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我要打鬼子 > 第659章:活閻王殺人太恐怖
    錢周港繼續看著天花板裝逼道:“因為,他們不但要對付黃峰,而且還要對付黃峰身邊如云的高手,還有那些槍法準到令人發指的神槍手和狙擊手。甚至是那些機槍手。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你問問你身后那兩位,他們有可能殺得了黃峰嗎?額?別問能不能殺黃峰了,你就直接問他們能不能活著回來就行了。

    我可以告訴你答案,不說他們兩位了,就算再來20位,結果,都是白白送死而已。不相信你回頭直接問問他們看看?”

    “額。”

    這個倒不用問了,他東條英機直接信了。

    “如此說來,錢公子那是胸有成竹,心里早就做好了安排呀!那以錢公子的方案呢?你會怎么樣去做呢?不妨說出來聽聽,咱們共同研究研究,看看有多大的勝算?你們中國人不是說,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嗎?”

    “呵呵……”

    錢周港又是笑了一下,這才認真的說道:“首相大人不必如此,只要你想知道,開口問我便會告訴你。其實,我的方案,也沒有什么新奇的。但是,卻只有我錢周港能勝任,也只有我錢周港能玩得起,說句難聽的,也只有我錢周港才敢玩。”

    “哦?東條愿聞其詳,洗耳恭聽。”東條英機還樂呵呵的玩起了成語。

    錢周港故作認真道:“剛才我也說了,我的方案也沒有啥新意,只要你把你身后那兩個貨給我,并給我指揮他們的無上權利。

    那接下來我會帶著他們兩個直接去詐降黃峰。他會收下我們是肯定的,因為我們三個人都是中國.人。

    但是,以黃峰對我的了解,他知道我對我們大曰本帝國那可是絕對的忠心大大的。

    所以一開始,他是不可能信任我的。但是,這個我不擔心?我只要帶著這兩個家伙跟著他去多做點任務,在他面前多殺幾個曰本人,就能慢慢的博取他的信任,讓他漸漸的對我們放松警惕。

    然后……后面的事你懂的。”

    錢周港扭頭看著東條英機嘿嘿嘿的奸笑著,那樣子,好像他已經把黃峰給干掉了一樣。

    “咝咝……”

    東條英機有些不淡定了,有點狂亂的開始走來走去,開始考慮著可行性和得失。

    錢周港卻是壞的很,根本就不會給他深思熟慮的機會,就大聲說道:“正是因為我的計劃要求,所以我才要求首相大人你必須得給我無上權利。要不然,我讓他們殺曰本人,他們卻是拒絕或者猶豫。那任務立刻就會失敗,我們三人也將會死無葬身之地。”

    “咝……”

    東條英機聽錢周港說完,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他想想這還真一個能殺黃峰的好辦法,而且在他看來,這似乎也是唯一的好方法,這成功率看來也不低。

    可是,這就必須讓他把這兩個高手的無上指揮權交給他錢周港,萬一他錢周港叛變了呢?他們真投八路了?他們可都是中國人吶!其實這個才是他東條英機最不放心的。

    “呵呵……”

    錢周港又是呵呵一笑道:“東條首相,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無非就是怕我叛變而已。可是你想想,我錢周港追隨帝國這么多年了,我何時沒有機會叛變了?要叛變,我早就叛變了,絕不會一直等著要你這倆老頭才判變。

    是,我是逼著你要這絕對指揮權,這你應該高興才對,因為這證明我是對帝國衷心耿耿的。

    如果我有異心的話,我逼你要啥指揮權呀!就這倆老頭跟我走了的話?以我錢周港的智慧,東條首相大人。”

    錢周港說著看向了東條英機才自豪地說道:“首相大人,這兩個貨跟著我之后,以我錢周港的智慧,你認為我拿不下他們嗎?我有必要追著你要這個啥權利嗎?首相大人不會這么看不起我錢周港吧?”

    “啊……”

    “咝……”

    東條英機又一次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這錢周港說的還真的不是吹的,人家要叛變的話,問你要個屁指揮權呀!

