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大宋將門 > 第50章 御批三國
    “王兄,小弟提前道賀了。”

    馬漢抱拳,向王良璟深深一躬。歷來小道消息都比正式的公文要快,只是這一次卻不是小道消息,陛下賜官王寧安,給了正九品的儒林郎。

    可別覺得官小,宋代科舉的頭名狀元初次授官,也僅僅是從八品的宣義郎,只比王寧安高了一級而已。

    還不到十三歲的娃娃,拿到了好些人熬了半輩子才能熬到的官職,當然是可喜可賀。不只是王家,整個滄州都與有榮焉,絕對要寫入縣志。

    包黑子雖然厲行節儉,依舊撥了一百貫經費,迎接欽差大人,要把賜官儀式辦得熱熱鬧鬧。

    馬漢提前道喜,是要請王寧安去知州衙門,包拯會親自給他講解接旨的禮節。王良璟弄清楚來意,咧著大嘴笑了起來,巴掌都拍不到一起了。

    “寧安,這下子你可光宗耀祖了!”王良璟興匆匆找到了兒子,把事情說了一遍,就趕快催促王寧安去衙門。哪知道王寧安眉頭深鎖,似乎有些不高興,面色十分凝重。

    “臭小子,看把你高興的,都傻了?”

    “沒有!”王寧安認真道:“孩兒準備辭了,我不要這個儒林郎!”

    “為什么?”王良璟大惑不解,好好的官職擺在面前,干嘛不要!你小子是吃錯藥了,還是腦袋燒糊涂了?

    “告訴你小子,光宗耀祖的事,你別犯驢,小心我抽你!”

    “爹!”王寧安用力搖頭,“你說,陛下為什么給我賜官?”

    “為什么?喜歡你唄!”

    王良璟憨厚笑著,終于想了起來,馬漢說了,是王寧安幫著鏟除崔家,又著書有功,龍心大悅,才賞賜了一個官職。

    “對付崔家,我是出了力,可是衙門里的諸位,上至包大人,下至普通差役,甚至老爹你,通通都出了力氣。大家伙的賞賜沒有下來,唯獨給我一個儒林郎,其實說穿了,就是《三國演義》,陛下看著高興,心血來潮,就給了我一個官職。”

    聽完兒子的分析,王良璟下意識點頭,又追問道:“那有什么不好?”

    “當然不好!”

    王寧安斷然說道,別人沒有,唯獨給了他,難保不會有人心存芥蒂。而且一個區區九品官,只是多拿一份俸祿,要說有多少的好處,未必!而且儒林郎是文官散階,偏偏王家是以武立家。

    拿到了一個儒林郎,與王家的實力沒什么幫助,士林中人也不會接納他,而且小說話本畢竟不是正途,靠這個得官,還會惹來各方嫉妒,說他是幸進小人,影響名聲。

    好處未必有多少,潛在的風險倒是一大堆。

    他把心里的擔憂和老爹說了,王良璟心思沒有兒子那么花哨,不甘心道:“當官就比不當官好,總不能白白浪費機會吧?”

    王寧安思量一下,笑道:“我有辦法,好處要拿,壞處不沾!”

    ……

    當天晚上,王寧安花了整整一夜,寫了一篇扎子,拜托包拯送給陛下。

    王寧安首先追憶了往昔的過程,提到了他的祖父王修文,從小教導子孫識字,講述歷代故事,告誡后輩忠君報國,在祖父的教導之下,讀了一些史學,后祖父戰死西夏,家道中落,無緣入私塾讀書,長長徘徊學堂之外。又聽一些說書先生講故事,胡思亂想之下,略略杜撰了幾個故事,誰知竟然得到了歡迎,大半年之前,動筆寫了《三國演義》,萬萬想不到竟然驚動了陛下,誠惶誠恐,汗流浹背。

    詩詞已是小道,話本小說,更是只可作為茶余飯后,消遣之用。小子作書,一為家貧,二為追思祖父,萬萬不敢以此換取官職,玷辱士林。文官官職,那是代天宣化,教化萬方,非飽學鴻儒,德才兼備,不能為之。

    小子年幼無知,不通文,不懂武,無一絲一毫利國利民之舉,豈敢輕易接受陛下錯愛!

