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網 > 辣文小說 > 都市之女神游戲 > 都市之女神游戲(23)
    【第二十三章陰差陽錯】2019-02-20秦風不緊不慢的靠了過去,澹澹的說:“放了她,我保證你沒事,不然和他們一個下場。banzhu11_org”

    “我不相信。”

    那男子顯然有些神經質了,歇斯底里的吼道,“你們退后,都給我退后。”

    秦風覺得有些棘手,這人顯然是被自己和許聰的身手嚇到了,怕自己報復他才會拿顧盼做人質,現在自己并沒有把握在不傷害到顧盼的情況下制服對方,只能讓對方的情緒先冷靜下來再說。

    一直都沒有掙扎的顧盼卻忽然抬腳狠狠踩在那男子的皮鞋上,男子吃痛松開了摟著顧盼的胳膊,顧盼扭身抬起性感的長腿,用尖尖的鞋尖對準那男子襠部狠狠踢了過去,力度之大看的秦風都覺得有點胯下發涼,這個女人下手也太狠了。

    那男子臉上肌肉都扭曲了,一手捂著下身正要去抓顧盼,忽然感覺耳邊一陣風聲,后腦一陣劇痛,頓時昏迷過去,原來是許聰悄悄繞到背后,用啤酒瓶給他一下。

    秦風走過來拉住差點摔倒的顧盼問道:“你怎么樣?沒事吧”

    顧盼搖搖頭,除了剛才被那男子把脖子勒的有些發紅,并沒有其他傷痕,反倒是許聰胳膊上那刀傷有些嚇人。

    秦風簡單給許聰包扎了一下,看到酒吧里的人已經跑得一干二凈,想起那兩個神秘男子,心里有些不安,對著顧盼說道:“我們也趕緊走吧,等警察來了就麻煩了。”

    雖然他們是被迫出手,可畢竟是出手傷人,一個打架斗毆是跑不了的。

    三人正要離開,顧盼卻摸著耳朵驚叫一聲說:“我的耳環掉了,這下可壞了。”

    秦風看了一下,顧盼的一只耳環可能是剛才被無意中扯掉了,可現場因為打斗已經是一片狼藉,短時間內很難找到,皺著眉頭說:“別找了,回頭我幫你買一只。”

    “哎呀我不是那個意思。banzhu11_org”

    顧盼見他神情嚴肅,欲言又止,無奈只好跟著他離開酒吧,三人上了顧盼的白色寶馬,顧盼發動了汽車,向巷子外開去,剛開出巷子口,就看到一輛CRV疾駛而來,沖進巷子,差點蹭了顧盼的寶馬。

    秦風心中一動,這車正是他白天跟蹤來到酒吧的那輛CRV,十有八九是那兩個殺手回來復命,他很想殺回去,逼問那兩個殺手的來歷,但看看開車的顧盼和后面的許聰,還是決定暫時偃旗息鼓,只要對方找不到沉瑩,自然會來找自己,他正好守株待兔,來個甕中捉鱉。

    一路上顧盼的手機閃爍不停,顧盼看了一眼號碼,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可看了看旁邊的秦風,猶豫了片刻還是沒有接電話。

    那輛CRV沖進巷子后,直接停在酒吧門口,副駕駛上年輕男子臉色陰沉罵道:“媽的,這個狗屁黃少太不地道,居然敢玩我們,給我們的地址分明就是假的。”

    原來兩個人按照黃少給的地址撲到了沉瑩所在的公寓,可是卻發現房間里根本沒有人住,才會懷疑黃少給的是假地址。

    駕駛座上男子臉色也很難看,沉吟道:“不要輕易下結論,也許有什么誤會,我們先去找三哥問個清楚,要小心,這里不是我們的地盤,不要陰溝里翻船。”

    兩人下了車,進了酒吧,看到里面的凌亂場面,頓時吃了一驚,臉上露出警惕的神情,互相看了一眼,開始小心翼翼的向后面走去。

    與此同時,酒吧對面的一棵樹下忽然出現一名身穿白色襯衣的男子,手中拿著一臺巴掌大小的儀器,儀器上顯示著一個亮點,他對著耳機輕輕的說著:“各小組注意,已經確認信號地址,A隊保持警戒,B隊準備行動。前后門同時進攻。如果發現二小姐有生命危險,可以直接采取行動,不需要請示。”

    酒吧門口很快出現五名身著黑色制服的男子,觀察了一下門口情況,很快一擁而入。

    酒吧內兩男子察覺異樣,連忙躲到吧臺后面,看到正門闖入的幾名黑衣人身手敏捷,行動有素,配合默契,心中大驚,自己行蹤保密,怎么會突然驚動了C市的特警。banzhu11_org

    年輕男子一咬牙低聲對另外一名男子說:“我拖住他們,你從后門逃走,這次我們肯定是被黃立新那王八蛋給坑了,你要把消息帶回去。”

    那男子知道年輕男子身手比自己好得多,點點頭說:“你要小心,不要硬拼,找機會就逃。記住一定不要落在警察手里。”

    年輕男子從吧臺后一躍而起,撲向前門沖進來,正呈扇形分開搜索的五個黑衣人。

    五個黑衣人沒有任何驚慌的表情,反而迅速迎上來,將年輕男子圍在中間。

    一個黑衣男子喝道:“舉起手,說明你的身份。”

