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都市小說 > AV拍攝指南 > 244:糖果
    晚上在宋祁言的睡房,喬橋對彥陽扔銀行卡的行為進行了深刻的控訴。

    “為什么呢?你說這是為什么呢?”喬橋百思不得其解,“兩千萬呀,不是兩百塊也不是兩千塊,是兩千萬呀。他怎么說扔就扔了呢?是不是太沒有金錢觀念了?不行,等周先生回來我一定要告狀……”

    安靜敲擊著筆記本的男人淡淡看了她一眼,顯然不打算發表任何看法。

    “主人,我真覺得不行。”喬橋一本正經地湊過去,“正好明天你休息,我們去把噴泉把卡撈出來吧,放心,那個位置我看得清清楚楚,還畫草圖了呢。”

    說完,獻寶一樣摸出一張紙,上面畫著整個噴泉的俯視圖和方向標志,并在噴泉的某一邊緣處打了個叉號,對于從小不愛學地理的她來說,這圖畫得相當認真了。

    “當時看見他扔卡的人不多,明天咱們早點去,準能——”

    “喬橋。”宋祁言看了眼腕表后打斷她,“一小時三十五分零八秒。我們見面后的這段時間里,你一直在提彥陽。”

    喬橋涌上種不好的預感,她弱弱道:“是嗎?”

    男人的食指和中指輕輕點著桌面:“我再從你嘴里聽到一次他的名字,你就別想見到他了。至于是送他走還是送你走,你可以慢慢猜。”

    喬橋連連點頭,知道這不是開玩笑。

    宋祁言這才收回目光,注意力重新落到屏幕上。

    喬橋小心翼翼:“那卡……”

    宋祁言:“他要扔就扔,跟你有什么關系?”

    嗚……

    問題是,要揭不開鍋了呀。本想著彥陽有錢還能讓他負擔一部分,現在連卡都扔了,一個大窮光蛋領著一個小窮光蛋,日子怎么過喲。

    可讓她跟宋導要,她又張不開這個嘴……

    男人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淡淡道:“真的很缺錢?”

    喬橋忍辱負重的點頭。

    “缺錢就對了。”宋祁言嘴角勾起一絲極淡的笑容,“沒錢都帶著人到處跑,有錢還了得?”

    你是魔鬼嗎?

    宋祁言:“昨天給你的資料,看了多少?”

    喬橋:“啊?”

    接觸到宋導不善的目光,她才想起昨晚拿到的厚厚一沓資料還沒來得及看。都是些星程的校規校級和選課注意事項,她拿到時還打了保票一天絕對看完的……

    結果全忘了。

    “這不是要買文具嘛!”喬橋急中生智,翻出白天買的學習用品,“我還給你買了呢。”

    這招果然好使,宋祁言被吸引了注意力:“買的什么?”

    “這個!”喬橋亮出一根棒棒糖。

    宋祁言:……

    喬橋暗暗擦了把汗,幸虧彥陽想吃的時候多買了一根,否則就要當場翻車了。

    男人神色陰晴不定,看不出喜怒。喬橋惴惴不安地舉了一會兒,干脆大著膽子剝掉糖衣把糖球遞到宋祁言嘴邊。

    喬橋:“啊。”

    宋祁言頓了頓,竟然真的乖乖張嘴,含住了糖球。

    心總算放回了肚子里。

    “很好吃的,是我最喜歡的口味。”喬橋嘿嘿一笑就要松手,“那我看資料去啦?”

    手指剛離開塑料棍,就被猛地攥住。

    宋祁言不緊不慢地抬眼,綿長的睫毛像羽扇一般在臉上留下參差的陰影,用一種混雜了性感和禁欲的矛盾眼神看向喬橋,然后吐出糖球,舌尖沿著塑料棍一路向下,直到舔上喬橋的指尖。

    怪異的感覺讓她覺得像被什么東西電了一下,發梢都要燃起火花。

    “好甜。”嗓音低低的,帶點沙啞,不知道是指糖球還是指喬橋。

    喬橋想抽回手,但絲毫撼動不了:“你……今天不忙嗎?”

    “忙也不忙。”男人笑得很淺,“有糖吃就不忙了。”

    哇……好像不該拿糖出來哄人的。

    可仔細看著,宋祁言眼下似乎有隱隱的青色,神情上帶著疲態,應該是一直沒好好休息。

    喬橋知道他最近忙,可以前就算再忙也只是回來多加一兩個小時的班,從來不會像這樣整夜整夜騰不出時間,兩人住進別墅好幾天了,卻連一次同床共枕的機會都沒有,男人總是讓她先休息,但第二天早上起來,身側的床鋪也是涼的,壓根沒人睡過。

    她不好問對方到底在忙什么,宋祁言也很少跟她提工作的事。但看他這么辛苦,自己還一點忙都幫不上,就有些愧疚。

    宋祁言把她拉進懷里,動情地吻著她的脖頸和胸口,呼出的熱氣長長地噴灑在她皮膚上,可要是仔細感受,就會發現男人下半身還軟著,一點都沒硬起來。

    累得身體都在主動抗議了么?

