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歷史小說 > 大宋將門 > 第591章 勢力龐大的王寧安
    “想要娶公主,膽子不小啊!”

    文彥博突然插話道:“董氈何許人,竟然貪圖我大宋金枝玉葉,漫說沒有公主可嫁,就算是有,也斷然不可!不要做白日夢了!”

    其余大臣也紛紛跟進,說的話一個比一個難聽。

    鬼章被氣得不輕。

    這家伙漢語流利,曾代表唃廝啰幾次出使大宋,自認為非常了解宋朝的情況,這些大頭巾對付自己人一肚子主意,對付外人,往往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生怕也麻煩。就算拒絕,也不應該惡言相向啊!

    鬼章的怒氣也上來了,他嬉皮笑臉道:“就算不是陛下親生女兒也行,只要陛下過繼一個宗室之女,下嫁我家主公,他也會欣然接受的,就想當年的文成公主一樣。”

    趙禎一擺手,冷笑道:“我大宋和大唐不一樣,斷然不會有和親之事,你們不要癡心妄想!”

    皇帝一言回絕,鬼章臉色越發難看,他狂妄一笑,“大丈夫何患無妻!我家主公是少年英雄,看上大宋貴女,是大宋的福氣,你們不愿意答應,可西夏的公主等著呢!實不相瞞,李諒祚已經派遣使者,要和我們青唐結親,大宋不同意,吃虧的是你們!”

    一直沒有說話的王寧安突然呵呵一笑。

    “原來是和西夏勾結到了一起,跑來訛詐大宋了!”王寧安輕笑一聲,“貴使不妨告訴董氈,他的母親是遼國人,如果再娶西夏公主,他何以號令吐蕃諸部?到時候只怕禍起蕭墻,不可收拾!西夏李諒祚,殺死舅父,獨攬大權,年紀輕輕,就野心勃勃。你們捫心自問,和西夏攪在一起,有好下場嗎?”

    王寧安站起身,朗聲道:“青唐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董氈如果聰明,立刻歸降大宋,接受圣人冊封,為大宋做先鋒,滅了西夏,到時候,不失封王之位,如果依仗著有幾萬鐵騎,就不知生死,天兵所到之處,玉石俱焚,絕無僥幸!”

    王寧安的話擲地有聲,每一句都戳中青唐的軟肋,把鬼章攜西夏自重的鬼話駁得體無完膚。

    青唐為何會立國,就是對抗西夏,如果現在和西夏聯姻,那唃廝啰幾十年征戰,究竟是為了什么?

    董氈地位本就不穩,老爹剛死,他就改變父親的戰略,倒向西夏,青唐各部,誰會服氣?

    鬼章不是傻瓜,被王寧安問得鬢角流汗,神色慌張,明顯氣急敗壞。

    “好啊,既然大宋如此不齒青唐,那我只有回去告訴我家主公,讓他起大兵前來求親了。”

    “哈哈哈!”

    王寧安放聲大笑,回身沖著趙禎深深一躬。

    “啟奏陛下,既然青唐久懷異心,圖謀不軌,我大宋就應該起天兵討伐。”

    王寧安說完,首相文彥博,樞相狄青,副相王安石,劉沆,三司使司馬光,御史中丞張方平……幾個人紛紛諫言,全數主張對青唐用兵。

    鬼章都看傻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來之前還做了功課,大宋的幾位相公,相來都是主和派居多,別管有沒有把握,來到了大宋,就一定要大言恫嚇,不管多少,總能占點便宜。

    偏偏這次,他還沒怎么樣呢,大宋就嚷嚷著要動武了,仿佛比他們還著急!

    莫非來的是假的大宋?

    鬼章哪里知曉,就在過去的幾個月之間,至少大宋的決策圈,徹底脫胎換骨了。

    王寧安和狄青代表將門,不用多少,王安石是堅定的對外用兵派,而文彥博又是個投機分子,他最善于觀察風向。

    皇帝要打,王寧安要打,王安石要打,樞密院要打……他要是不打,能說得過去嗎?

    不但要打,還要比別人都積極!

    唯有如此,才能對得起他文大不要臉的名聲!

    反正不管真假,大宋上下一致,全都喊打!

    趙禎欣慰點頭,他對著鬼章說道:“董氈是唃廝啰三子,廢長立幼,取亂之道,董氈桀驁不馴,勾結西夏,圖謀大宋,罪不容誅!朕秉持仁慈之心,不會加害于你,你立刻回去青唐,告訴董氈,三個月之內,自束來降,負荊請罪,朕或可以原諒他的無知,如果逾期不至,則天兵必至!”

    “吾皇圣明!”

    文彥博帶頭大喊,把鬼章弄得一愣一愣的,回到了館驛,好半天才弄明白,完了,談崩了,要打仗了……還等著干什么,趕快回去吧!

