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都市之女神游戲 > 都市之女神游戲(10)
    【第十章公安局長】2019-02-08站在一邊的沉瑩此刻才回過神來,本來是故事主角的她卻一瞬間淪為了配角,她腦子一陣發蒙,盡管她心中恨極了黃立新,可看到秦風一拳打飛了對方,她心里生出的并不是快意,反而是巨大的恐懼,自己被黃立新帶走,付出的代價不過是自己的清白之身,而秦風卻有可能要付出生命。

    看著和黃立新對峙的秦風,沉瑩心中生出莫名的情緒,在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那么多熟悉的人都冷眼旁觀,可這個今天才和自己第一次見面的男人卻毫不猶豫的出手,她雖然只是個弱女子,可決不能讓秦風被自己連累。

    沉瑩鼓起勇氣,走到黃立新面前說:“黃少,我愿意跟你走,你放過他吧。”

    黃立新狠狠瞪了一眼沉瑩,就是因為這個女人讓自己今晚栽了跟頭,現在還想讓自己放人,想的太天真了。

    冷冷的說:“你們誰也跑不了,等著吧。媽的,今晚老子非干死你個賤貨不可。”

    他很想給沉瑩一個耳光發泄怒火,可他不敢動,那個打倒了自己所有手下的人還在一邊虎視眈眈。

    那一拳幾乎打掉了他所有的囂張氣焰。

    四分鐘后,酒店外響起了刺耳的警笛聲,一個身穿警服的矮胖子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身后還跟著兩個年輕警察都拿著手槍,神情緊張。

    矮胖子看到黃立新,馬上跑過去賠笑著說:“黃少,您這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先送你去醫院看看,這里交給我來處理吧。”

    “少廢話。”

    黃立新眼睛一瞪,指著對面的秦風還有旁邊的沉瑩,“這兩人都給我帶回去。”

    這里眾目睽睽他不方便下手,回到派出所那還不是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是。”

    矮胖子馬上示意兩名民警拘留秦風,看黃立新這個傷勢和一地的傷員,秦風至少也是故意傷害。

    至于具體如何處置,那就要看黃立新的意思,這男的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至于那女的也免不了要被黃立新無情蹂躪的命運。

    “等一下。”

    兩名民警正要給秦風上手銬,一邊正緊張思考的劉偉終于沉不住氣,大步走上來阻止了對方,沖著黃立新說,“黃立新,這事我看就到此為止,所有賠償都算我的。”

    “劉偉。”

    黃立新這才發現劉偉也在現場,微微皺眉,看著秦風說,“他是你的人?”

    “不是,他是我兄弟。”

    劉偉神情很凝重,說道,“你說條件吧,錢不是問題。”

    黃立新卻笑了,“老子在乎錢嗎,你這個朋友厲害啊,敢在老子臉上來這么一下,本來我是想好好招待他,既然是你的朋友,那我給你個面子,讓他留下那只手算了。”

    劉偉臉色一變說:“黃立新,你不要太過分,這事本來就是你不對,鬧大了對你我都沒好處。”

    “靠,你他媽少嚇唬我。”

    黃立新眼睛一瞪說,“C市我還沒怕過誰,今天這個人我一定要帶走。”

    “我要是不讓呢?”

    劉偉也動了真火,不站出來是一回事,既然站出來就無法輕易后退,畢竟他代表的不僅僅是自己,甚至會牽扯到自己的父親,這也是他遲遲不愿意跳出來的原因。

    “就憑你。”

    黃立新輕蔑一笑,“你還不夠資格。”

    “那我夠不夠資格。”

    一個雄渾響亮的聲音在二人身后響起,一個中年男子邁步走進大堂,身后跟著一個秘書模樣的年輕男子。

    矮胖男子一見這個中年人,心中頓時松了口氣,他出發之前多了個心眼,給眼前這個中年人打了個電話告知酒店的情況,沒想到對方居然這么快就趕了過來,立馬立正敬禮喊道:“局長好。”

    兩名年輕警察也愣了一下,才立正敬禮,他們只是在電視見過中年人,真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中年人如鷹隼的眼神掃射全場,目光在秦風身上停留了一會,才看向面前的黃立新和劉偉,沉聲道“你們兩個誰來解釋一下?”

    “劉叔您怎么來了,這點小事還把您給驚動了。”

    黃立新狠狠瞪了那矮胖男子一眼,才一臉笑容的和中年人解釋。

    “一點誤會。是吧,劉偉?”