    “那個,我給你揉揉肩吧。”喬橋跳出他的懷抱,繞到后面,手討好地搭著男人的肩背,“今天要是不工作,就好好放松放松,要不一會兒我陪你出去逛逛?”

    宋祁言明顯也發現了身體的窘境,他臉色不太好,但調整得還算快:“是該休息了。”

    喬橋:“對嘛,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來,外套脫了,給你試試我的按摩手法。”

    她幫著宋祁言脫掉西裝外套和馬甲,男人上身僅著一件天絲襯衣,薄絹質地的衣料把后背肌肉勾勒地恰到好處。手掌與其接觸的第一感覺是涼,但緊接著,熱度就會從細密的編織縫隙中,絲絲縷縷地透出來。

    這是什么神仙面料。

    摸著也輕薄了吧,好像沒穿衣服似的,哇塞,這肌肉線條……

    喬橋邊揉邊放飛自我胡思亂想,宋祁言身材不算魁梧,卻非常勻稱,骨量與肌肉的比例剛剛好。她本來在專心地揉著肩頸,手卻不知怎么自動往下滑,沿著側頸落到男人鎖骨附近。

    嚶,鎖骨也好明顯……這個弧度一定可以擺硬幣了。

    不,擺硬幣算什么,養魚也沒問題啊……

    揉了一會兒,手掌下的肌肉卻逐漸緊繃起來,喬橋后知后覺地意識到摸錯了地方,連忙整頓心緒,老實地繼續揉肩。

    可惜卻揉不動了。

    喬橋低聲提醒:“放松肌肉,不要繃著。”

    宋祁言搖頭:“不行。”

    喬橋:“誒?”

    宋祁言:“我硬了。”

    喬橋:……

    要不要這么快!她才摸了不到一分鐘吧?!

    視線不受控制地下移,果然,男人兩腿之間鼓囊囊的,已經支起了一頂好大的帳篷。

    看這個生龍活虎的樣子,說剛才差點起不來,誰會信?

    “那我——啊!”

    喬橋倉促地環住宋祁言的脖子,原來男人竟忽然將她離地抱起,向床鋪方向走去。

    她眼看離床越來越近,知道等自己落到床上就神仙難救了,抓緊時間勸解道:“呃……剛結束高強度工作不宜快速運動……”

    宋祁言挑眉:“我什么時候快過?”

    喬橋要哭了:“也不宜劇烈運動!”

    宋祁言:“我會掌握好度的。”

    不是啊宋導,你好歹給我個思想準備,剛才不是還按摩呢嗎!

    身體重重摔到了柔軟的床墊上,男人逆光站在床前,扯下領帶開始一顆顆解襯衣扣子。剛才喬橋意淫了許久的鎖骨終于出現在燈光下,線條嶙峋,比她想象的還要誘人。

    “是我幫你脫,還是你自己來?”

    喬橋抿住嘴唇:“我……我還是自己來吧。”

    宋導雖然不像梁季澤那樣愛撕人衣服,但難保不會因礙事而把她碩果僅存的T恤弄壞。

    這種經濟困難時期,她承受不起再損失一件衣服了。

    剛把T恤脫掉,男人就欺身壓了下來,他隔著胸罩揉捏著喬橋的胸脯,另一只手掐住她的下頜,不容抗拒地吻住她的嘴唇。

    “唔……慢點……”

    喬橋被動承受著,手無力地推拒著宋祁言的胸膛,這點反抗自然起不到任何作用,下唇一痛,男人警告地冷冷看她,喬橋當即偃旗息鼓,乖巧地張嘴,任由對方肆意侵略。

    多年跟宋祁言相處的經驗告訴她,還是聽話比較保險。

    她正被吻得有些情動,忽然睡房門被推開,門口傳來彥陽的聲音:“喬橋,你給我買的糖——”

    聲音戛然而止,顯然他看到了房間里正在發生的一切。宋祁言一把扯過被單,將喬橋包了個嚴嚴實實。嗓音森冷道:“出去。”

    “喬橋!我討厭你!”小孩帶著哭腔喊了這么一句后扭頭就跑了,臨走不忘把房門狠狠甩上。

    這一切發生在瞬息之間,等她手忙腳亂從被單里探出頭時,只聽到了一聲哐當巨響。

    喬橋瘋了:“啊啊啊啊啊啊!你為什么不鎖門?!”

    宋祁言:“是你為什么沒鎖門。”

    哦對……最后一個進來的是她。

    喬橋痛苦地抓著自己的頭發,也就是說跟宋導這樣那樣全被看到了?彥陽才六歲啊!給他心靈會帶來多大的打擊!不會影響他的人生觀吧?回頭跟他解釋我跟宋哥哥在玩摔跤他會信嗎?

    ……想什么呢,鐵定不會啊!彥陽又不是傻子!

    喬橋悲痛道:“我明天沒臉見他了!”

    宋祁言一直靜靜地看她糾結,最后才淡淡道:“我倒覺得,你應該先解釋另一個問題。”

    喬橋茫然抬頭:“什么?”

    宋祁言:“那顆糖,你到底是給誰買的?”

    喬橋:!!!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