    鬼章連滾帶爬,離開了西京。

    從早朝下來,凡是參與的官吏,無比歡喜鼓舞,倍感振奮。

    這一次不只是宰執重臣全部洗牌,下面的官吏也換了不少。

    原來王寧安的門人弟子,紛紛提前結束歷練,被充實進各級衙門。

    比如呂惠卿就得到了王安石的推薦,接任三司判官,韓宗武進了大理寺,負責刑獄,章敦進入兵部,章衡和蘇軾進了禮部,蘇轍有理財之能,專職負責新交子事宜……

    隨著這幫年輕人成長起來,王寧安的勢力就像是一棵參天巨木,露出了碩大無朋的身軀。而且王寧安又拜了范仲淹為師,顯然,他已經扛起了變法革新的大旗,要重新把慶歷新政沒走完的路,繼續走下去。

    慶歷舊臣,還有他們的門生故吏,六藝學堂,傾向變法的官吏,這些勢力都集結在王寧安的身邊。

    如果說以往王寧安的實力只限于軍中和金融系統,那么發展到今天,已經遍及朝堂的每一個角落,根基雄厚,深不可測。

    這一切趙禎看得很清楚,卻也很放心。

    有人要問,難道皇帝不怕王寧安這么大的勢力,會黃袍加身,取而代之嗎?

    說起來趙禎還真不怕!

    任何一個權臣,有心圖謀社稷,奪取皇位,都不會像王寧安這么干。

    看看王寧安最近都干了什么……掃平蜀中江卿,斬殺兩位相公,幾十名官吏,又力推新法,富國強兵,干的都是得罪人的活兒!

    假如他有心奪權,就應該學趙匡胤,學王莽,先裝得蠢萌可愛,人畜無害,暗中積蓄力量,絕不輕易表態得罪人……在拿到皇位之前,永遠裝傻。

    可王寧安不一樣,他干得都是得罪人的事情。

    尤其是一口氣宰了兩位相公,更讓趙禎放心,王寧安是真心變法,是真心輔佐大宋朝廷。當然了,如果變法成功,王寧安聲望大振,的確也有危險……可變法多難啊,趙大叔都不奢望能看到成功的那一天,或許小太子會碰到,可現在他們師徒的關系,和父子也差不多了……有些人啊,只能用情籠絡,不能用權術駕馭……

    趙大叔從來不避諱王寧安,也從不和他玩帝王心術,偏偏越是如此,王寧安就越是要謹慎小心,兢兢業業替皇帝辦事。

    不得不說,高智商永遠玩不過高情商!

    贊一個,趙大叔!

    “景平,你真準備好了對青唐用兵?那5萬人馬,可剛剛開始訓練,沒有一年半載,還排不上用場啊?”

    趙禎笑著問道。

    王寧安也呵呵一笑,“陛下,哪有等到四平八穩,什么都齊全了再用兵,會坐失良機的!如今董氈剛剛繼位,根基不穩,他派使者來大宋,無非是想敲大宋一筆,順便拿到冊封,有大宋給他背書,手上又有了錢,駕馭部下也就容易了。只是我們不能讓他如愿以償,不但不給好處,還要施加壓力,制造天兵壓境的氣氛……有些時候,不打比打更有威力,反正主動權在我們,不在董氈!”

    趙禎滿意大笑,撫掌道:“王卿,人都說你是個主戰派,其實你比誰都謹慎,輕易絕不動用武力。”

    王寧安憨笑道:“哪有真正的常勝將軍,以漢唐之強,尚且吃了很多敗仗……大宋應該把所有的功夫都用上,分化瓦解,削弱對手,和他們打經濟戰,打心理戰,打情報戰,打貿易戰……總而言之,要把對手折騰得身心俱疲,天旋地轉,頭昏腦漲,弄個半死,然后再出動大軍,一鼓作氣!這就像摔跤的,最強的師父一定是最后出場,而且他出場一定要能贏,如果打敗了,就要灰溜溜滾出京城,軍隊是大宋最后的手段,哪能隨便拿出來!”

    王寧安在戰略上向來積極,真正落到了戰術層面,又相當細心,從不打無準備之仗,這讓趙禎非常放心。

    君臣兩個不斷謀劃著出擊青唐的計劃……不過王寧安還是低估了下面人的積極性。

    王韶去年冬天,越過洮水,打下定羌城,收復煕州……朕準備大干一場,結果朝廷的精力都被交子務的事情牽涉過去,無暇顧及青唐,弄得王韶十分沮喪。不過他沒有浪費這段時間,而是利用通商為手段,和吐蕃各部頻頻聯絡,收買頭人,大肆拉攏。野利遇乞也沒有閑著,老家伙派遣人手,進入青唐,散播流言,說唃廝啰是被董氈害死的。

    而且董氈還和西夏勾勾搭搭,要把青唐出賣給西夏,他根本不配做青唐的主人,唯有唃廝啰的長孫木征,才是青唐之主!

    不得不說,王韶和野利遇乞都是兩個超級大忽悠,放在一起,威力倍增,至少頂得上一個王寧安……董氈本就不得人心,而且唃廝啰死得的確蹊蹺,青唐各部多有怨言。偏巧董氈又和西夏眉來眼去,還要娶李諒祚的姐姐……結果吐蕃諸部盛傳董氈要把青唐獻給西夏。

    出于對西夏的恐懼,前后有近10萬部民,歸順大宋,王韶的報捷文書直接送到了西京……...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