    在中年人的氣勢下,劉偉也似乎有些喘不過氣來,忙點頭說:“是的,劉叔,沒什么大事,只是個誤會。”

    中年男子盯著黃立新看了一眼沉聲說道:“現在是非常時期,不要給你父親惹事。馬上把你的人都帶走。”

    “明白,劉叔我這就走。”

    黃立新心中一驚,彷佛意識到什么,卻不敢多問,立馬招呼自己的手下離開,乖巧的如同一只貓咪。

    “劉叔,那我們也先告辭了。”

    劉偉看到黃立新離開,知道今晚的事情算是揭了過去。

    紈绔和流氓不同,他們從來是有仇就報,從不隔夜,既然黃立新放棄了自己的權利,那么以后黃立新再想對秦風下手,劉偉也就有理由出頭了,這是紈绔之間不成文的規矩。4f4f4f。

    “沒有人能夠凌駕于法律之上。”

    秦風說道,對這個一手締造了C市良好安居環境的男人,他心里其實是存有敬意的。

    “在你有能力改變規則之前,最好遵守規則。”

    魏天長說道,也許對方只有在現實面前碰個頭破血流才能明白自己所堅持的正義有時候很蒼白。

    魏天長走了,走得很急,甚至都沒有和匆匆趕來的酒店老總打招呼,很明顯他就是為了處理黃立新的事情才趕過來的。

    “哎呀劉少,你看今天的事情鬧得,我剛才正好有事情沒趕過來。”

    酒店老總半真半假的解釋著,看到一邊的沉瑩安慰道,“沉瑩你不要緊吧。”

    “我沒事。”

    沉瑩看到對方那種油光滿面的臉忽然覺得一陣惡心,自己辛辛苦苦為酒店招攬生意,可遇到麻煩對方的態度讓自己感到寒心,這樣的地方值得自己呆下去嗎。

    “我知道你受委屈了。這樣吧。”

    老總大手一揮,“你回家休息一段時間,工資照開不誤。”

    看著老總笑瞇瞇的臉,沉瑩卻沒有一絲感動,她心里很清楚,老總并非是體恤自己,而是怕自己繼續呆在酒店會給他帶來麻煩,這樣相當于變相的解除了自己的經理職務。

    “我明白了,王總。”

    沉瑩沒有再說什么,她知道自己再說什么也沒有用,而且她甚至可以理解對方的做法,在C市有幾個人能夠像秦風這樣敢和黃立新作對的。

    旁邊秦風對劉偉很認真的說:“謝謝。”

    如果不是劉偉出面,自己早被警察帶走了,他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和持槍的警察對抗,那不是英勇而是白癡的舉動。

    “說什么呢?”

    劉偉佯裝生氣,“咱們什么關系,有我在,誰也動不了你。你再這么說我和你翻臉了啊。”

    秦風笑著搖搖頭,劉偉對自己是很夠意思的,他看得出來劉偉其實不想和黃立新對抗,可看到自己要被帶走,還是義無反顧的站出來阻止。

    “這個黃立新到底是什么人”

    秦風覺得有些奇怪,他知道劉偉的分量,但對方顯然對劉偉毫不在乎。

    “他是高市長的外甥。”

    劉偉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黃立新的身份,他其實不太想讓秦風卷進來,可現在這種情況秦風已經無法置身事外了。

    C市市長高培源只有一女,沒有兒子,因此對這個外甥很看重,此外黃立新的母親還是C市電力集團的董事長,對兒子比較溺愛,這才造就了黃立新在C市獨一無二的地位。

    黃立新具有紈绔子弟的通病風流好色,但和劉偉喜歡玩情調,講究你情我愿不同,他更喜歡霸王硬上弓,只要是他看上的女人總要想盡辦法弄上床,在他手上也不知道毀掉了多少正經女人的清白,可惜事后卻沒有人敢追究黃立新的罪行。

    而黃立新和劉偉的矛盾也是因為一個女人,因為薛麗在旁邊,劉偉沒有細說,只是含煳其辭的說是在一次酒會上,為了邀請同一個女人做自己的舞伴,兩人才杠上了,后來還是酒會主人親自出面才平息了兩人沖突,不過之后兩人便互相看不順眼。

    看來自己還真是惹了個大麻煩。

    可秦風并不后悔,他不能眼睜睜看著沉瑩被黃立新帶走,雖然和這個漂亮的大堂經理只有一面之緣,可秦風卻不是那種明哲保身之人,即便是得罪了C市有名的黃大少他也毫不畏懼,反正自己時日無多,真把自己逼得沒有退路,他不介意讓黃立新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劉偉要順路送秦風回家,卻被秦風拒絕了,讓劉偉趕緊送薛麗回去,他想一個人走走。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