    辭了官職之后,王寧安在后面附上了《三國演義》的全部文稿,贈送皇帝陛下,并且告訴皇帝,若是陛下喜歡此書,能略加批講斧正,已經是小子三生之幸,斷然不敢奢求官職。小子年幼,尚在讀書學武之中,假以時日,學業有成,定要憑著胸中才華,堂堂正正奪取功名,為陛下效力,為朝廷盡忠。

    ……

    “這小子要么是真性情,要么就是奸猾過分,妖孽降世!”

    這是包拯給王寧安扎子的評價,毫無疑問,他更傾向于后者。因為這一份扎子寫的滴水不漏,把方方面面都照顧到了,就算包黑子都沒法寫得這么完美!

    首先王寧安靠著追憶祖父,含蓄點出了他小小年紀能寫出《三國演義》的原因,誰要是懷疑,就去找他祖父說吧!問題是他的祖父已經戰死在西夏,而這,又是王寧安第二個目的,他在替王家鳴不平。

    戰死疆場的猛士籍籍無名,一個靠著寫話本的少年竟然得到了官職,說得過去嗎?

    他用謙卑的態度,拒絕了辭官,這一手肯定能得到士林的好評,即便有人看他不順眼,也不敢多說什么,王寧安站在了理這一邊!

    當然了光有理還不行,還要會討人喜歡。

    把《三國演義》全文奉上,還請求趙禎批注斧正。

    看趙禎急吼吼的模樣,絕對會答應的。

    可一旦趙禎按照王寧安說的做了,皇帝親自批注,就等于做了最好的廣告,滿朝文武,士紳百姓,只要識字的,誰不要買一本《三國演義》,不為了看書,也要沾沾皇帝的貴氣!

    從此之后,趙禎和王寧安兩個名字就緊緊連在了一起。

    一個儒林郎算什么?

    九品小官,芝麻綠豆都不算,可一旦和皇帝并列,王寧安的身價扶搖直上。

    再加上《三國演義》熱賣,很快天下人就知道王寧安,論起名氣,只怕任何神童都沒法和他爭鋒!

    有了皇帝的加持,有了偌大的名聲,日后誰也沒法輕易對王寧安下手。

    當真是好算計,最妙的是,他的所有心思,都藏在了光明正大的面具之下,處處占著理,對祖父那是孝,對皇帝是忠,對士林是懂得分寸,不貪圖名利,對天下百姓,是才華橫溢,窮小子逆襲……丫的把好處都占盡了,還愣是裝出一副赤子之心,心懷大志的模樣。

    “這小子就是個妖孽!”

    包黑子真想把這份扎子淹了,不給趙禎看到。

    可作為一個君子,老包干不出來,王寧安一切都光明正大,無可挑剔!

    “罷了,老夫倒要看看,你小子還能玩出什么花樣!”

    ……

    扎子用六百里加急,送到了汴京。

    趙禎拿到了完整的書稿,連著十天,將《三國演義》看完,他發現其中有一百多處官職、時間、地點一類的小錯誤,皇帝陛下都查閱書籍,給一一改正。

    正是這些錯誤,加上不太好看的爛字,才讓趙禎徹底相信這是出自一個少年之手。

    “瑕不掩瑜啊,此書忠義報國,砥礪人心,真應該人人手邊都有一本。”

    趙禎說完,揮毫潑墨,親自作序不說,又加了三百條批注,弄完之后,還不罷休,讓人快馬加鞭,送到了醉翁歐陽修的手里,請求文壇盟主作跋。

    就這樣,在慶歷七年的冬天,由王寧安所著,趙禎御批,歐陽修加持的《三國演義》新鮮出爐。

    一時間各方人士都翹首以盼,想要一睹為快。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