識誤判。

    蔣平史阿匯報的時候,劉芒的表情,平靜如斯,沒有任何變化,甚至沒有開口詢問一句。

    待二人匯報完畢,劉芒才微微一笑。“兩位兄弟辛苦了,下去好好歇息。”

    主公劉芒態度平靜,蔣平心里卻打起了鼓。

    杜如晦送兩人出門,蔣平忍不住低聲問道:“杜先生,敵人可是不少呢,這一仗,咱能打贏不?”

    杜如晦微笑著反問道:“你覺得呢?”

    史阿搶答道:“一定能贏!”

    杜如晦不知可否。“去好好睡一覺吧。”

    杜如晦轉身進屋,正迎上劉芒晶亮的目光。

    因為興奮,劉芒的臉頰已微微泛紅,果斷地揮手道:“擬軍令!”

    :。: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