    憑這貨的腦袋要控制這兩個老頭還不易如反掌?就算,沒有反掌那么容易,估計也難不了多少吧?

    人家干嘛苦苦的逼著你東條英機要那啥指揮權啊?這也就是人家對帝國忠心,這才問你要而已嘛!

    看來,這錢周港對帝國還真的是忠心耿耿呀!

    其實他東條英機哪里知道?他是中了錢周港的聲東擊西之計了。

    錢周港之所以逼他要那啥子指揮權,那只不過是給他自己找個能擺到桌面上來發飆的理由而已。這啥指揮權更是順手牽個羊而已。

    人家真正的目的卻是打亂他的方寸,擾亂他的思維,不讓他東條英機去想剛才的事情。

    剛才他錢周港也算是豁出去了,這東條英機可不是笨蛋,稍微有點提示給他,不出一刻鐘,他就能把事情的一切原由想明白。

    那他錢周港可就要死啦死啦滴了。所以他就果斷賭這一把,同時又能爭取到這兩個武林高手為自己用,對他來說是非常值得的。

    所以在這種地方混,先別說其他的,就光這察言觀色的功夫就要拿捏得非常到位才行。

    如果錢周港看不出這東條英機剛才一直是在想之前的事,那他錢周港今天恐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按照現在的情況看來,他錢周港是玩成功了。

    果然,東條英機在沉思了一陣之后。

    突然抬起頭來看向錢周港,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

    狠狠的吞了一口老痰,這才對錢周港說道:“行,為了殺黃峰,我東條英機今天就陪你錢周港瘋一把,錢公子你說吧!想要得到什么樣的支持?只要我東條英機能辦到的,我答應你便是。”

    “咝……我的個娘誒……這是什么情況啊?”

    鬼子看客們看不懂了,這怎么滴才過了這么一會兒,這才多久呀?這風向怎么就變了啊?

    錢周港的嘴角勾出了一個向上彎的弧度,露出了一個勝利和自信的微笑。

    “很簡單,我要這赤哈朝霓和赤哈尼瑪的至高指揮權,也就是說除了你首相大人和天皇之外,我命令他們殺誰,他們也必須立刻執行。

    因為,在博取黃峰的信任的這過程中,黃峰很有可能會對我做出一些試探,這種時候就算他黃峰讓我去殺我們一個集團軍司令官都是有可能的。而我也必須馬上應下并立刻執行。

    當然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很小,但是為了不讓我的任務在中間夭折而前功盡棄,所以我必須得預備著。”

    “咝……我的個天啊!”鬼子軍官們不蛋定了。

    剛才說指著鼻子罵東條英機已經是本世紀最瘋狂的事兒了。

    可是現在呢?這錢周港竟然當著東條英機的面要求殺自己一個集團軍司令?這也就算了,人家還敢要求殺了還要不犯法的?

    那我們這樣的少將,人家還不是說殺就殺?想宰就宰?想想在這一刻鐘之前,他們還在為他們那被錢周港炸成一死一傷的兩位將軍討個說法呢?

    這還討個屁說法呀?人家現在除了首相和天皇之外,就誰都有權殺了。

    不對,應該是想殺誰就殺誰了,我的個娘呀!首相不會答應他這樣的事情吧?

    開什么玩笑?這樣搞他錢周港那不就成了人間閻王了?

    對,不會的,肯定不會的,絕對不會答應這種事兒的。除非首相大人瘋了。

    可是這些鬼子軍官哪里知道黃峰在東條英機心目中的價值?如果能以命換命的話,他東條英機第一個就站出來跟他黃峰換,何況只是一個集團軍司令?

    果然,東條英機又是沉思了一會兒之后,果斷一狠心,一咬牙,對赤哈朝霓和赤哈尼瑪兩人說道:“你們也聽見錢公子的話了,我東條英機答應他了。你們也知道應該怎么樣做了吧?”