    年輕男子怡然不懼,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就憑眼前這五個人還拿不下自己。

    ↓记住发布页↓2h2h2h.com他勐地撲向面前的黑衣男子,一手屈指如鉤,探向對方雙眼,那黑衣男子心中一驚,對方好快的速度,急忙扭身躲避。

    不料正中對方下懷,年輕男子順勢一腳踢向黑衣男子小腹要害處,黑衣男子駭然后退,仍舊被對方腳尖掃中腰部,一股大力傳來身體不由向后飛去,半邊身子都感覺麻了,暫時喪失了行動能力。

    兩側黑衣人見狀急忙出拳夾擊年輕男子,年輕男子冷笑一聲,一彎身避過對方拳頭,手指在對方胳膊上飛快的點了兩下,兩名黑衣人悶哼一聲,胳膊軟綿綿的垂了下來。

    這時身后兩名黑衣人也恰恰撲到,手中閃閃發光,赫然是一根特質的金屬棍,年輕男子躲避不及,被擊中背部,但瞬間身體怪異的扭動了無數下,將對方力道化解,回身伸手握住金屬棍,微微用力,兩名黑衣人頓時撞在一起,倒在地上。

    從年輕男子沖出吧臺,到他擊倒五名黑衣人,前后不過十幾秒鐘,其戰斗力可謂驚人,年輕男子冷哼一聲,早知道對方實力如此之差,就沒必要和那男子分頭逃跑,他縱身向前門外掠去,忽然身體被一股大力吸引,自身動作變得凝滯起來,男子心中大駭,眼前赫然出現黑洞洞的槍口,他頓時大驚,正要躲避,對方已經開槍,頓時感覺胸口一震,一陣麻痹感傳向全身各處,竟然是麻醉彈,想起男子臨走前的告誡,年輕男子心中一沉,自己手上有好幾條人命,如果落到警察手里自己不但活不了還會連累家人,狠狠心咬碎了藏在牙齒里的膠囊。

    白衣男子上前查看,發現對方服毒自盡,心中一驚,他可沒想到對方會如此決絕,寧可自殺也不愿意落到自己手里,這時一名下屬走過來說:“找到二小姐的耳環,但人不在。”

    白衣男子臉色一沉,怒道:“繼續給我搜,挖地三尺也也找到二小姐。二小姐要是出一點事,你們全都要死。”

    這時幾個黑衣人從后面走出,拖著一名尸體,赫然是那名從后門逃走的男子,和年輕男子一樣,被擒獲后他也選擇了服毒自盡。

    白衣男子皺起眉頭,越來越覺得這件事情十分詭異,忽然耳麥里傳來聲音,“報告隊長,泰伯已經聯系到二小姐,二小姐目前安全,重復,二小姐目前安全。”

    白衣男子看著地上兩具尸體,這次的對手出乎意料的扎手,默然不語,半響才下令撤退,并且消除了自己留下的一切痕跡。

    一個小時后,三哥才帶著人聞詢趕來,看著雜亂無章的酒吧和地上躺著的幾個人,頓時大驚失色,讓人仔細查看,發現鐵頭和鬼手等人只是昏迷不醒,只是那兩個神秘殺手死掉了。

    三哥臉色凝重,到現在他也不知道哪里出現了差錯,可死了兩個人不是小事,自己一個不慎就會被連根拔起,狠狠吸了口煙,對身邊兩個馬仔說:“你們兩個開門口那輛CRV,把這兩個人放到車上,連人帶車給我開到江里去,給他們灌點酒,造成酒后開車的跡象,明白嗎,這輛車是套牌,警察查不到。你們小心點別被攝像頭看到。”

    三哥又讓剩下的人趕緊清理現場,酒吧暫時關門歇業,然后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沉思了片刻撥打了一個電話,聲音變得無比惶恐“黃少,出大事了。”

    因為電話響個不停,顧盼最終還是靠邊停下車,皺著眉頭拿起電話到旁邊接起了電話,如果不讓對方確認自己行蹤的話,恐怕整個C市都會被他掀起一層皮來。

    秦風看了一眼在不遠處打電話的顧盼,他總感覺這個女人身份很神秘,回頭看了看許聰問道:“你怎么樣?傷口要緊嗎?”

    許聰笑了笑說:“沒事,就是劃破點皮,那小子刀玩的確實不錯,可惜花架子太多。”

    這其實就是黑武者和白武者的差距,無論是格斗經驗還是捕捉戰機的能力后者都要遜于前者。

    經過這次酒吧之行,兩人距離拉近不少,秦風對許聰很滿意,這小子腦子反應很快,下手也夠狠,關鍵是人品沒有問題。

    自從發現兩個神秘男子的身份,秦風對黃立新的警惕提到了最高等級,這個人太危險了,辛虧自己預感正確,及時把沉瑩送走,顧盼接電話回來,臉色不太好看,任憑誰在電話里被人訓上十分鐘都不會心情太好,不過有資格教訓顧盼的人在C市目前也就那么一個。

    秦風什么也沒問,顧盼也什么也沒說,開著車把許聰送回公寓,掉頭上了濱河大道。

    兩人都沉默著,似乎都等著對方先說話,都想保守自己的秘密,可又想知道對方的秘密。

    秦風覺得自從那天在公交上認識顧盼后,自己平靜的生活就突然變得波濤洶涌起來,短短幾天內發生了很多事情,讓他有點應接不暇,甚至有些疲于奔命,作為一個宅男,他其實很抗拒這種變換,很想讓生活回歸到原有的軌道上。

    而顧盼正好和他相反,她喜歡的是新鮮刺激,游戲人間,兩人的生活軌跡本應該是兩條平行線,永遠不會有交集,偏偏此刻卻坐在一輛車里欣賞著C市最美麗的夜景。
幸运28投注稳赚技巧图