    兩個清朝老頭對視了一眼,才一起拱手行禮道:“卑職赤哈朝霓(赤哈尼瑪),謹遵首相大人的旨意,以后完全聽從錢公子的調遣,除首相大人和天皇之外,他說殺誰我們就殺誰,不問緣由。”

    啊……天啊……居然答應了?居然真的答應了?

    那些鬼子軍官看客們此時都在心里狂呼。

    天哪,首相大人竟然連這種事情也答應人家了?這真的是太瘋狂了,瘋狂到家了呀!

    我這是不是在做夢呀!這是不可能是真的,絕對不可能是真的。

    鬼子軍官們感覺這事情一點都不像是真的。

    就連錢周港都感覺有些意外。他之所以說出除了你首相大人和天皇之外的所有人他都可以殺,后來又加上黃蜂有可能讓他去殺一個集團軍司令官,所以他得備著。

    這句話本來就是有誤導性的。這集團軍司令官才多大呀?無外乎就是一個中將而已,他們鬼子叫的好聽才叫做司令官,在中國這邊也就是個軍長而已。

    一個軍長夠得著說除了天皇和他東條英機之外嗎?

    他錢周港之所以加上這一句。就是要誤導東條英機認為他錢周港的本意最高只是殺集團軍司令官以下的人員而已,而且還是很少機率的,那是為了博取黃峰的信任才逼不得已干一次而已。

    對,他東條英機這樣認為也沒錯。但前提必須是錢周港是忠心他們鬼子國的。話又說回來了,真這樣的話,錢周港連一個鬼子也不會殺了。

    錢周港正要說話,卻有人搶在了他前面。

    “不可以呀,首相大人,千萬不能答應他這樣的條件呀!這樣的話,那他錢周港不是在我們帝國一手遮天了嗎?他錢周港不就成了我們帝國的活閻王了嗎?

    那誰還敢說他半句不是呀?這要是誰敢得罪他,他不是想弄死就弄死嗎?這哪里還有什么律法可言?哪里還有什么仁義道德可言呀?

    這不是擾亂我朝綱,毀我帝國的根基嗎?”

    東條英機一看,說話的竟然是山本55。東條英機在心里說道你以為我想呀,可是這錢周港在這里磨了這么一天了,不就是想要這個權利嗎?他這個計劃沒有這個權利,好像也不行啊,為了殺掉黃蜂,我也只能先這樣做了,等他錢周港完成任務回來領功的時候我再弄死他就是。

    但是這樣的話,東條英機也不敢說出來呀!既然不敢說出來,他一時也不知道怎么樣來安撫這個山本55了。

    “嘿嘿……”

    錢周港樂了,這樣的事情還真答應了?就算是他提出的他也感覺有點難以置信。

    他對東條英機拱手行禮說道:“謝謝首相大人對我泉州港的信任,既然首相大人給了我錢周港這樣的權力,那我倒要先試試我這權力到底靈不靈了。”

    錢周港說著看向了山田55,笑道:“山本兄,你真聰明,竟然知道我可以在帝國一手遮天,可是我就是不明白了,既然你知道不能惹我可是你為什么你還要惹我呢?呵呵……”

    聽到這里,山本55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知道壞菜了。搞不好,這錢周港就要拿它試刀了。

    也就是說,他們鬼子國的活閻王要發飆了。

    果然,錢周港突然臉色一凜,看向了赤哈朝霓和赤哈尼瑪兩人喝道:“赤哈朝霓、赤哈尼瑪,立刻執行命令,把這反對我的山本55的人頭給我剁下來。”

    “是,卑職馬上執行。”赤哈朝霓和赤哈尼瑪齊聲說完就刷一聲身影一閃……

    “啊?不要……”

    東條英機和所有的鬼子軍官們幾乎在同時叫出了這句話。

    可是他們發現才說出了三個字,山本55的一個大好頭顱已經高高飛起……

    緊接著就是鮮血四濺,那血像噴泉一樣在他的頸部斷開處噴出,一具無頭的尸體搖搖欲墜的緩緩的載倒在地上。

    又一個少將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掉了,這活閻王還真不是蓋的,還真的是說殺就殺呀?連個反應的時間都不給啊!這也太恐怖了吧?

    而赤哈朝霓和赤哈尼瑪已經回到了原來的位置,就好像從來就沒出過手一樣,手上依然是空空如也,身上也沒見帶有武器。

    也不知道他們是用什么把這山本55的人頭給割飛的?這殺人的速度快到令人咂舌。

    這不?就連錢周港都被他們殺人的速度給鎮住了,這殺人幾乎是跟他們答應的聲音同步的啊!

    要不要這么嚇人啊?把這兩貨帶回去,要是不能把他們成功策反了,那黃峰還真不是一般的危險呀!

    而此時的鬼子們,不管是東條英機還是那些鬼子軍官,現在都是目瞪又口呆的。

    又死了一個?又死了一個少將?這今天都死了多少個少將了啊?

    而且全部都是死在他們自己工作的辦公室里,如雞似鴨般,人家想宰就宰,還真的輪不到他們有沒有意見。

    這山本55不就是站出來說一句反對的話嗎?這就召來了殺身之禍,而且還不知道,有沒有人能給他報仇呢?

    反正他們是再也不敢站出來討那什么說法了,這根本就是自己給自己找刺激,是自己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此時,鬼子軍官們直到此時才發現,似乎他們的生命好像真的不值什么錢吶!

    反正比那些豬狗雞鴨之類的也高級不了多少。能說高級點的理由無非就是人家殺了不吃肉而已。

    眾鬼子和東條英機都還在目瞪口呆愣神之中。

    錢周港卻是啪啪啪鼓起掌來。

    “吆西,非常的吆西……大大的吆西……赤哈朝霓、赤哈尼瑪,你們兩位功夫大大滴好?簡直是快如閃電呀!

    你們也非常的聽話,咱要滴就是這個效果!黃峰絕對不是你們兩個的對手,有了二位相助,這一下我錢周港算是有信心宰掉黃峰了呀!”

    錢周港說著又裝模作樣的咬牙切齒道:“黃峰,你丫的給我等著,你帶給我的幾次恥辱,我要用你的鮮血來洗刷,用你的生命來……”

    這些話,他當然是說給東條英機聽的了。

    可是他的表演算是白費了,此時的東條英機哪里還有心看他的表演?他已經被氣得全身都在發抖了。

    咱這一辦公室的少將,讓你這個八嘎說殺就殺,就今天你這貨一到,就都快殺了一半了。

    不對,再加上死牢里的那六個,就都要超過一半了。

    泥人都還有三分火呢?你真當我東條英機就沒脾氣了是不是?

    他一指錢周港吼道:“八嘎……錢周港你這個八嘎!怎么可以亂殺人?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可是海軍司令山本56的堂弟,人家信任我才把人放在我手上調教。

    你倒好,一聲不吭就給我宰了,而且還把人家的人頭都給砍飛了,你這讓我怎么向人家山本56交待?你說,你說讓我怎么向人家交待?”

    東條英機算是被氣的臉紅脖子粗加跳腳了,這一辦公室的少將可以說就這山本55重要了。

    可以說前面死的那一些,加起來都頂不上這一個。畢竟這個是交好人家山本56的一條好途徑。

    但是卻被錢周港一聲不吭就弄死了,這怎么能讓他不生氣?

    誰知錢周港卻是無所謂的聳聳肩道:“不就是一個山本56嗎?他對帝國忠心嗎?哦,我差點忘了,反對首相大人,那就是反對帝國。

    放心吧,他不敢有意見。如果他真的有意見來找你唧唧歪歪。

    您告訴我,我帶著赤哈朝霓和赤哈尼瑪去找他一趟,把他的人頭拿來給您便是。

    咱不就是有這權利嗎?”

    “啊!”

    所有的小鬼子軍官都驚呆了,這活閻王還真的是想殺誰就殺誰啊?連海軍總司令都敢殺?

    “你……”

    東條英機聞言一指錢周港,差點沒氣吐血,果斷大吼道:“來人……給我把這個八嘎拖出去給我剁了……”

    (本章完)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